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刘晓波与《零八宪章》关系的一点说明(胡平)

2017-08-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刘晓波和妻子刘霞(Public Domain)
刘晓波和妻子刘霞(Public Domain)

现在,一般人都说,刘晓波是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抓捕被判刑的。严格地讲,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因为它无法解释,参与起草《零八宪章》的的人有好几个,首批签署者更多达三百余人,为什么到头来只抓了刘晓波一个人,而且判刑那么重?

前些日子,网上流传一段刘晓波妻子刘霞在2009年2月接受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采访的视频,其中刘霞讲到,刘晓波“没有想到”会因为起草《零八宪章》而被抓。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刘霞说2008年12月8日晚上约11点有公安敲门,“拿了一个东西,没有任何罪名的,没给我,让晓波在上面签字。晓波不签,跟他们吵,晓波说因为你这没有写任何涉嫌什么罪名”。刘霞强调,该份刑事拘留的文件上“没写任何东西”。

这个细节很重要。它表明:当局已经抓人了,可是抓人的理由还没编出来。可见当局是先抓人再找罪名。可见刘晓波这次被抓,并不是因为他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是因为他是刘晓波。也就是说,当局早就决定要抓刘晓波了,《零八宪章》只是个借口而已。

不只是刘晓波自己,其他《零八宪章》的发起人事先也没有想到刘晓波会因《零八宪章》一事被抓。当时他们以为《零八宪章》这件事的风险有限,估计当局不会抓人。另外,《零八宪章》既然是好些人共同发起的,如果要抓的话,少说也得抓三五个“主犯”,不会只抓刘晓波一个人。何况,刘晓波不是执笔人,在法律意义上还不能算“首犯”。

只有一个人预见到了后来发生的一切,那就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刘霞说:“从我看到《零八宪章》那天起,我就告诉他,被抓的人肯定是你,而且就你一个人。而探监的人肯定就是我。”当时刘霞就提醒刘晓波,警察就要来了,晓波不信,还认为刘霞神经过敏。

为什么大家事前都估计错了呢?因为我们囿于过去的经验,认为当局固然从来不是依法办事,但是它要抓人,那总还是要根据我们做了什么特定的事,而且总是会根据各个人在这件事中的作用大小而判处或轻或重的刑罚的。殊不知现在情况变了。现在,当局不是根据“事”去抓“人”,而是先定下抓什么“人”,然后再去随便找个什么“事”做理由。后来我们得知,当局制定了一项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的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也许在2008年,这种做法还没有正式命名列入计划,但实际上已经在实行了。刘晓波既然是当局心目中民间力量的第一号领军人物,所以就成为当局抓捕的第一个。这和《零八宪章》一事有多严重以及刘晓波在其中的作用有多重要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刘晓波的判决书里,当局首先列出的“罪行”是刘晓波在境外网站发表的六篇文章,其次才提到《零八宪章》。在刘晓波被审判前夕,328名《零八宪章》签署者发表声明,表示愿意和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声明说,“如果判处刘晓波先生有罪,也等于判决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罪。我们只有和刘晓波先生共担刑罚”。这么多人“自动投案”,当局竟然不予理睬,一个人都没抓。可见当局之所以抓刘晓波并判处重刑,并不是因为《零八宪章》这件事,而是因为刘晓波这个人是当局心目中民间力量的第一号领军人物。

更能揭示当局“拔旗行动”计划的莫过于浦志强案件。2014年5月3日,十几个人--其中有学者、维权人士和天安门母亲--在北京一处私宅举行纪念六四座谈。第二天,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了五位与会者,他们分别是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和浦志强。其后,前四人先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单单扣下了浦志强。按说在这次活动中,浦志强既不是主要联络人,又不是东道主,也不是主要发言者,但是到头来,浦志强却成为唯一的判罪者,而且他的判决书上居然一个字也没有提到这次座谈会。这就说明,当局早就打定主意要拔掉浦志强这面旗帜,那个座谈会只不过是个由头而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