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工作报告审议程序发生重大变化,玄机何在? (胡平)

2017-10-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北京大会堂。(AFP)
图为北京大会堂。(AFP)

中纪委官网10日发表文章〈中纪委向十九大工作报告审议程序发生重大变化〉。文章说,中纪委8日举行第八次全会,同意将中纪委工作报告提请十八届七中全会审议,再提交十九大。这份报告之前还经过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审议,而过往中纪委报告是直接提交党代会审查,毋须经过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会议和中央全会同意。

依我之见,习近平采取这种做法,主要是防止十九大会上生变。习近平把本届中纪委的反腐工作视为他的最大政绩,但是他也深知这个最大政绩在党内有很大争议,王岐山早被视为官场公敌。当年毛泽东的权力可谓大矣,然而正像最熟悉毛泽东心理的林彪所说:毛泽东的“最大忧虑在表决时能占多数否”。现在的习近平又如何能不忧虑?在十九大上,最可能引爆冲突的莫过于中纪委工作报告。如果把中纪委工作报告直接提交十九大审查,只怕有代表七嘴八舌,一发而不可收拾,只怕是投票结果不好看,那就麻烦了。

正是出于防止十九大反对势力借中纪委工作报告发难的考虑,所以习近平决定一反惯例,不是把中纪委工作报告直接提交党代会审查,而是让中纪委工作报告先经过政治局常委会审议,达成一致(其间可能做某些修改),然后再把政治局常委会审议的结果交给政治局会议审议,然后再把政治局审议的结果交给中央全会审议,最后才把中央全会审议的结果交给党代会审查。这样,在十九大上,代表们都知道,交给他们审查的中纪委工作报告是得到习近平和党中央充分肯定的,提出异议就是违反了政治纪律。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出于组织纪律,不论他们自己对这份报告有多少异议,他们也必须执行先前中央全会的审议决定,在会上努力消除杂音,引导其他代表们接受这份报告。按理说,党代会本来该是自下而上,这样一来却变成了自上而下。七个常委的意志,首先是习近平本人的意志,就可以变成党代会的意志,哪怕两千多个代表中其实有很多人心怀异议。

现在,中共正在举行十八届七中全会,京西宾馆戒备森严。习近平能否把他的意志加之于中全会并进而加之于十九大,并非没有变数。我要说的是,即便习近平赢得了十九大,也不意味着党内权斗就从此平息。未来仍是多事之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郝雪森

操纵江泽民欺骗胡锦涛玩弄习近平的王沪宁是在幕后最有实权的人
作者:郝雪森
[我去年开学时写了《这位可敬的老奶奶教子可谓名留青史》(习母教训习近平的电话被窃听內容)一文发表在“北京之春”网站后,开始对中共政坛及其动态感兴趣,一年里我用了大部分学余时间进行收集和分析,感觉有必要写点,以揭示中共政坛真相特色]
在古今中外史无前例最大历史罪人毛泽东发动文革浩刧使中共动荡衰退之后,经邓小平仿西经济改革的挽救,逃脱了苏联东欧式的崩溃。但在中共首要的思想政治和路线上,面临“姓社姓资”的争论和危机,也是那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之后上台的江泽民面前的最大难题,摆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王沪宁桌面上,使王沪宁有了对此后中共几届都无法摆脱的实质性的幕后掌控权。中共政治的特色,由黑厢操作私下交易产生的并非人才,所以真正实权操纵在幕后的秘书,特别是政治“智襄”手中。
王沪宁何许人也?他和习近平一路人相同,文革开始时是念小学或刚进初中就停学去“闹革命”的,初中高中均未读却受益于毛泽东文革而逐步青云直上彻底改变了命运的人。有的被保送上“工农兵大学”,有的经文革后超低水平的“高考”进入大学。这类“工农兵大学生”毕业后绝大多数不能真正从事所学专业,也因此有不少人如同习近平投机改行。但大陆“政治系”专业除外,大陆所学马列政治专业的人在绝大多数国家或文明发达国家是无法找到对口工作必定改行的,唯独在大陆却是重用的紧缺“人才”,中共信仰大危机后更是最重用的救党“人才”。这也就是像王沪宁此类“大学生”平步青云的原因,他们最熟悉毛泽东历次运动的宫庭内斗经验,和手段残酷的阶级斗争暴力夺权的“政治学”。要提示一下,如上所述王沪宁这类水平也能平步青云是靠他的中共马列“政治学”资本和头衔,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真才实学,能干实事有点真才实学的或许在他手下秘书班子中可以找到。王沪宁的“真才实学”不过是一个只读四年小学的人,大半辈子在社会上磨炼在中共官场滚打的手段和经验而已(仅这点和王岐山相似)。王沪宁可能至今还不知几何代数物理化学等最初级最基本的概念,也没听过初中语文老师讲课。他们是在毛泽东文革时期受宠的最大受益者,是中共少有的有真正“红色基因”而又有变色龙双重特色的人。
王沪宁是中共自邓小平死后至今,制定中共思想理论政治路线重大决策的人。从1997年邓小平死后三个月他参与撰写江泽民5.29重要讲话开始,他就以不左不右为幌子,策划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的方针路线,在他为邓之后的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制定的纲领“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中国梦“等等之中,只字不提政治体制改革。而实这二十来年也未作丝毫政治体制改革,相反却一步步向毛极左方向倒退。
王沪宁为江泽民提供了“三个代表”一说,从而在政治思想和路线决策上操控江泽民,成为江不得不依赖的首席“智襄”,为江泽民出谋划策,打击党內政敌,以腐败引诱和网罗红色资本家各红色家族形成宠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垄断大陆各大经济命脉,全大陆贪污腐败疯行,把持政坛祸国殃民一二十年。
胡锦涛上台后,王沪宁仍是无法摆脱的首席“智襄”。他又以“科学发展观”装饰门面,由他诱骗而江泽民团伙则威逼,使胡锦涛听从他的“和谐”主张,接受江派大员和既得利益集团胡作非为,延续江派的政治路线,进一步扩大各红色家族的经济侵吞垄断,使人民生存环境严重恶化。
等到习近平上台之后,王沪宁更是将习玩于股掌之中,引入昏梦境地,令其独揽全部大权,也不顾及前台的习近平言行前后矛盾,左右摇摆,举国上下对立,内忧外患。利用反腐打击异己和党内政敌,那些巨贪的党内几个大佬和一大堆红色家族暴发户一个也没抓,打倒的唯一一个红二代薄熙来还是在胡温手上抓的。王沪宁利用习近平的无知愚笨和虚荣心,利令痴昏(没智)学毛搞个人崇拜,逆民意反世潮搞倒退,明显致使习近平给跟随胡耀邦赵紫阳创立改革路线的其父亲习仲勋一记响亮的耳光。 由此可见习近平的确是无知者无所畏惧,愚蠢者易被玩弄。
王沪宁就是如此尽情如意地玩弄习近平,举最近一例,前不久川普第一次参加的联合国大会,本应是习近平最想以世界另一老大身份参加的。但是,习如果去参加联大,王沪宁若照惯例随行,必会如同栗战书一样成为十九大前的暴料焦点众矢之的,若不随行,则必会误为失宠而与进入常委或攀高位无缘,故其令习没去参加联合国大会。对栗战书来说随习参加联大则是有利消除暴料丑闻影响巩固地位的机会,王沪宁则不想要习参加联大所以没去。王沪宁前段时期的入常呼声很高,但在北戴河聚会和王歧山栗战书被暴料之后立即转为低调,就是为躲避锋芒,19大再杀回马枪。再举一例,胡锦涛18大裸退,习近平当时感动得几乎落下眼泪。可是,王沪宁这四五年,教唆习除了打击年老的江派人员,疾尽全力打击“少壮”的胡锦涛的团派大员。若有人问王沪宁为什么恩将仇报,他会说,胡对习有恩可不是对我王沪宁有恩,团派人都上去了我怎么办?所以有说胡锦涛提出党章去掉“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一是打击王沪宁,二是暗地阻止19大党章写入习的啥东东。
王沪宁在这二十余年幕后低调干政,隐藏着他的一大阴谋,就是只有让习近平当傀儡在前台尽力独揽大权,学毛泽东说一不二后,他才能台后操纵实现他的最终目标。若习近平十九大人事按排受阻不能如愿以偿,王沪宁也就基本上玩完了。
王沪宁一个高小肆业生竟是中共二十余年来幕后真正最有实权的人,也许有人不信。但是,想想中共党魁习近平,连他也实际上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生,这又如何解释呢?这就是中共由毛泽东建立的用人特色。毛泽东学秦始皇焚书坑儒, 重用无才无能但很听话的奴才。只不过,若说的好听,王沪宁很像王岐山比习近平江泽民等机灵得多,说的不好听,王沪宁比习近平江泽民等老练狡猾得多。所以中共历史上高层腐败分子政治流氓低庸之辈层出不穷,祸国殃民至今依然,中共倒台绝对为期不远了。 2017.10.16

2017-10-16 16:3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