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兵戎相见的三山征地纠纷--何山


2005.08.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南海三山的村民向本台发出呼吁,希望当局能够关注他们的人身安全,村民卢生(化名)对本台讲,上个星期已经发生黑道人物栽赃稼祸村民的事件,三辆官方的泥头车,在入村之后被人无故毁坏,行凶者并在夜幕中不知所踪,村民担心,泥头车被毁,是血腥打斗的前奏,有经有风声传出,来自顺德的黑道人物“阿福”带了百多外省人南下,手持削尖了的水喉铁通。

村民卢生对本台讲:我们现在最怕的是黑道,好像昨晚,砸烂了车,可以说是威胁到我们。那些百多人的黑社会,我认为马上要处理。首先要清查没有正业“阿福”那些人。

“昨晚黑道砸烂了车,村民是保护的,开摩托车,那些黑人物。现在阿福那些人,听过锯了一两百条水喉通,准备打人。”记者问,那些黑道中人是哪里来的?“四川,外省人,请了一批人到三山。”

卢生说,东风泥头车被电单车骑手毁坏之后,村民开始担心,下一个对象是自己,已经没有男丁去田里面联防,官方要填土,中门大开。“村里的男丁今晚没有人去了,因为昨晚出现,泥头车一来,司机就自动放弃,把车扔下(让车被人砸)。”

记者:那些泥头车司机是甚么人?是警方、发展商、黑社会? 卢生:上面镇的街道办事处,头头带过来的,出除党籍的。 记者:谁砸烂了泥头车? 卢生:黑人物,突然开一两部摩托车,走过去砸了就走,(我们)开车追也追不到。 记者:也就是不是村民砸烂? 卢生:不是村民 记者: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警方或者黑社会准备栽赃稼祸你们? 卢生:简直就是,现在又查不到是谁,出手的人来自哪里看不到,因为灯光,已经八点多九点了。

三山的村民表示,为了自保,他们都有所准备,但敦促警方保护他们的安全。“大家动武,就太过了,今天他们说锯好的百多两百条水喉铁,我认为估计会打起来,希望警力先做好那些人。”

记者于是问,如果真的打起来,村民有没准备?

记者:你们有没有准备好甚么武器? 卢生:现在我们车来的砖头,放在路边,车了几车砖头,要些拿了番铲,锄头,就这样,维护一下自己。

记者:哪里带过来的? 卢生:听说以前是在顺德,顺德转到平洲,平洲转到三山,这批人的势力很大。 记者:你们有没有跟警察说过? 卢生:说过了,警察巴结他们的,叫他们来镇压的,让他们来镇压的。

虽然村民指称,警方是巴结了黑道人物,但警方则是表示,过往打斗中受伤的村民,只要提供医药单,可以报消。村民话,此举间接显示了手拿盾牌的公安,与村民发生冲突,是公安做错了。

卢生:执法那边说,你看好了伤,拿药单过来,可以报销。 记者:谁给报销,警察给你们钱? 卢生:那一次打架,伤了人的,他们拿著盾牌来执法的 记者:你是说星期一,还是5月30日那一次 卢生:前天,两三天前

村民表示,前后一共有十几人受伤,大部份都是轻伤,而被公安打穿头的则是一名旁观者,当时警方将人带返警局后,是村民围攻公安局,警方在晚上12点放人的。

记者:是不是有几百人包围公安局,要求放人? 卢生:是的,接著放了人,说医药费公安出,12放人 记者:那是不是说警方承认,间接承认了打村民是错了? 卢生:是的,可以说是,不然他不放,他们拿著盾牌,那个人要推单车走了,他们就用警棍夹著人的颈,打到人头上。

到目前为止,南海三山的征地纠纷、官与民争地、黑道介入、兵戎相见的事件见不到缓和的迹象,村民说地不卖了,但官说已经给了钱。三山的面积有一万多亩,是一个大岛,地价估计有一亿多人民币,但村民说,他们都只得到4000多元人民币,地卖得不明不白,更令村民不服气的是,原来村方面已经破了产,不单没有钱还农民,每一个新出生的村民,都要背上两万元人民币的债务。

村民阿丽(化名)对本台讲:“一个村民1年365日,只是有140块, 老人金几十块都发不起,村民当然不肯,有意见。到了上星期,查帐才出了,每一个人欠下了两万多的债务,连出生的婴儿都要欠,一出生的婴儿就要背著两万多的债务。”村民说,都是因为官官相卫,个个大贪特贪。

记者:地是在你们手里,还是已经卖了给政府? 阿丽:1992年,我们都不知道甚么事,用一个叫卢浩能(音译)书记,秘密跟南海市私自处理了我们的土地,我们都不知到,也没有公开。

阿丽说,过去13年,一共收了4000元人民币,村民认为地是预征给政府,到政府要收地的时候,政府会补偿。“我们以为他是预征,给了几千块我们,以为日后国家征用会给钱的,所以我们村民都期待那一天。”

阿丽说,预征不是卖地,农民没了土地,日后就没有了生计。“没有社会补贴,甚么都没有,到五六十岁才给几十块一个月,生存是怎样呀?我现在40几岁,已经没有工作了,我们两口没有工作,我的小孩子要念书,怎样办呢?议论开的,在整个三山就闹起来的,马上追问村干部,土地怎样处理。”

三山的这个火药库有没有降温的迹象?官方目前要求村民派出五个人,用谈判解决问题。不过,村民话,要谈就到村里面谈,他们对“上面”没有信心。“叫我们拿五个人上去,我们村民群众不敢上去,叫他下来面对面谈,因为有些人上去之后,就被关了,现在打官司又输了。”

记者:也就是要谈判就到村里谈判? 卢生:是的,不要走到镇政府谈判,因为他们太多,个个机构都是他的人,我们村民都不敢上去。一通都是他们的人,律师,公安,法庭一通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我们办事没有办法敢上去,我们希望他们现场兑现。

各位,三山征地纠纷,会否再发生”兵戎相见”的血腥打斗事件?公安可以做些甚么?再有村民受伤,公安有没有失职?官方有没有量度,能够到村与民众当面解决?有没有人终饱私囊?我们将会继续留意,有甚么消息,报料可以打我们的电话热线。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