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一)(胡平)

2015-11-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邓小平(资料图片)
邓小平(资料图片)

中国的改革始于毛泽东去世,四人帮垮台。物极必反,正是毛时代犯下的滔天罪错,形成了改革的最初动力。

中国的改革包括诸多方面,这里我只谈经济改革。

实际上,在当时的中国,上上下下都知道,资本主义远比社会主义好。例如作家王蒙就讲过:“那个时候任何平民都知道只要包产到户就能解决粮食问题,可包产到户是大忌大禁,说包产到户无异谋反。”

下层民众为了生存,铤而走险。安徽小岗村的农民秘密立下生死状,实行包产到户。临近香港的广东保安县,从1949年到1979年三十年间,有一百万人冒着生命危险逃往香港,其中有30万人成功。他们说: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我们用脚投了票。

在上层,一批批高级官员出访北美西欧,为西方社会的富裕繁荣深感震惊。当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访问了英国,发现那里的清洁工的工资竟然是他这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四倍以上。王震说:英国的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福利也很受重视。我们说的共产主义也不过如此。另一位中共高干率团访问加拿大,回来后在家里整整两个星期不说一句话,后来终于对女儿开口。说:人家的生活实在太好了。

中国的经济改革从一开始,就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对于这一性质,那些大力主张经济改革的中共官员们自己是很清楚的。

举一个例子。1979年,袁庚奉命到广东深圳的蛇口,创办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蛇口工业区。袁庚是深圳人, 1949年他曾以解放军炮兵团长的身分带兵“ 解放”深圳。在赴蛇口就任前,袁庚的儿子问父亲:30年前你带兵占领深圳,把那里的私有制变成公有制;30年后你又到那里去搞特区,要把那里的公有制再变回私有制。那你是在干什么呢?袁庚沉吟半天无语,然后说:唉!总不能让中国人老是这么穷嘛!还在八十年代初期,就有一位中共中级官员讲了一句话,流传很广--“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正因为中国的经济改革实际上就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因此它必然导致对共产党革命以及共产党政权合法性的釜底抽薪,自我否定。因为共产党革命和掌权的宗旨就是要消灭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现在中共回过头去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 本主义,这不等於说当年的共产革命是犯了可怕的错误甚至可怕的罪行吗?所谓无产阶级专政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共产党专政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呢?

我们知道,在八十年代,围绕着经济改革的问题,中共内部分为两大派:改革派和保守派。深入考察还可以发现,在那时,几乎所有的主张经济改革的官员,也都是主张政治改革的,例如,袁庚在他的经济特区带头进行了若干民主试验;而那些反对经济改革的官员,也几乎都是反对政治改革的。实际上,保守派之所以反对经济改革,主要是担心经济改革引出的政治后果。他们担心经济改革会导致共产党丧失其专政地位。有位保守派到深圳参观,发现那里的经济发展得非常好,但是他仍然很不高兴,气冲冲地责问:“这还是社会主义吗?”一位年轻官员回答说:只要还是共产党领导,就是社会主义。于是这位保守派就不再责问了。可见,他关心的并不是姓社姓资,而是维护共产党的专制权力。

邓小平的态度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他既要经济改革,又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一方面,他鼓励经济改革,另一方面,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搞一次反对政治自由化的运动。但是,伴随着经济改革的日益深入,越来越多的人们,包括很多中共官员,在抛弃了有关社会主义的经济理念的同时,也合乎逻辑地抛弃了有关社会主义的政治理念,他们越是支持资本主义取向的经济改革,就越是认同自由民主理念。因此,邓小平发动的反对政治自由化的运动,越到后来越是遭受到党内和民间的共同抵制,越来越反不下去。

1988年秋天,中国的经济改革来到十字路口。几位年轻的经济学家在中国最重要的经济学刊物上发表长篇文章,指出,下一步的经济改革“已经触动传统社会主义的若干基本假定和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结构”。此前的经济改革,已经把原来那一套社会主义改得大变模样,但原来那一套的基本框架还没多大触动,当局还可以强词夺理,硬说中国还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可是,下一步的改革就是要改掉那套大框架,一旦实行,你就再也不能说中国还是社会主义了,而一旦经济上抛弃了社会主义。那么政治上的共产党专政也就失去立足之地。

这就大大地激化了党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斗争。改革派要求深化经济改革,同时也要求政治改革。据说在当时,改革派甚至酝酿从宪法里去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重点是坚持党的领导和坚持社会主义);保守派则坚决反对进一步深化经济改革。保守派元老李先念甚至直接向邓小平提出:“赵紫阳不是搞社会主义的,应该让他下台。”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胡耀邦去世,引发了八九民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