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与胡主席谈谈心--大陆民众对胡锦涛的期望(上)


2005.09.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9月5日至17日,中国的国家元首胡锦涛访问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通常,外访的中国元首都曝露在海外媒体的水银灯下,亦要面对海外舆论的问题。见面到胡锦涛,大陆的老百姓有甚么问题要问呢?

要胡主席回答,九年义务教育究竟是国家的义务还是家长的义务?

广东的龙先生说:“用古代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皇帝出巡,飘洋过去出巡,去到太平洋。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他印在小学和中学的课本上,表明是九年义务教育,我想他解释这个义务到底是谁的义务?”

龙先生说,要胡主席回答,九年义务教育究竟是国家的义务还是家长的义务?“因为随著人口老化,老人的数目不断增加,如果比较年轻的一辈文化水平不高,他们怎样去谋求更加好的职位与收入呢?那老人的问题如何解决?(老人)相信国家是不会怎样解决,最终是靠自己的子女去照顾。如果连教育都搞不好,甚么可以搞好呢?”

广州的罗盲公就要问,大陆的医疗改革失败,胡主席有甚么打算?“民生的问题:一是医疗问题,你既然说现在医疗改革不成功,究竟你要怎样做,因为全世界包括民主国家、独裁国家也好,他的人民医疗福利七八九十都是由国家出的。但现在的中国医疗改革,就逐步逐步将那些医疗支出转嫁给人民,国家(中国)的医疗支出有多少?”

罗盲公说,把用来打造奥运金牌的钱造福人民更加实际。“那个福利是给谁侵占了,用六亿来打造一个奥运金牌,为甚么不用钱来稳定社会医疗方面呢?在教育方面,你一向主张九年义务教育,现在就只有一个空壳!”

来自所谓地主仔、地土女家庭的广州徐先生,见到胡主席,则希望可以帮他解决祖屋、祖业被侵占的问题。“我最大是祖业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们家几十年。首先政治体制要相应的改革,经济体制要深化一些。爸爸妈妈都是几百块的退休金生活,不是十分富裕,可以说比较清贫。”

徐先生说,非常害怕生病,今时今日大陆是到了“死得起病不起”的境况。“医保的问题,广州市调查过,按500万人口记算,有超过七成的人以上都没有享受到医保,没有办法进行医保,也就是死得起病不起。小病保不到,大病就没有办法。大病起来要绝望了,真是很惨的。”

另外,来自佛山的小张就说,如果作为华侨,见到胡主席,就要请他解解话:为甚么外面看到的中国,都是负面的?

大陆的医疗改革失败,胡主席有甚么打算?

记者:如果有机会,小张与胡主席谈谈心,有没有甚么问题想问问胡主席,见到胡主席会不会口震震?

小张:我怕他见到我会口震震,因为他这个人很难见到平民百姓,见到我可能他会怕我多一点。

小张:如果是华侨,我就问他为甚么听到中国大陆这么多负面的东西?这些东西你作为国家领导人,你知不知道?我还进一步解释,知不知道都是其次,我们作为海外的华人听到了很不舒服,但不知到是信“鬼佬”还是信中国领导人?

记者:为甚么这样问,你觉得主席知不知道呢?

小张:作为一个赤子之心,当然是关心祖国,你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最有权威回答这个问题,你说这些都是“假”的,这是一句;他说这有些是“真”,有些是“假”又是一句。

另外,佛山的小张还要问问胡主席,是甚么造成中国无良处处。“我要问问国内的民众,为甚么这样无良?是不是你领导人、国家政策问题,还是国民素质的问题?一个国家足球的退役运动员,她很爱这个事业,办了一个足球队,后来她初进商海,不知死活,要处处求人。有钱的说搞女足没钱赚,最后还是一个西安外语学校的教授看不过眼,出面叫学校捐一百万帮她渡过难关。我要问胡锦涛,为甚么中国人这样无良的?为甚么当地政府不介入,如何解释。”

另外,广东的谢先生就说,老百姓跟本是不可能跟胡锦涛谈天的。但问起来,他就想到要问胡主席人权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作为老百姓是没有可能与他谈的,但你讲到,我即时想到,我想提出人权的问题。老实说我们中国党的主席,甚么国家的主席,与我们有甚么关系,又不是我们选出来,跟本不会根我们谈,你问我第一想起的就是人权与宪政。”

记者:如何问呢?谢先生说:就是要往多党(制)去,实行多党专制,不是一党专制。说起来中国有七八个花瓶党,他的花瓶党是无权无势的,全部的资源被共产党控制了,他说指鹿为马又行,指马为鹿又行,今天说一套,下午说一套,随便来的。

面对以上的问题,胡主席会怎样回答呢?湛江的黄先生就说,胡主席是不会见老百姓的,哪怕是在海外,所以也不要指望他会回答民众的问题。他说﹕“他不会见的,他没有机会见到,不管你是美国的华人也好,大陆的华人也好,大陆不用说了。凡是重要的事件,敏感的人物就是被打的打,被捉的捉,被软禁的软禁,所以我想你跟本没有机会见到你,你哪有机会见到他,他没有胆量见你,他见的都是那些他的地方党委安排好的,马屁精呀,唱赞歌的人,安排挑选过的人。”

老实说我们中国党的主席,甚么国家的主席,与我们有甚么关系,又不是我们选出来,跟本不会根我们谈,你问我第一想起的就是人权与宪政。

九年义务教育、医疗改革、民主宪政改革……怎办呢?广东的龙先生扮演胡主席,有这样的答案:“他捞了这么多年的政界,在政治界混得好熟,口才方面肯定不会差到哪去,难听一点是死都可以说回生,他通常都会说,打个拖字诀。”

龙先生说,大陆的拖字诀是人口基数大。“中国的确是人口基数大,无可否认,但以这个为籍口,很多国家都可以这样说,印度的人口密度比中国大得多,难到印度甚么义务教育都不搞吗?这不成理由!”

广州的罗盲公,“都是龙先生说的拖字诀啦,他那个医疗改革,有一部份人是得益者,只不过是绝大部份人是受害者。现在江门查出七间医院的院长收受回扣,有一个院长已经刑事拘留了,问题在于积重难返。”

下星期一,胡锦涛将会抵达美国,首站西雅图,接著是华盛顿和耶鲁大学。胡锦涛将与美国总统布什、美国的国会议员、工商界人士会面。重头戏美国之行,胡锦涛是“两进两出”,其后访问加拿大,墨西哥,再返回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成立六十周年首脑会议。

这回,胡锦涛是首次以国家元首身份出访美国。亲北京的香港《文汇报》说,此行是藉此行淡化美国的“中国威胁论”,消除美方认为中国在军事及经济上威胁的想法,及再次要求美国停止向台湾售武。但是,本台记者访问大陆的民众,发现民众最关心的、见到主席要问的,多是贴身的民生、医疗、教育、言论自由等问题,民众关心的与官方要宣传的要一定的落差。民众见到胡主席,要和他谈谈心,谈甚么呢?下星期一再讲。(何山)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