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找工好难!(上)-- 何山


2005.04.01
Job032005_150.jpg
2005年3月4日法新社图片--成千上万的求职者涌入西安一处劳务市场。

近期大陆怪事多多﹐在辽宁,硕士都要被逼下岗,要“劳动”到总理温家宝作出批示,才可以复职;在深圳,一个为专上学历人士而设的招聘会,老板竟发“失业财”,临时将入场门票由5元提至50元,触发3000多名求职者骚动,他们还堵塞深南大道游行抗议。大陆的求职前景有多难呢?听下何山的报导。

硕士生都要下岗?没错,珍珠都没有这样“真”。他的名叫曹再学,辽宁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2003年进入阜新市国土资源局,从事采矿技术研发。不过,工作不到半年,单位迫使他下岗。于是这名硕士生写信给国务院,投诉到省长、总理。消息说下岗是由于他为人老实,不熟悉“人事规则”,不理会领导“谁进国土资源局都得给三、五万元”之类的暗示,所以他被录用不到半年就被单位辞退。直至最近,经过总理温家宝批示他才得以复职。

“使钱才有好工作”,这在大陆民间深信不宜,不少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都深信,要分配到国有企业、国家机关,不花点钱不行。总理温家宝要帮硕士曹再学找工作这一事件,正好说明多年来大陆各地的人事录用,有台底交易的规则。只不过是以往,只是没人这么“蠢”,连三、五万都不给;也没有人这么斗胆,敢投诉到省长、总理;也没有像今天的总理,连一个硕士生的贩碗,都会批示一番。

现在大陆找工作有多难,请听一位求职近一年,仍未找不到工作的郭先生的心声:“他们都是有活干的,住集体宿舍,在工厂里跟他们同住。五湖四海都有,卫生环境肯定差。两个星期?不要说两个月都找不到工作。我们学历又不高,现在学校扩大招生,读大学有钱就可以了。不是读书行就可以念书,没钱念不了。现在有钱连清华大学都可以念,现在多大学生。”

郭先生是一名26岁的高中生。他说,从家乡闯到深圳,眼见过很多没有工作经验的高中生,社会给他们的机会并不多。

记者:“你觉得下来走南闯北,似乎并没有给你们机会?”

郭先生:“高中生似乎就没有机会了,这里招工最低程度都要高中生,加上工作经验,我是没有工作经验的。”

记者:“郭先生你贵庚?”

郭先生:“26岁,绝对是没有机会的,大专的也不敢保。现在大学年年扩招,分数又降低,现在普及大学教育。”

记者:“有没有去劳务市场、招工会试试?”

郭先生:“我被人骗过钱了。在(深圳)宝安区,当初说交一百块,可以帮你介绍一份工,不做的话,可以介绍另一份。之后,我交了一百块,她介绍了一份工。”

不过大陆的劳务市长场劣迹斑斑,郭先生说,介绍费一百块是给了,工是介绍了,但却是“货不对办”。

记者问:“甚么工?”

郭先生:“电脑网吧,帮人家收钱的,一个月有六百块,包吃住。但到了那里,是三百五十块,包吃住,与讲的不同。三百五十块,一天做十二个小时,还要超时,回到人才市场问,他们不认,说现在是你不要这份工,他们反口了。当时还叫来一个男的经理恐吓我,他叼著一根烟,后来都算了,我出远门找工作,免得得罪人,那经理看来像黑社会。”

其实,在劳务市场被人“黑”,郭生并非孤立的个案,势单力薄的只有忍气吞声。不过,几千人集体被“黑”,可会闯出祸来。3月19号深圳高交会举行的三场大型人才招聘会,就闯出了乱子。当时,来自各地的求职者有超过1000人无法进场,他们在会场前高呼“退票退钱、骗子”。又见及一些招聘公司午后纷纷离场,众人开始愤怒、集体鼓噪,更有人领头唱起《义勇军进行曲》和《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并走上深南大道,造成车辆大排长龙。警方接报后,则是出动了两百多名警察和保安,警民还发生肢体冲突。

而据爱国报章香港《大公报》的报导,深圳官员认为事件罕见,因为过去只有一般民工采用这种方式争取工资或维护自己的权益;而这次示威的群众,全都是大中专以上学生。报导说,当天吸引了5万名求职者到场,许多是来自西安、重庆等偏远城市。而招聘会举行前,主办单位曾向多个媒体发布了免费进场的消息。但主办单位见求职者众多,临时提出必须购票入场,门票价格更从原先的五元人民币一直涨到十元、二十元,甚至五十元。但由于人数太多,不少购了票的参加者连会场也未曾踏进便被迫离开;进了场的求职者也感觉招聘公司连起码的问题都没有问,有被骗的感觉。

过往,堵路只有民工;现在,为了一份工,大专生都出来起哄。为甚么呢?

大陆的大专生“人满为患”、给大专生的工作“僧多粥少”,其实已经是自2000年以来通街都见的现象:200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有115万,2002年有145万,2003年达到212万,04年大学毕业就有280万,预计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将达到338万人。也就是说,2005年的高校毕业生人数,是4年前的一倍之多。估计今年至少有80万名高校毕业生“一毕业、即失业”。

今年春节后过,广州举行了首场招聘会,其间有35%的被访毕业生表示,因为缺少实际工作经验好难找到工作。至于出国留学归来的,回到大陆发展,也不见得很“风光”。过往的“海归”现在被讲成是“海带”。(普通话“海带”与“海待”同音)。

大陆青年与中年的待业、失业、转业、无业问题,下星期一再说。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