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粤北山区罗定官商与民争水--何山


2005.01.14

中国总理温家宝一直强调“三农”问题。但是由于官商勾结,实际的眼前利益,似乎比一句总理的指示来得更入耳。在粤北山区罗定市,就上演了一出“官商与民争水”的水坝风云。

罗定市蓝厂村民刘林对本台表示,已经多次向中央和地方反映和上访;但是本周一施工大队的机器又运到,一个已经停建三四个月的水坝,势在必行。因为政府官员表示,“就算要捉人,都要建水坝”,因为“土地是政府的”。

村民刘林对本台说﹕我们投诉到中央,寄信到省里三、四次,打电话也起码五十次。今天打了电话去省水利厅,我们船步镇委书记说,捉人都要建。他说,土地不是你们的,是船步政府的;他就是这样说。

村民并向本台透露,水大坝的发展商是官场中人,罗定市人大代表黄继林也--“硬说要给黄继林做,罗定市人大代表! ”

另一村民刘福就为对本台说,兴建中的水电站,涉及100多亩农地,事先并没有咨询土地农民的意见。村民质疑,当事人是用钱买通了天地线。”应该是用钱买通的,用钱就可以有个官做。现在,在蓝厂搞的水电站,涉及106亩,人民群众一点赔偿都没有。建水力厂,上不经政府批,下不经农民同意,还说土地是政府的,不是农民的。”

村民说,山下附近百亩的土地,五个山头,都是同一条河,饮水,灌溉。几条村的农民,数月前曾向当局施压,工程停顿了两三个月,现在又开始复工了,要把剩下的一半工程继续完成。村民刘福说,到罗定市政府上访,都没人理会。上一回,村民是用“强行”的手法逼使停工,有两个村民几乎与施工单位的人大打出手。这回,不担保农民的行动会否升级。“有两个差点同施工队打起来,压迫他们多次,已经三四次了,他?才停下来。”

记者问﹕现在兴建这个水坝对农民有甚么影响?

回答﹕我们106亩的灌溉水,一滴水都没有了,影响今后的生活。我们农民靠耕田,没有田,怎么活!

本台记这找到水电站的发展商黄继林。他表示,电站不算太大,400到500千瓦,不会对村民造成影响,并说手续,文件都有了,搅不清农民反对甚么。

黄继林说﹕都搅不清楚,这些农民就是没有甚么理由。我?手续都齐全了,都经过了审批。

他还说,水电站落成不成问题,“是应该会建成的,有镇、市、地级市、区挂靠单位的保证。”

记者追问他,农民没水吃怎么办﹖

黄继林回应说﹕没有,完全对耕田没有(影响)。原来有水灌溉,届时装一个闸门,要多大可以开多大,是由水电局设计的。

发展商黄继林还说,水电站建设是合理、合法的,是镇政府招商引资,他们经营电站30、40年之后,水电站就是政府的。“都是罗定市政府的得益,实际对罗定没有任何一样影响。”“与政府签了合同。但与农民讨论则好困难,由政府跟农民谈好了。当时与政府有合同,有甚么民事纠纷,由他们来协助解决。”

不过,水电站的上游,即受影响最严重的蓝厂村民就表示,发展商所申报的合同,是“欺下瞒上”。申报把水的流量夸大,把六条村所受影响缩小。

村民刘福说﹕那条河水的流量是0.07,也就是很少水,他将0.07的流量向政府申报时、向罗定市人民政府申报时,说成是0.22流量。夸大流量,他说不影响我?的灌溉,影响的是5.6亩,那还有的100亩呢?就是这样要求批出公文。

另一位村民刘林说﹕水坝一建,400多人受影响,--“400多人的食水,涉及6条村,有几条村的土地都没有了。”

农民表示,不是不可以建水坝,搞水电站,但要根据国家定下的法律、法规赔偿。“要可以还水灌溉,我们需要用水的时候,可以开水闸,不需要用水时可以发电。牧林用水,食水要得到解决,水闸可以随时随开,方便农民。造成的水土流失,发展商畏负责。”

村民们说﹕我们是农民,现在如果他们一开工,就全部上,砍人都会!

记者:那不好,千万不要用暴力。

蓝厂村民刘福说﹕我也想用和平的方式,但劝不了其他的村民。

各位听众,罗定市这起涉嫌官商勾结,与民争水事件,将会如何发展,本台正密切留意。如有任何消息,讲电本台热线,或1-202-266-4056,我是何山。下周一,本台将播出事件的主角,水电站的发展商与村民,在线上的对话录音。哪一方有理?自然一目了然,?留意收听。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