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胡平)

2006-0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刘宾雁先生的道德文章万人景仰,其中有一点是很少被人提及但又非常重要的,那就是他对法轮功的大力支持。刘宾雁本人并非法轮功修炼者。在老一辈非法轮功的知识分子中,刘宾雁最早挺身而出,为法轮功仗义直言。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早在2000年春,刘宾雁就写下文章“法轮功在文革式迫害中表现了史无前例的勇气”。文章指出:“在共和国历史上过去的30多年来,人们一直通过炼气功来增进健康(气功是一种对练习者非实体能量或气的运动)。有些气功锻练团体被允许成为合法组织,显示出中共并未将它们视为威胁。但是当一些气功组织变得人数庞大而且领导人显得非常有魅力的时候,它们就会被解散。然而像法轮功这样的群体,在短短的几年可以获得几千万的追随者,实在是一个罕见的事物。”

刘宾雁分析了法轮功为什么深受欢迎的原因,一是其治病健身的功效,尤其在国有企业雇员的公费医疗被取消的情况下,人民大大增加了对另外一种健康保障的需求。二是人们对道德与信仰的追求,在社会信仰真空以及缺乏共同的价值标准从而导致道德沦丧的情况下,法轮功以其宗教特性,包括它所推崇的“真善忍”原则表现出巨大的吸引力。

刘宾雁本人并不信仰宗教,但是他非常懂得宗教和科学分别属于不同的两个领域,不能以科学的名义否定宗教。因此,中国政府给法轮功扣上“伪科学”和“反科学”的罪名下令取缔就是完全错误的,是决不可以接受的。刘宾雁正确地指出,法轮功成员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破坏性的狂热,他们的行为是平和,理性和建设性的。中共将法轮功称为邪教的这种抹黑手法是非常荒谬的。

刘宾雁说,最初,当他看到中共使用文革式的迫害手段,动用全部的精神和肉体的武器用来镇压法轮功时,一度也以为法轮功会被迅速地压垮,就像过去各种其他民间力量和社会组织被压垮一样,但是法轮功与众不同,法轮功没有屈服,没有被压垮。这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刘宾雁高度评价说,法轮功“成为中共独裁50年来第一个无法征服的社会组织”。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必将产生一系列社会和政治影响。

两年后,刘宾雁再度撰文声援法轮功。首先,刘宾雁热情地称颂法轮功在高压下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抗争精神。其次,刘宾雁对两年多来,国内没有一个知识分子公开表示抗议和谴责提出严肃的批评,指出,这是“我们整个中国的一个耻辱”。最后,刘宾雁还写道,中共镇压法轮功已是骑虎难下。刘宾雁正告中共当局,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对法轮功的政策,一概按宪法办事,承认错误,赔偿损失,对一切正当的宗教或者是非宗教的集会结社,不再干扰,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这个方案头一个反对的肯定就是江泽民,因而,那怕就是为了给法轮功平反,江泽民也必须下台。”

老一辈知识分子(除开那些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之外),要么受儒家思想影响,“不语怪力乱神”,对超自然的信仰往往不屑一顾,不面对,不研究,不理解;要么受马列毛影响,把宗教视为精神鸦片,纵然不是把各种信仰当成危险的毒草,起码也是看作迷信、落后、愚昧而嗤之以鼻。就连那些在思想解放运动和自由化运动中冲锋陷阵的人,也很少有人能认识到法轮功的正面价值。当法轮功遭到中共当局残酷镇压的时候,他们并不起来抗议,坚定地维护法轮功的权利,那恐怕不只是出于恐惧,那也和他们对法轮功本来就没有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的心理有关。但刘宾雁却不同。读刘宾雁谈法轮功的文章,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他的崇高品质:宽容,理解,心胸开阔,对基本人权的坚持,对他人信仰的尊重,对民间疾苦的敏感,对专制压迫的憎恨,对敢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与强权抗争的人们的同情与敬重。

今天,我们怀念刘宾雁,不要忘记,刘宾雁是老一辈知识分子中挺身而出为法轮功的信仰自由公开辩护的第一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胡平)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