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陈破空)

2013-10-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习仲勋(右二)晚年,右一为习近平。(网络资料)
图片:习仲勋(右二)晚年,右一为习近平。(网络资料)

10月15日,习仲勋百年诞辰,中共官方隆重纪念,包括北京、广东、陕西、甘肃等地,都有大型纪念活动。以中共标准,纪念规格已大大超出习仲勋曾有的官衔: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副委员长。

其中的注脚是,习近平升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先是子凭父贵,然后又是父凭子贵,前后演绎,都是权力的魔术。试想,拥有与习仲勋同等资历、同等官衔的薄一波,会不会受到如此高规格纪念?绝对不会。

这一代习薄两家的胜败,也波及上一代习薄两老的历史地位。成者为王败者寇,古理依然。习仲勋纪念会,据传薄家有人受邀出席,实际并未发生;这个传闻及其落空,再次突显习薄两家的深仇大恨。

据报道,习仲勋纪念会,大批“太子党”、“红二代”踊跃报名,摩肩接踵,大有挤破头的味道,以至于,主办方只能“限员”,要求每个家族只派一人与会。一股巴结习家、阿谀权势、贪求爬升的官场腐烂气息,刺鼻可闻;也放出一句潜台词:这是共产党的天下,这是“太子党”的时代,“红二代”人人要分一杯羹。

就在纪念习仲勋的同时,湖南正大张旗鼓地筹备,要在今年12月26日,隆重纪念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为此活动,湖南当局宣布,已投资近20亿人民币。如此铺张,大耗国脂民膏,与习近平倡导的“节俭”,是否背道而驰?

习仲勋的幼子习远平发表文章,纪念父亲,并间接为其兄习近平说好话。刊登在官方喉舌显要位置的这篇文章,题为:《父亲往事---忆我的父亲习仲勋》。文章总结,习仲勋一生,有两桩丰功伟绩:建立中共陕甘边区根据地;建立广东经济特区


头一桩,使濒临覆灭的中共获得立足之地、喘息之机,起死回生,这是习仲勋对中共的贡献,对人民,毫无益处;第二桩,习仲勋贡献于中共,也有贡献于人民,这才是他生命的亮点。但习远平没有提到他父亲政治生涯中的两个具体亮点:在以邓小平为首的老人帮围剿改革派总书记胡耀邦的战事中,挺身而出,为胡辩护;反对邓小平的“六四”屠杀,力挺另一位改革派总书记赵紫阳坚持与人民对话、拒绝向人民开枪的立场。

习远平提到父亲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蒙冤下狱、以及哥哥习近平在文革中落难,但对悲剧的根源——毛泽东的罪恶、毛时代的荒谬,避而不提。习远平的避讳,恰恰对照了今日习近平自相矛盾、不合逻辑的执政思维。

习近平登基以来,举毛旗,说毛话,作势要回归毛时代。许多人在分析和揣测,习近平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一种判断是,习近平是既得利益集团推出来的接班人,当然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守护人,昧着良心,认贼作父:认残害自己亲身父亲的毛泽东为父,认与父亲政治理念根本对立的江泽民为父。

另一种揣测是,这只是习近平的政治策略,临时举毛旗,以收编死忠薄熙来的毛左派;暂时迎合江泽民,以为麻痹之计。换言之,出于巩固自身权力的需要,大玩权术,来一个: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如果前一种判断成立,那么,可以说,无论习近平还是习远平,都不过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受迫害,反而爱上了迫害者。如果后一种揣测靠谱,观察尚须假以时日。

习远平的回忆文章,赞父亲“没整过人。”并引用习仲勋的自评:“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整过人。”对此,作为普通老百姓的中国人,可千万不要会错了意!熟悉中共党内斗争的人,都知道,习仲勋的这个说法,针对党内,而非党外,意思是,在党内残酷斗争中,他没有整过党内同事。类似的话,朱镕基等人也说过,也是同样的意思。高喊反贪的朱镕基,当真面对贪官时,也就是瞪他一眼而已,却并不整他。

面对党外,面对人民,便是另一回事。作为执政集团的成员,无论习仲勋、朱镕基、还是其他中共高官,对异议人士和老百姓挨整受难,各自都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谓习仲勋或朱镕基式的“不整人”,放到今日习近平身上,也成立:面对党内,我习近平不整人;有人说我整了薄熙来,那是因为他要整我,要夺我的权,我自卫反击,实属不得已;我以反腐为名,抓了几个贪官,那也是不得已的苦肉计,但我守住了底线:拒绝公布官员财产,这就保住了绝大多数贪官,保住了我党根本利益。

面对党外,面对人民,我习近平就是另一幅面孔,我整了自由派知识分子,整了微博大V,整了那些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刁民”……算不算整人?我不知道,按我党标准,他们不算人!

当年,毛泽东指控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如今,习近平指控微博大V,利用网络“扳倒中国”。两起指控,莫须有的文字狱,何等的异曲同工!

纪念习仲勋,正是对习近平的拷问:你灵魂上的父亲,究竟是杀人不眨眼的毛泽东
、还是恻隐之心尚存的习仲勋?你将走的路线,究竟是江泽民路线,还是你本人的路线?你带领的中国,是要往前走、还是要朝后退?

习远平声言:“父亲内心的使命感来自人民,人民的追求就是对父亲的命令,父亲只是又一次听从了人民的召唤而已。”对照之下,习近平将如何?是听从党内利益集团的召唤?还是听从广大中国人民的召唤?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