熱點:與胡主席談談心--大陸民眾對胡錦濤的期望(上)


2005-09-02
Share

9月5日至17日,中國的國家元首胡錦濤訪問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通常,外訪的中國元首都曝露在海外媒體的水銀燈下,亦要面對海外輿論的問題。見面到胡錦濤,大陸的老百姓有甚麼問題要問呢?

要胡主席回答,九年義務教育究竟是國家的義務還是家長的義務?

廣東的龍先生說:“用古代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皇帝出巡,飄洋過去出巡,去到太平洋。我只想問一個問題:他印在小學和中學的課本上,表明是九年義務教育,我想他解釋這個義務到底是誰的義務?”

龍先生說,要胡主席回答,九年義務教育究竟是國家的義務還是家長的義務?“因為隨著人口老化,老人的數目不斷增加,如果比較年輕的一輩文化水平不高,他們怎樣去謀求更加好的職位與收入呢?那老人的問題如何解決?(老人)相信國家是不會怎樣解決,最終是靠自己的子女去照顧。如果連教育都搞不好,甚麼可以搞好呢?”

廣州的羅盲公就要問,大陸的醫療改革失敗,胡主席有甚麼打算?“民生的問題:一是醫療問題,你既然說現在醫療改革不成功,究竟你要怎樣做,因為全世界包括民主國家、獨裁國家也好,他的人民醫療福利七八九十都是由國家出的。但現在的中國醫療改革,就逐步逐步將那些醫療支出轉嫁給人民,國家(中國)的醫療支出有多少?”

羅盲公說,把用來打造奧運金牌的錢造福人民更加實際。“那個福利是給誰侵佔了,用六億來打造一個奧運金牌,為甚麼不用錢來穩定社會醫療方面呢?在教育方面,你一向主張九年義務教育,現在就只有一個空殼!”

來自所謂地主仔、地土女家庭的廣州徐先生,見到胡主席,則希望可以幫他解決祖屋、祖業被侵佔的問題。“我最大是祖業的問題,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們家幾十年。首先政治體制要相應的改革,經濟體制要深化一些。爸爸媽媽都是幾百塊的退休金生活,不是十分富裕,可以說比較清貧。”

徐先生說,非常害怕生病,今時今日大陸是到了“死得起病不起”的境況。“醫保的問題,廣州市調查過,按500萬人口記算,有超過七成的人以上都沒有享受到醫保,沒有辦法進行醫保,也就是死得起病不起。小病保不到,大病就沒有辦法。大病起來要絕望了,真是很慘的。”

另外,來自佛山的小張就說,如果作為華僑,見到胡主席,就要請他解解話:為甚麼外面看到的中國,都是負面的?

大陸的醫療改革失敗,胡主席有甚麼打算?

記者:如果有機會,小張與胡主席談談心,有沒有甚麼問題想問問胡主席,見到胡主席會不會口震震?

小張:我怕他見到我會口震震,因為他這個人很難見到平民百姓,見到我可能他會怕我多一點。

小張:如果是華僑,我就問他為甚麼聽到中國大陸這麼多負面的東西?這些東西你作為國家領導人,你知不知道?我還進一步解釋,知不知道都是其次,我們作為海外的華人聽到了很不舒服,但不知到是信“鬼佬”還是信中國領導人?

記者:為甚麼這樣問,你覺得主席知不知道呢?

小張:作為一個赤子之心,當然是關心祖國,你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最有權威回答這個問題,你說這些都是“假”的,這是一句;他說這有些是“真”,有些是“假”又是一句。

另外,佛山的小張還要問問胡主席,是甚麼造成中國無良處處。“我要問問國內的民眾,為甚麼這樣無良?是不是你領導人、國家政策問題,還是國民素質的問題?一個國家足球的退役運動員,她很愛這個事業,辦了一個足球隊,後來她初進商海,不知死活,要處處求人。有錢的說搞女足沒錢賺,最後還是一個西安外語學校的教授看不過眼,出面叫學校捐一百萬幫她渡過難關。我要問胡錦濤,為甚麼中國人這樣無良的?為甚麼當地政府不介入,如何解釋。”

另外,廣東的謝先生就說,老百姓跟本是不可能跟胡錦濤談天的。但問起來,他就想到要問胡主席人權的問題。“這些問題我們作為老百姓是沒有可能與他談的,但你講到,我即時想到,我想提出人權的問題。老實說我們中國黨的主席,甚麼國家的主席,與我們有甚麼關係,又不是我們選出來,跟本不會根我們談,你問我第一想起的就是人權與憲政。”

記者:如何問呢?謝先生說:就是要往多黨(制)去,實行多黨專制,不是一黨專制。說起來中國有七八個花瓶黨,他的花瓶黨是無權無勢的,全部的資源被共產黨控制了,他說指鹿為馬又行,指馬為鹿又行,今天說一套,下午說一套,隨便來的。

面對以上的問題,胡主席會怎樣回答呢?湛江的黃先生就說,胡主席是不會見老百姓的,哪怕是在海外,所以也不要指望他會回答民眾的問題。他說﹕“他不會見的,他沒有機會見到,不管你是美國的華人也好,大陸的華人也好,大陸不用說了。凡是重要的事件,敏感的人物就是被打的打,被捉的捉,被軟禁的軟禁,所以我想你跟本沒有機會見到你,你哪有機會見到他,他沒有膽量見你,他見的都是那些他的地方黨委安排好的,馬屁精呀,唱贊歌的人,安排挑選過的人。”

老實說我們中國黨的主席,甚麼國家的主席,與我們有甚麼關係,又不是我們選出來,跟本不會根我們談,你問我第一想起的就是人權與憲政。

九年義務教育、醫療改革、民主憲政改革……怎辦呢?廣東的龍先生扮演胡主席,有這樣的答案:“他撈了這麼多年的政界,在政治界混得好熟,口才方面肯定不會差到哪去,難聽一點是死都可以說回生,他通常都會說,打個拖字訣。”

龍先生說,大陸的拖字訣是人口基數大。“中國的確是人口基數大,無可否認,但以這個為籍口,很多國家都可以這樣說,印度的人口密度比中國大得多,難到印度甚麼義務教育都不搞嗎?這不成理由!”

廣州的羅盲公,“都是龍先生說的拖字訣啦,他那個醫療改革,有一部份人是得益者,只不過是絕大部份人是受害者。現在江門查出七間醫院的院長收受回扣,有一個院長已經刑事拘留了,問題在於積重難返。”

下星期一,胡錦濤將會抵達美國,首站西雅圖,接著是華盛頓和耶魯大學。胡錦濤將與美國總統布什、美國的國會議員、工商界人士會面。重頭戲美國之行,胡錦濤是“兩進兩出”,其後訪問加拿大,墨西哥,再返回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成立六十周年首腦會議。

這回,胡錦濤是首次以國家元首身份出訪美國。親北京的香港《文匯報》說,此行是藉此行淡化美國的“中國威脅論”,消除美方認為中國在軍事及經濟上威脅的想法,及再次要求美國停止向台灣售武。但是,本台記者訪問大陸的民眾,發現民眾最關心的、見到主席要問的,多是貼身的民生、醫療、教育、言論自由等問題,民眾關心的與官方要宣傳的要一定的落差。民眾見到胡主席,要和他談談心,談甚麼呢?下星期一再講。(何山)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