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从容发展的非法赌博活动


2006.08.16
gamble_150.jpg

一种类以香港六合彩投注方式的非法赌博活动,近年在中国多个省市流行,并有不断蔓延的趋势。不少人因豪赌招致倾家荡产,甚至酿成家庭悲剧。六合彩赌博泛滥成灾,主要是涉及官员参予或包庇,令赌业得以从容发展。请听夏宇报导。

近几年来,一种利用香港六合彩游戏规则和开码结果,却与香港六合彩无关的地下六合彩赌博活动,在大陆城乡泛滥成灾。非法六合彩赌博屡禁不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背后隐藏著官员的腐败,有人充当“保护伞”。

六合彩是香港政府批准发行的一种彩票。由购买者在1—47中自选六个号码,其中一个为特别号码。开奖后,凡六个号码全部选中者得一等奖,其馀类推。大陆赌六合彩,与香港的发行机构无关,只是借用他们每期开出的号码赌博。最常见的赌法是买“特码”,由人们向庄家投注六合彩的特别号码,赔率为38—40倍。另一种赌法是“买单双”,即赌特别号码是奇数还是偶数,赔率仅为七、八成。然后是赌平码,有“二中二”、“三中二”、“三中三”等组合型,其中“三中三”,即三个一组的号码全都出现,赔率为280倍。深圳的小林,在朋友的影响下,经常买地下六合彩,吸引他的原因是赔率高。

小林说:那些杂货店,你打电话去,他就接“飞”,但不是他做庄,他打给地下的大庄。因为赔率大,所以吸引人。香港买十元,多数奖几十元,这里买十元起码奖四百元,赔率至少四十倍。我也有中过。朋友说,很好玩,中了就奖四十倍,就玩了。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徐沪承认情况严重。徐沪说,大陆的六合彩赌博最早在1999年出现,当时在广东省潮阳市首次发现六合彩赌博活动。之后,迅速蔓延到内地,特别是在湖北、湖南、广东、广西等地的非法彩票赌博活动相当猖獗,并有继续向其它地区蔓延的趋势。

六合彩赌博进一步助长腐败。一些国家公职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为筹集买六合彩号码的资金不惜铤而走险,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职务犯罪时有发生。广州花都一名女交警是个疯狂赌徒,她将272.99万元交通事故保证金用去买了六合彩!

周女士是广州的一名教师,她认为,这么多人赌地下六合彩,是干部带坏头,上梁不正下梁歪。周女士说:大陆的基层干部很多都自身不正,因为手中拿著国家的钱,他们利用手中权力之便,去澳门赌博或者买黑市六合彩,赌波赌马都有,这些干部带头做不好,群众看见就跟著做,令这股歪风邪气蔓延,当局一定要引起注意。

六合彩赌博不单是庄家的生财之道,也是某些公职人员的敛财的手段。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2002年潮汕三市查处了一批参与六合彩赌博的党员干部。有些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潮汕地区流传得最广的一个故事是:某派出所长向庄家“买”特别号码,不报具体数字,而是要“买”那个肯定会中奖的号码。六合彩赌博屡禁不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人充当“保护伞”。庄家只要交纳“‘保护费”,就可以安心地经营六合彩,只要有“风吹草动”,自然会有人及时“通风报信”。而打击地下六合彩,也变成了某些执法部门增加收入的一种形式。

地下六合彩以一本博万利的投机性迎合了一些人急于脱贫致富、寻求刺激的心理,使他们不能自拔,形成屡赌屡输、屡输屡赌的恶性循环。许多人投入多年积蓄,造成资金大量流失,给当地经济带来灾难性打击。一些人因参与赌博倾家荡产。有人估计,六合彩开赌第一年,当时的潮阳市被卷走的民间资金达几十亿。这个数字当然无法从统计上予以证实,因为被公安部门查获的赌资只是冰山一角。有人估计,因六合彩赌博,潮汕地区的经济倒退了10年。

地下六合彩赌风疯狂时,潮汕地区,从乡村到城市、从机关到学校,几乎无一幸免。据当时广东省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粤东地区100%的家庭都参与了六合彩赌博。无论是上班或是探亲访友,到处都看到人们在研究六合彩号码。有人形容潮汕地区六合彩赌博泛滥的情况是:以前人们见面是问“你吃了没有”,现在却变成了“你买了没有”。

广州的周女士对病态的赌博行为深恶痛绝,她认为,地下六合彩如此风行,是因为社会正在转型,经济秩序混乱,助长了人们急功近利的心态。她说﹕由于经济发展,很好秩序未上轨道,加上教育跟不上,有些人想急功近利的思想,希望一朝发?,以为买六合彩就很容易

许多人在把钱输光之后,就开始赊账;而庄家在一笔巨大的赔款面前,也只好玩人间蒸发,这正是六合彩赌博造成诸多刑事案件的原因。揭阳市一男子沉迷六合彩赌博,输得倾家荡产,其妻子带著一个小孩出走,声称谁愿收留她母子,她便以身相许。普宁市一师范学校学生为还赌债,潜入自己伯父家盗窃,被其伯母发现后,残酷地将伯母杀害。顺德一个姓黄的杂货店老板说,赌地下六合彩令不少人家破人亡。他说:前几个月,一个接单的,杀死了他的老婆和一儿一女。

地下六合彩赌博主要通过家族组织形式活动,具有隐蔽性和反侦查能力。公安部门的资料显示,一般被抓到的参赌者都不愿供出庄家是谁、还有谁参加赌博活动。因为一旦连累了别人,他今后就很难在这个社区生存,这相当于黑手党“拒绝做证”的行规。反之,这个组织往往会出台一些奖励措施,对于因为“集体利益”而被政府判刑的人进行经济补偿,帮助其抚养后代。有的六合彩庄家更是利用这种组织来对抗执法。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徐沪承认,要从根本上铲除,还面临很多困难。首先非法六合彩赌博活动形式出现了日趋隐蔽的新动向。地下六合彩等非法赌博活动已从公开、半公开转入地下,不法人员多隐蔽在乡村、市井,并且多在亲朋好友间进行。他们还采取多种对抗查处的新手段:电话报单、游动收单、上门兑付、跨地区操纵等等。

其次是相关法律法规滞后。大陆发行彩票已有18年,仍没有规范彩票活动的专门法律法规,彩票发行和管理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容易使人把彩票与赌博相混淆,执法部门对变相发行彩票行为难以界定,对非法彩票的处罚缺乏准确有效的法律依据。

打击非法六合彩赌博,首先要将锋芒对准庄家、赌头和“保护伞”,要从严处罚,要让他们也尝尝倾家荡产的滋味。(夏宇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