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兵戎相見的三山征地糾紛--何山


2005-08-01
Share

南海三山的村民向本台發出呼籲,希望當局能夠關注他們的人身安全,村民盧生(化名)對本台講,上個星期已經發生黑道人物栽贓稼禍村民的事件,三輛官方的泥頭車,在入村之後被人無故毀壞,行兇者並在夜幕中不知所蹤,村民擔心,泥頭車被毀,是血腥打鬥的前奏,有經有風聲傳出,來自順德的黑道人物“阿福”帶了百多外省人南下,手持削尖了的水喉鐵通。

村民盧生對本台講:我們現在最怕的是黑道,好像昨晚,砸爛了車,可以說是威脅到我們。那些百多人的黑社會,我認為馬上要處理。首先要清查沒有正業“阿福”那些人。

“昨晚黑道砸爛了車,村民是保護的,開摩托車,那些黑人物。現在阿福那些人,聽過鋸了一兩百條水喉通,準備打人。”記者問,那些黑道中人是哪裡來的?“四川,外省人,請了一批人到三山。”

盧生說,東風泥頭車被電單車騎手毀壞之後,村民開始擔心,下一個對象是自己,已經沒有男丁去田裡面聯防,官方要填土,中門大開。“村裡的男丁今晚沒有人去了,因為昨晚出現,泥頭車一來,司機就自動放棄,把車扔下(讓車被人砸)。”

記者:那些泥頭車司機是甚麼人?是警方、發展商、黑社會? 盧生:上面鎮的街道辦事處,頭頭帶過來的,出除黨籍的。 記者:誰砸爛了泥頭車? 盧生:黑人物,突然開一兩部摩托車,走過去砸了就走,(我們)開車追也追不到。 記者:也就是不是村民砸爛? 盧生:不是村民 記者:你們的意思是不是警方或者黑社會準備栽贓稼禍你們? 盧生:簡直就是,現在又查不到是誰,出手的人來自哪裡看不到,因為燈光,已經八點多九點了。

三山的村民表示,為了自保,他們都有所準備,但敦促警方保護他們的安全。“大家動武,就太過了,今天他們說鋸好的百多兩百條水喉鐵,我認為估計會打起來,希望警力先做好那些人。”

記者於是問,如果真的打起來,村民有沒準備?

記者:你們有沒有準備好甚麼武器? 盧生:現在我們車來的磚頭,放在路邊,車了幾車磚頭,要些拿了番鏟,鋤頭,就這樣,維護一下自己。

記者:哪裡帶過來的? 盧生:聽說以前是在順德,順德轉到平洲,平洲轉到三山,這批人的勢力很大。 記者:你們有沒有跟警察說過? 盧生:說過了,警察巴結他們的,叫他們來鎮壓的,讓他們來鎮壓的。

雖然村民指稱,警方是巴結了黑道人物,但警方則是表示,過往打鬥中受傷的村民,只要提供醫藥單,可以報消。村民話,此舉間接顯示了手拿盾牌的公安,與村民發生衝突,是公安做錯了。

盧生:執法那邊說,你看好了傷,拿藥單過來,可以報銷。 記者:誰給報銷,警察給你們錢? 盧生:那一次打架,傷了人的,他們拿著盾牌來執法的 記者:你是說星期一,還是5月30日那一次 盧生:前天,兩三天前

村民表示,前後一共有十幾人受傷,大部份都是輕傷,而被公安打穿頭的則是一名旁觀者,當時警方將人帶返警局後,是村民圍攻公安局,警方在晚上12點放人的。

記者:是不是有幾百人包圍公安局,要求放人? 盧生:是的,接著放了人,說醫藥費公安出,12放人 記者:那是不是說警方承認,間接承認了打村民是錯了? 盧生:是的,可以說是,不然他不放,他們拿著盾牌,那個人要推單車走了,他們就用警棍夾著人的頸,打到人頭上。

到目前為止,南海三山的徵地糾紛、官與民爭地、黑道介入、兵戎相見的事件見不到緩和的跡象,村民說地不賣了,但官說已經給了錢。三山的面積有一萬多畝,是一個大島,地價估計有一億多人民幣,但村民說,他們都只得到4000多元人民幣,地賣得不明不白,更令村民不服氣的是,原來村方面已經破了產,不單沒有錢還農民,每一個新出生的村民,都要背上兩萬元人民幣的債務。

村民阿麗(化名)對本台講:“一個村民1年365日,只是有140塊, 老人金幾十塊都發不起,村民當然不肯,有意見。到了上星期,查帳才出了,每一個人欠下了兩萬多的債務,連出生的嬰兒都要欠,一出生的嬰兒就要背著兩萬多的債務。”村民說,都是因為官官相衛,個個大貪特貪。

記者:地是在你們手裡,還是已經賣了給政府? 阿麗:1992年,我們都不知道甚麼事,用一個叫盧浩能(音譯)書記,秘密跟南海市私自處理了我們的土地,我們都不知到,也沒有公開。

阿麗說,過去13年,一共收了4000元人民幣,村民認為地是預徵給政府,到政府要收地的時候,政府會補償。“我們以為他是預徵,給了幾千塊我們,以為日後國家徵用會給錢的,所以我們村民都期待那一天。”

阿麗說,預徵不是賣地,農民沒了土地,日後就沒有了生計。“沒有社會補貼,甚麼都沒有,到五六十歲才給幾十塊一個月,生存是怎樣呀?我現在40幾歲,已經沒有工作了,我們兩口沒有工作,我的小孩子要念書,怎樣辦呢?議論開的,在整個三山就鬧起來的,馬上追問村幹部,土地怎樣處理。”

三山的這個火藥庫有沒有降溫的跡象?官方目前要求村民派出五個人,用談判解決問題。不過,村民話,要談就到村裡面談,他們對“上面”沒有信心。“叫我們拿五個人上去,我們村民群眾不敢上去,叫他下來面對面談,因為有些人上去之後,就被關了,現在打官司又輸了。”

記者:也就是要談判就到村裡談判? 盧生:是的,不要走到鎮政府談判,因為他們太多,個個機構都是他的人,我們村民都不敢上去。一通都是他們的人,律師,公安,法庭一通都是他們的人,所以我們辦事沒有辦法敢上去,我們希望他們現場兌現。

各位,三山徵地糾紛,會否再發生”兵戎相見”的血腥打鬥事件?公安可以做些甚麼?再有村民受傷,公安有沒有失職?官方有沒有量度,能夠到村與民眾當面解決?有沒有人終飽私囊?我們將會繼續留意,有甚麼消息,報料可以打我們的電話熱線。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