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第十年(之一):陆恭蕙专访

2007-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07年是香港回归中国第一个“十周年”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香港经历了“曾上董下”、继续中国的一个“经济城市”、2008年的“双普选”已经是铁定无望。香港的文化人说,香港已经进入了政治侏儒式的“悲情城市”。今日开始,我们会不定期请来嘉宾,同大家一起走过这十年。首先有香港民间智裤思汇创办人兼行政总监陆恭蕙。

Loh_DC2007_150.jpg
陆恭蕙近日在美国智库发表演讲。(RFA/何山)

再见陆恭蕙是在美国华盛顿的一个智库,回归前她拿著英国的护照,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委任她入立法局,(当年是叫立法局,不是叫今日的立法会)人人都以为她是彭定康的一条“针”,彭定康的亲信。十年之后,已经换了香港特区的护照,她说同彭定康事前并不相认识,可能是“肥彭”看了他在香港写的文章,“肥彭”当时要选一些支持民主的加入立法会,所以选的她。

陆恭蕙曾经是香港的政坛是一颗新星,私人条例草案、新界丁屋的妇女继承权、保护维多利亚港,她都是幕后操刀的主脑,也是幕前的人物。回归之前,西人报章要找香港的民意代表访问,李柱铭、刘慧卿、陆恭蕙是必然的选择。今日退居二线,风光不多,也自言立法会影响不了港府的施政,索性退出立法会,自行在民间组职独立智囊,做创办人兼行政总监。为钱?她不缺少,有个大富翁老公,由商转从政那一刻,她已经赚到可以收山。

公开讲话少了,时下大陆的官方人士要“收风”,要了解香港的民情,陆恭蕙亦悄悄变成了大陆管道可以接触的人士。香港50万人上街游行之前,就有电话从北面打来试探风声。记者最关心的是2008年选普遍无望,2012年香港又会否有机会呢? 听下记者早前与陆恭蕙的访问:

记者﹕你刚刚说到香港接下来有选择,但这个选举是一个不民主的选举,香港就算有选举也没有民主,说一下你对香港这十年,回归十年来的最大关心?

Loh2004_150.jpg
陆恭蕙在香港。(法新社2004年9月图片)

陆恭蕙:或者我用我自己做一个例子说,我今年也51岁了,但我在大约22岁开始就是香港民主运动的一份子,一直很多人都说香港的民主能不能走得这样快?我都觉得真的是走了很久,我们今年看香港,真的很客观地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判决,如果又选举的话,哪些人可以带领香港?我相信香港人是有这个能力。但是,我的想法是,我们今天不是没有选举呀!立法会有选举,但选举选出来不是执政的,是做反对派的,我相信长选来说,对我们的政治文化,是很致命的(伤害)。因为你老是不能选一个真的可以执政的政府,你只可以选到一些人;而这个政府老是觉得,你是在烦他;而选出来的人,他们有市民的支持,但又不可以介定香港的政策方向,这是很被动,也是很让人沮丧的政治体系。

陆恭蕙说新闻自由极之重要,但香港传媒有某些的禁区,大陆是不希望香港的传媒去报导,例如很难报导台湾人要求独立的情意结、西藏人要求自主的诉求等等。而香港的传媒由大财团拥有,她说:“自我审查是比其它地方都要严重。”

讲香港的将来?她说要看的是中国大陆!记者问﹕刚刚你说到对2012年普选行政长官亦不乐观,如何看呢?

陆恭蕙:因为2012年我们不是要看香港,如果你问我香港人我们是否准备好,已经有一个民主政制,我相信我的答案一定是。但现在我们看的不单是香港人,我们看的是北京,他觉得在他整个国策之中,香港是否可以踏出一步,有一个真正民主的选举。2012年,还有5年,这5年!北京可以大步跨过这一步呢?我还是有一些忧心。

陆恭蕙说,香港的民主是一个有缺陷的民主。香港人没有要求独立的素求,但北京就是不放心。正如香港的评论说,北京期望香港继续做一个经济城市,怕是政治上出乱子。她说,10年之前,北京说是担心英国人留“定时炸弹”,留下木马屠城计,选了一个忠心的董建华,江泽民“众里寻他”;但董建华治理不了香港,北京政治上要换人,于是“董下曾上”,大胆起用一个也可能是英国人留下的木马—一个前朝的公务员。又如何呢?陆恭蕙说曾是可以肯定是下一界的特首。

Loh1997_lee150.jpg
1997年,陆恭蕙在宣布成立公民党的记者会上介绍香港民主党领袖李柱铭。(法新社)

记者﹕香港有一个800人的选举委员会,就算有普选,也是真正的普选。是一个经过筛选后,得到北京默许,信到他信任之后,给你的选举。这是否香港人要的选举?

陆恭蕙:“我相信香港会觉得,你至少每一次都给我走一步,但我们觉得很难才可以再多走出一步。实在我们是在2008年,虽然我们不能够全民投票选我们的立法会,但在功能团体,是不是有些事我们可以做,去括大可以投票的人,这是第一步。第二步2012是特首选举与立法会选举同时举行,这我相信是未来两三年很积极的讨论。”

对于香港民主运动,陆恭蕙并没有放弃,还有很多要继续做。2006年,她还成为了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人权的理事会新任共同主席,一起的还有被北京政府视为敌对人士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不过,获选那一刻,陆恭蕙是相当低调,或者这就是香港温和民主派,与北京“又倾又砌”的既有立场。 转眼10年了,社会气氛明显较以前改善,楼价回升、股汇齐鸣。香港民主党电话成功访问的844名市民,竟只有约3成人认为现时的生活质素及经济状况较10年前好。更有近5成人认为教育政策较10年前差。民主党问,如果要为香港过去10年评分?平均分竟然是得是不及格的46分。

我是何山,这节香港回归十年专题之一,就先告一个段落。欢迎自由行到香港的听众,在香港拨打免费的电话热线(先拨800-96-1111,然后再按800-728-5617),同我们分享对香港香港回归第10年的看法。下星期的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