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更习惯独处吗?(胡平)

2016-04-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2015年7月28日,行人们经过北京街头的一块写有“繁荣”的宣传板。(AFP FILE)
图片:2015年7月28日,行人们经过北京街头的一块写有“繁荣”的宣传板。(AFP FILE)

去年8月,我发表了一篇文章《从对比中美生活差异的一句话谈起》。文章提到有这样一句对比中美生活的话:中国是好脏好乱好快活,美国是好山好水好寂寞。

中国人在美国生活,最大的问题是寂寞。造成寂寞的原因自然是种族差异和文化差异。不过进一步观察可以发现,在美国的中国人固然过得很寂寞,在美国的美国人好像过得也很寂寞(在我们中国人眼里看来),至少要比在中国的中国人过得寂寞。很多中国人到美国来,好比乡下人进城,本来图的是繁华热闹,殊不知美国是个大乡下。我们中国人在美国生活感到寂寞难耐,莫非美国人就耐得住这份寂寞?莫非美国人就是比我们中国人更习惯独处,更不怕寂寞?

是的。好像是这样的。美国人就是比中国人、乃至比很多国家的人都更习惯独处,更耐得住寂寞。这是美国的历史造成的。想想美国的历史吧,想想美国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是哪种人建立起来的,我们就清楚了。众所周知,美国是由一些欧洲人远离故国,漂洋过海,来到北美新大陆定居而建立起来的。新大陆荒无人烟,那些喜欢扎堆、喜欢凑热闹的人多半是不会来的,来的必定都是些惯于独处,耐得住寂寞的人。想想看吧,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舍得下祖祖辈辈生活的文明世界,来到这陌生的荒芜之地?要有什么样的性格和习惯,才能在这样荒凉孤寂的环境下过得下去、过得自在?正是这种人创造出了美国。

这里,我再提供一些证据。

出生于匈牙利的美国经济学家提勃尔.西托夫斯基(Tibor Scitovsky)在其名著《无快乐的经济--人类获得满足的心理学》(The Joyless Economy--The psychology of Human Satisfaction)一书中告诉我们,和西欧人相比,美国人更偏好独处。时间安排的数据显示了最令人震惊的差异。在醒着的时间里,美国人独处的时间比西欧人高出50%还多。美国人在家里,独自看电视的时间比欧洲人多一倍,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少一半。

证实美国人的独处倾向的另一个惊人证据是老年人的迁徙。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人在退休后都回到原地住,因为他们想接近自己的朋友、亲戚、熟人和以前的同事。美国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很多美国老年人退休后移居到气候温和的加州、佛州或墨西哥。有些人买一顶帐篷或一辆房车,然后花数月甚至数年,从一个野营地到另一个野营地。还有一些老人购买并住进退休之家。这表明他们不愿意和那些与他们共同度过少壮生涯的人们一块儿生活。这表明他们过去和周围人们的交往,要么不多,要么不深,要么不珍贵。和其他社会相比,美国人的流动性很大--包括社会流动性和地理流动性。这就妨碍了深厚友谊的形成,而这种深厚友谊却把其他国家的人栓在了他们的故乡。

交谈是人生一大乐趣。交谈至少需要两个人。西托夫斯基发现,西欧人远比美国人更爱交谈。西欧人,不论是蓝领还是白领,在上班的时候在工作的时候都比美国人爱交谈,余暇时就更不用说了。

在欧洲人中,英国人的性情和美国人很相似,但是英国人要比美国人更热衷交谈。英国人把大量时间花在交谈上,和朋友和陌生人,在酒馆中热烈的社交气氛里。英国的酒馆比美国多,英国人平均每月下酒馆的次数也比美国人多。法国人和德国人也是如此。西托夫斯基引用统计数据,法国人德国人平均去酒馆或咖啡馆的次数要比美国人多一倍。

西托夫斯基写道:在美国,人们去咖啡馆酒馆不是为了与人交谈。而只是为了喝饮料。典型的美国酒吧的设置体现了它的目的:顾客坐在一个又长又直的柜台前,面对侍者而不是互相面对,这方便了点饮料,有利于人们默默地饮用自己的饮料,而不是谈话。在美国,咖啡馆也不是让人逗留和交谈,而只是为了让人们喝咖啡。有的咖啡店甚至贴出布告,请顾客不要久留。

可是,西托夫斯基说,在大多数--也许是所有--国家和文化里,人们去咖啡馆就是为了逗留,他们在此消费仅仅是为店主所提供的逗留许可和逗留空间付费--这种逗留为人们与朋友交谈提供了方便,为享受归属于某一个群体的感觉提供了方便,无论是来谈话还是来倾听。当然,外国的咖啡店主也追求利润,他们的办法是缩小酒杯和咖啡杯的尺寸,让顾客消费多次饮料份数,这样,顾客可以长久逗留,店主也能赚到钱。催促顾客快喝快走是店主们最不愿意做的事,因为店主们知道,别人主要不是为了喝饮料,别人就是奔着这里的人群来的,就是为了一起交谈来的,就是为了扎堆、为了热闹、为了那种氛围来的。

美国人较少光顾酒馆咖啡馆,那是不是他们有更多的家庭互访呢?西托夫斯基说,显然也不是。美国人常被外国人评论的一个特点是,美国人不兴随便串门,到朋友家去都要事先预约。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拜访的次数必然减少;换言之,美国人的家庭互访也比很多国家的人更少。提起美国人开派对,西托夫斯基说,美国人的派对不利于交谈,因为它常常非常拥挤,并且喝酒太多,而且常常播放着背景音乐,说明派对上的交谈常常没什么意思。

交谈的数量和质量和独处有很大的关系。独处通常是指没人和你一起;但如果你周围有人,可是彼此之间没有交流,那也是一种独处状态。人际交流的主要形式就是谈话,因此我们很可以根据一个人花多少时间和别人交谈这一点,来判定他是否处于独处状态。按照西托夫斯基的研究,美国人花在和他人交谈的时间比别国人少,可见美国人比别国人更习惯于独处。

凡此种种都表明,美国人确实比中国人,乃至比很多国家的人都更习惯独处,更耐得住寂寞。尽管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某些特点仍然有所保留。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不大么同意帖子的观点。
"...好脏好乱好快活,美国是好山好水好寂寞"。不知这两句话出自何处.好像来自网络吧。怎么能将网民吐槽(牢骚)的戏言当真?
这是一个人类学的命题,一篇网文怎能说明白?弄不好反而以讹当真。
1)在对“独处”及爱说话的程度上,欧洲与美国的差别并没有作者认为的那么大。相反,较为公众认可的说法是,在外面英国人更严肃,更讲礼仪,而美国人言谈举止更随便,话也多一点。
2)不可将海明威那样特立独行的处世习惯,等同于大多数美国人的。像他那样的人应该只有文化界的少数精英才那样吧。要不然为什么说“曲高和寡”呢?
3)中国人爱热闹,看你怎么看,他们在公共场所大声喧闹,也可以被认为是不文明的行为,是“吵闹”!而欧洲人在公共场所有这一习惯吗?显然没有。
4)在没有法制或“伪法治”的国度,人们为了个人的利益,只好结成团,结成帮派,互相倾轧,内斗,谋取各自利益。手法也就包括言语示威,壮声势。所以中国人在餐厅等公共场所爱大声喧哗,吵嚷,以达到得到更多“实惠”的目的。

而西方人适应了法制社会(生态),所以无此习惯。
5)美、欧人等也爱参与集体活动,爱与人交流,比如举办party,参加社区志愿者服务。关爱他人,而且慈善捐款的意愿和数量比例远超过大陆中国人。还有政党竞选集会,参入与观看体育比赛。不都是群体活动?但随着互联网的普及,面对面社交的场合、时间可能减少了一些。
6)说中国人比美国人说话多,这个比较接近实际。但原因呢,窃以为并非作者所说的那样。一个公认说法是,中国人比美国人更内向,后者更外向。那外向的美国人为什么比中国人说话少呢,我想,美国人的这种习性应该是由社会制度与个性两方面造成的。由于长期处于言论自由的社会氛围,以及父辈的影响,他们不必像大陆人那样心里有想法不敢说。所以他们说话办事直截了当,不必转弯抹角,这样省时省事,当然废话就少了许多。大陆人话虽多,但大多是家长里短的闲话,套话,废话。正经的话、重要的话,公共场合你是听不到的,除非是在私密场合。所以说大陆中国人内向。另外高层政治政策、决议的制定,也是不公开的,这也可称得上是一种“内向”,暗箱操作。
6)当然西方人更注重个人独处(privacy),也称为个人隐私权,他们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个人自由与权力之一。他自己享受自由,也尊重别人的这种自由(这点很重要)。所以在多数欧洲国家里,你是不能随随便便上朋友或熟人家登门造访的,除非先告知他。中国人以前没有privacy这一概念的。无疑地,爱自由自在是所有人包括中国人的天性。因而在独裁时代,人最大“成就”就是当上皇帝,把其他同胞当奴隶,这样他就可痛享个人自由了,想怎样就怎样,没人管得了。 只是他的“自由”是建筑在亿万奴隶们的不自由之上的。

最后,提勃尔.西托夫斯基所说,应是一家之言吧;这个研究主题不是政治或法律议题,怎能以民调为准?太草率、幼稚了一些。



2016-04-21 20:1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