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維權人士受到電話騷擾


2006-06-16
Share

昨天本臺報導說﹐多名大陸異見人士,近期受到電話騷擾,其中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成員孫文廣,家中的電話﹐一日之內收到800個來自同一個電話號碼的滋擾。記者曾經追查這些滋擾電話的來源﹐請聽何山的報道

一日之內收到800個電話的滋擾,每隔55秒響一次,電話響了又沒人接;想罵人出氣咩?也無從發洩;朝9晚7,由6月3日開始,日日如是;直至記者週四致電,滋擾仍然持續。你要是被受滋擾的對象,會不會發神經呢?看來不心平氣和,都很難與幕後的“惡勢力”鬥,72歲的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對本台講:

“最近者干擾一直在進行,像今天就從上午的9點多一點,到下午的7點多,一直在干擾。而這個電話也很奇怪,我家有兩個坐機,他同時都在干擾;兩個手機,也在干擾。每隔大概50秒左右,就干擾一次,而且是分開進行的,這個電話響完了,再過大概10幾秒,另外一個電話就響了。”

孫文廣的老伴韓培順則說,沒有辦法了,只有將家中的電話都拔出來,不然精神都要崩塌。“我們這個電話一直在干擾,簡直是精神都要崩塌了﹐”孫文廣則說,“這個電話是沒有聲音的,響了已後,拿起來就沒有聲音的,它的干擾就是一聲,響完了就停掉。”

韓培順說,如此下去,他們不是精神分裂,就是隔絕同外界的聯繫。“我兩台台式電話,還有兩部手機,他們就是30秒、40秒,不斷得往下打,早晨8、9點開始,到晚上的7、8點。沒有辦法,只有把電話拔下來。有的時候耽誤對外聯繫,這個電話報警也沒有人理過。”

記者則問:一日之內,大概有幾多個騷擾電話呢?

孫文廣說:你可以算出來,沒隔50秒1次,相當1分鐘1次,1個小時就60次;8個、10個小時下來就有700、800次。

看來,干擾電話就是要孫家與外界隔絕聯繫,它“成功”了!目前,老教授孫文廣一家的四個電話,是輪流間隔性的使用,一次開這個,一次開那個。“當然我可以把它拿掉,但電話是通訊工具,拿掉與外面的通訊就斷絕了!這個干擾特別是對我的家人,他的都非常煩躁了,幾乎得神經病了。所以我打電話有時關掉兩個,有時關掉三個,總得留下一個吧!”

韓培順則說,“我估計早就有人在監聽,我所有的電話都被監聽。最近往這裡面打,它這個范圍,甚麼事都幹不了。你甚麼事也不能想,甚麼事也不能辦。你想像一下,台式電話跟手機這樣想,要是真的有事真麻煩!”

有電訊專家則表示,孫文廣家中四個電話,輪流受到干擾,每50秒輪流響一次,從技術分析,騷擾人是掌握了群發技術,而且有電腦編制程式,自動控制,干擾要花費一定的代價,因此絕對不是無聊之徒的惡作劇之類,幕後是誰操作的呢?

根孫文廣所提供的資料,由電話的來電顯示,家中4部電話同時收到的干擾來同一個手機號碼:1379104****(最後四位數字隱藏)。記者週五清晨在美國致電該手機號碼,結果有以下的發現:

電話待接鈴聲……

對方是一名張姓的打工仔,在確認了對方的手機號碼之後,他向本台表示,手機是這個月才開的,以月租形式開台,地點在濟南。不說,他說,並沒有電話騷擾孫家夫婦,也不認識孫文廣及其老伴韓培順,是“打工仔,跟本沒有時間打電話。”當記者問到,如果你是被人一日電話騷擾800次,有甚麼感受,他是“對方相當可恥”,但自己從沒有做過,記者於是叮囑他切記查一查六月份的電話賬單,然後掛線。

以下是記者與這名“無辜”打工仔張先生的對話節錄:

記者:你這只手機開了多久了?

張先生:一個多月

記者:在哪裡開?是預付手機還是月租?

張先生:每月付款的

記者:你認識孫文廣先生嗎?

張先生:不認識

……

目前,孫文廣是已經是向他所在的濟南山大路派出所報案,電訊公司則表示,不能夠限制那只“黑電話”打入他家,而打工仔張先生看來是被無辜被栽贓,孫氏夫婦被滋擾一事,難到變成是無頭冤案?

孫文廣則說,在他所在的濟南大學宿舍,大院1000多戶,就只有他與另一名經常在海外網站發表文章、議論國事的異見作家李昌玉受到電話滋擾,看來滋擾是有指向性的。“在這個院子裡的教師,住家1000多戶,我問過,沒有人受到干擾,只有我們兩個人,這兩個人就是在海外發表文章的兩個人。”

孫文廣是大陸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成員,對六四的態度是堅持平反,今年的六月一日,天安門事件前,他曾發表到“天安門朝聖”的文章,“相信將來六四這一天,在天安門廣場上會有更多前來朝拜的人”,之後他被山東公安拘禁,家中的電腦也被扣留,近日才退還。他指被扣留期間,曾向公安提供只對家人公開的兩組電話號碼,而該組電話號碼原本只有不到十個人知悉。到了六月三日,他屋企的四個電話就受到電話干擾,相信帶政治意味。“最近這個干擾是在六四之後,是屬於帶政治意味的,並不是一般的干擾,是組織的行為,不是個人可以做到,個人要做需要一定的投入,每隔50秒左右一次,同時把四個電話分開,這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大陸異見人士受的電話騷擾,目前變得撲索迷離,是個人的惡意騷擾,還是政府行?這個星期,大陸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副會長余杰也受到一個來自山東的號碼是1379104****(最後四位數字隱藏)的騷擾,直到本週四才終止。該電話號碼與干擾李昌玉、孫文廣的號碼前面七位數字全部相同。有分析就指,根據大陸公家機關購買、使用手機的規律,公家手機均由單位出面統一購買,因此,“經常可以出現同事間的手機號碼前面七、八位完全相同,僅後一、兩位不同。”

那這些手機是何方神聖了呢?記者曾致電追蹤,但號碼處於關機狀態。

資料顯示,就算是中國大陸,電話騷擾受害人可以索償。據大陸媒體的報導,今年3月,廣州有電器公司在促銷電器時,將咨詢電話誤留了他人的住宅電話,使一張姓市民飽受電話煎熬。張氏於是向電器商索償,今年三月,獲廣州荔灣法院判精神損害,可獲撫慰金9000元。(何山報道)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