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刘晓波(胡平)

2017-07-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法新社资料图片)

刘晓波逝世,不少人写文章对之称扬赞颂,还有人提议为刘晓波立碑立像,给街道或广场命名。于是有人发出警告:不要造神封圣。由于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造神运动,这些人对所谓造神封圣格外敏感。不过我要说的是,现在我们对刘晓波的种种颂扬活动,和毛时代的造神运动有根本的不同。

记得在文革之初,针对西方人批评中共搞个人崇拜,毛泽东对来访的美国记者斯诺说,说我是个人崇拜。你们美国人才是个人崇拜多呢!你们的国都就叫作华盛顿。你们的华盛顿所在的那个地方就叫作哥伦比亚区。毛泽东说:你斯诺没有人崇拜你,你就高兴啦?你们美国每个州长、每个总统、每个部长没有一批人崇拜他,怎么混得下去呢?

毛泽东的回应貌似振振有词,其实不堪一驳。关键在于,让人崇拜是一回事,不让人不崇拜是另一回事。共产党的问题,不在于他们过份地称颂他们的领袖,而在于他们因言治罪,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那些对毛泽东不称颂、不崇拜的人。邓小平据说是不搞个人崇拜、甚至反对搞个人崇拜的中共领导人,但是魏京生仅仅是写了一张大字报批评邓小平,就被邓小平抓进大牢。所以,关键不在于是否对某人造神封圣,关键在于是否保障言论自由,是否禁止因言治罪。

现在,一些人对刘晓波给予极高的评价,并准备为刘晓波建立某种形式的纪念物。在这里,一点也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把刘晓波是伟人是圣人的观点用权力强加于人的问题,人们尽可各持己见,见仁见智。在这里,一点也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否定言论自由,把持异议者定罪,对持异议者迫害的问题。这和共产党搞的那一套根本是两回事。

其实,给某些人极高的评价,称之为圣人。这在东西方都有着悠久的传统。例如天主教就有封圣的传统。象圣弗朗西斯、圣安东尼、圣奥古斯丁就是著名的圣人或圣徒。所谓圣人,也不必是一辈子毫无瑕疵、十全十美。例如圣奥古斯丁,年轻时放荡不羁,毛病很多,中年后才信仰基督教,并过起修道院生活,从此潜心向善,至死不渝。在中国古代,孟子就说“人皆可以为尧舜”。王阳明有句名言:“满街都是圣人”。这就是说人都有向善的潜质,只要不断努力,就可以超越平凡,达到圣贤的境界。

在电影《昂山素姬》里,昂山素姬讲过一句话:“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我以为这话讲得很好。在我认识的异议人士中,有不少人品行高洁、意志坚定。在其中,刘晓波本来未必是最优秀的。但一来是其他人先后都离开了中国流亡海外。在自由社会中,他们最美好的品质得不到充分的彰显。二来是刘晓波虽然有不少弱点,但他具有严格的反省精神。刘晓波的反省决不是只停留在纸面上,而且还付诸实践。古今中外倡导精神修养的各种流派,大都强调践行,即按照你的理念去生活,把你的理念变成你的生活方式。只要你遵照理念的要求去坚持过一种不同的生活,那么,不管你开头有多少妄想杂念,只要你坚持下去,久而久之,那些东西自然就淡化了,心灵自然就纯净了。二十多年来,晓波坚守国内,通过更坚定的抗争,更从容的面对苦难,使得自己的精神境界日益进入到更高的层次。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王明阳

临江

维护自己的合法私利也是追求正义。从这个意义讲国内历经千辛万苦坚持多年的访民们也是圣人

2017-07-25 18:3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