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 :參選不可宣傳!


2006-09-22
Share

2005年5月﹐沈陽居民投票選舉地方人民代表。(法新社)

中國大陸目前正進行5年一度的縣鄉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全國3萬5400多個鄉,2800多個縣將在2007年底前選出200多萬個地區(縣鄉兩級)人大代表。在這200萬人個即將產生的區人代表中,有多少可以容納民間的獨立候選人呢?下面是何山的報導。

9億選民選200萬地區人大代表

2006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內,中國大陸將舉行縣鄉兩級的人大同步換屆選舉,大陸9億的選民將可以直接選舉產生地區的人大代表,選出的地區人大代表多達200萬人,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有關負責人說,這是“我國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究竟,大陸的選舉是如官方所言,促使民眾“行使民主權利”?還是用來“鞏固政權基礎呢”?

在北京,又有一位民間的獨立參選人,初生之犢不怕虎,挺身出來參選,他是北京民間艾滋病維權人士李丹。在李丹尋求支持提名參選的通訊中,他說,今年11月8日是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日,目前正在進行選民登記,他是東珍納蘭文化傳播中心主任李丹,準備參選北京市西城區人大代 表。但是鑒於大陸泛藍組織人孫不二先生參加人大選舉殘遭政府毒手,作為活躍在大陸AIDS前線NGO人士,他決定參與人大選舉,以獲取我們每個人應該享有的選舉權,以對大陸長期專制社會作出挑戰。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實現選舉權!大家行動起來,我們需要挑戰這個專制的政黨!挑戰這個專制的社會!他隨時做好走進共產黨監獄的準備!

參選挑戰專制政黨

星期四,記者透過越洋電話,訪問了李丹。

記者:你過去一直從事艾滋病維權工作,又被人打過,這次為甚麼冒然參選?有沒有聽過有維權人士參選,打的打,關的關,會不會又把自己扔到苦海裡?

李丹:我覺得到不會,可能大家訴求不一樣,可能很多的民間組織在走一條稍為政政化的路,講的一些口號和目標都是高層次的一些了,跟政治有關,根據我以前在河南的經驗,真正的是你能反應老百姓的心聲。

記者:你自己期望這回參選,有甚樣的結果?

李丹:可以說我們這回參選,真的像小孩子一樣,跟老前輩沒得比,七月份我們知道這個消息,然後我們不斷了解如何參選﹐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把這個程序搞明白。每一回我們到人大的辦公室,包括我們跟身邊的人談,都會有不同的新的消息,這種升級版的消息給我們。到現在我們對如何參選,如何去發動選票,還沒有一個真正的了解。

走進體制掌握公權力

記者:是甚麼動力,促使你要出來選?

李丹:第一,如果說公民社會,如果沒有權利,沒有發言權的話,他只在基層做事情,他永遠不能改變這個國家,因為這個公權力掌握在政府的手裡面,如果你只在底層,你沒有聲音,你沒有力量,不可能真正的為人民服務,你必須得到這種渠道。

在北京,官方9月上旬開始已為選民進行登記,為期一個月。東城、西城、崇文、宣武和石景山5個區選舉區人大代表,其他13個區縣選舉縣、鄉鎮兩級的人大代表。根據中國的憲法和選舉法,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18周歲的公民,除了依法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人之外,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和居住期限,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而根據大陸的《選舉法》,只要有十人以上推薦,就可以自薦成為候選人。

記者:算不算是走進中共的建制裡面,以前6、7、8年,你們都是在體制外喊防艾滋,又被人打又被人捉,算不算一個很大的策略改變?

李丹:應該說是一個策略改變,但我覺得我們不是要在體制內,而是我們真的要深入到民間去做事情,而不是憑自己的想像,說要怎樣怎樣?去發動民眾,去啟迪民眾,與民眾融為一體。

不過,在參選過程中,李丹發現實際的操作情況,對他們這些獨立的,非官方背景的民間組織參選人,有很多的障礙。在給友好的通訊中,他說“各大單位的員工必須投票於本單領導,所以他們從選票上佔有不公平的優勢,而候選人不能進行公開宣傳,也使得除了本單位本社區之外的人很難了解此人而投票於他。這樣,自薦候選人就處於相當不利的境地。”

提名不難宣傳難

記者:好,那說一下現在如何去拿提名?

李丹:可以說現在非常困難,提名是沒有問題,選舉法規定,只要有10選民提名就可以了,這是非常簡單做到的,但怎樣讓幾千個選民知到你?現在去諮詢,就說你現在不能做宣傳,中國跟美國的情況是不一樣的,你不可以做宣傳,只可以用你已經有的影響力,所謂的民意去那選票,但對於一個公民社會,對一個NGO 非政府組織來講,這是不可能的,在媒體上沒有太大的報導,中國的老百姓不知道你。

根據大陸的選舉法,官方只會在選舉日前的20日公佈選民名單;有哪些初步候選人?選舉委員會在選舉日15日前才公佈;正式的候選人?要到投票選舉日前的5日。候選人“過多”,要經過“提名、醞釀和確定代表候選人過程”,就連大陸的報章都說認為選舉安排不妥,要有“陽光選舉”。

李丹:很多時候選票上那幾個人,比如說當地的大企業呀,一些著名的演員,他們的名子在上面,然後別人不知到你的話,不會在選票後面,寫你的名字。在後面選你,叫自薦候選人。2003年北京只有兩個自薦候選人當選,其中一個是許志永,他佔了一個人和是甚麼?他是北京郵電學院裡面,學生都知道,所以說他一下就幾千個選票,但在社區裡面就很難了,沒有人知道你是誰?有不能宣傳!這是一個很大的瓶頸,不知怎樣突破它。

網絡宣傳難有效

記者:現在中國大陸,你是可以出來選,但不可以宣傳,你怎樣去宣傳自己,目前你擁有的這個網絡的途徑,散發郵件是否一個有效的辦法?

李丹:辦法應該說是不好了,在當地選民分為兩個部份。一個是當地的老頭、老太太,當地的居民,年青人都在單位參選,他們都跟單位走了,單位的選民必須投單位領導的票,你剩下來的就是這些老頭老太太,退休人員。已經說30、40歲的人都不會上網了,不用說這些老頭老太太了,所以你在網上發佈消息是沒用的。

目前,大陸民間參選人要自我宣傳是一種禁忌,派傳單會被當局以“非法出版”等名義予以阻撓。候選人能否用張貼海報、發表演講等方式拉票,選舉法併無明文規定。根據大陸的法規,一般認為“沒有說可以做的,即是不可以做。”

1998年﹐北京的警察排隊等候投票選舉區人民代表。(法新社)

2003年4月,深圳市羅湖區12選區民間推薦候選人肖幼美,在選區張貼海報自我介紹並成功當選,成為貼出海報參選的第一人,不過肖被指“張貼參選海報是一種非組織行為,超越了法律規定”。

另外,維權人士指,由於沒有政府支持,發起“不買樓運動”的深圳居民鄒濤要參選羅湖區人大代表被阻撓;信奉三民主義的網絡組織中國泛藍聯盟召集人參選被毒打。而就算獲得提名參選,民間參選人要成為正式候選人都不容易。

大陸的選舉法對直選人大代表的有以下規定:候選人有3種產生方式,在正式選舉前15天由政黨提名、人民團體提名和10名以上選民提名推選代表候選人,經過該選區的選民小組討論,協商後,在選舉前5天才能確定能否為為正式候選人。如果候選人名額過多,要經選民小組討論、協商,並可以進行預選。但這個“選民小組”是何方神聖?為何有權過濾參權人?是否黑箱作業?外界不得而知。

有民間參選人大先行者之稱號的湖北教師姚立法就過,“參選之路將波折重重!”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