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的假慈悲(姜维平)

2013-11-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黄奇帆(中)资料照。(AFP)
黄奇帆(中)资料照。(AFP)

中共官场上演技最佳的高手薄熙来,被抹去了脸上的光彩,露出贪腐和枉法的本性,已永远地退出政治舞台,但他的高徒,重庆市长黄奇帆还在位,虽然这一舞台的背景换了,观众还是不少,他还在继续精彩地表演,只不过不像薄熙来当政时那么猖狂和无所顾忌了,那时,有一张他站在直升机旁边的照片很震撼人,他的身边有王立军和紧跟薄“黑打”的警察,黄的秃顶上闪耀着灿烂的光辉,仿佛薄上位总书记,他就是国务院总理了,当时,谁要是说他们将垮台,没几个人首肯,如今,让我说,黄奇帆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他是人格分裂,两面三刀,趋炎附势,罪大恶极的贪官,之所以至今不倒,反衬出孙政才的无能和软弱,以及观众的愚昧和妄从,近期他的一系列活动都显示山城形势的诡异和糟糕。

据重庆官媒报道,10月29日,市长黄奇帆赴部分民营企业进行调研,并召开座谈会听取民营企业家的意见建议,他指出,全市民营企业要善于抓住重庆面临的难得发展机遇,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转型升级,实现更好发展。黄奇帆率市级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行,考察了九州国际汽摩城、东方鑫源控股有限公司、山外山科技有限公司、微晨博问科技有限公司、瀚华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并召开座谈会,听取了市工商联、隆鑫集团、宗申集团、力帆集团、民生教育集团、山外山公司、餐投集团、华宇集团、杜克公司、博赛集团、小康集团、协信控股等单位和企业负责人的发言,了解民营企业发展情况、面临的困难。

为什么要罗列这么多民企的名子?为什么此时黄市长高调访问民企?我想,这是基于当地的形势,无疑地,一个地区经济发展和老百姓就业,既离不开国企,也离不开民企,而薄熙来曾以“唱红打黑”为借口,虚构了640个“黑社会”,使重庆民企,也就是经济的“半壁江山”,蒙受了灭顶之灾,但中国民企老板大都很聪明,我不讲真话,也不管别人的事,先悄悄地移民和转移财产算了,这叫“用脚投票”,现在,重庆有两种人这样做,除了老板,就是官员,前者担心再变成李俊,后者怕成了文强,因此,移居或子女留学海外的人尤其多,这一现实归罪于薄王的徇私枉法,也归罪于重庆对冤假错案申诉的抵制和遮掩,而黄市长开个会,不过是两面派的表演的小节目而已。

现在,薄王已经判刑,如果说,过去只有不多的人指责他“黑打”,践踏法律,有点寡淡,那么如今已披露的事实足证,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及“四大金刚”和“091专案组”,是具备“四个特征”的典型的“黑社会”组织,它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仅次于“六四事件”,他已经彻底地摧毁了中国民企的信心,这一点应当是大多数人的结论。因此,如果黄奇帆真的是薄熙来时代的“卧底”,或者有一点良知和责任感和正义感,就应当坚决地平反冤假错案;如果孙政才有一点胡耀邦的勇气和志向,就应当果断地引导法院,纠正错案,释放所有的正在服刑的所谓“黑老大”,老n,以及被强加罪名的”黑社会”成员。就算孙书记不了解情况,但黄奇帆在重庆工作时间不短,难道不掌握真相吗?不是的,他是薄熙来为首的“黑社会”的骨干,这样的人怎么能纠正薄搞的假案?他对民企只能是再忽悠,假慈悲。孙政才只能受骗上当,被他牵着鼻子走。

由于黄奇帆,张轩等官员,不愿给遭“黑打”的人平反,就必须搞“花架子”,而搞这一套,薄熙来最拿手,黄,张等党羽最轻车熟路,所以,薄王倒台了,统计局还是“谎言制造局”,官媒说,据介绍,今年1-9月,全市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4230亿元,占全市的“鸡的屁”49%,同比增长14.7%,高出公有经济增速2.7个百分点,对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59%。黄奇帆说,直辖以来,重庆民营经济始终保持了活跃发展的态势,为全市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近年来,全市民营经济呈快速增长势头,民营企业数量年均增长15%以上,重庆民企在房地产、金融,餐饮、汽摩通机等领域表现突出,在全国已有较大的影响力。

这等于说,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不但没影响经济发展,而且有力地促进了民企的发展,这是真的吗?或者说统计数字造假,或者说薄熙来判得冤,二者必居其一,我相信前者,因为2012年2月7日,王立军夜奔美领馆的第二天,重庆华龙网就发表了一篇关于“平安重庆”的奇文,如果是真的,何来公安局长大逃亡,何来黄奇帆的成都之行?过去是跟着薄熙来吹牛皮,在凤凰卫视上摇唇鼓舌,现在,是借着江泽民的余威,继续胡说八道,既然民营经济如此之佳,还开什么会?既然“黑打”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何不在全国推广“重庆经验”?既然拥戴薄熙来是“老大”,何必在张德江面前流下“鳄鱼”的眼泪。

官媒表示,黄奇帆说,当前,民营企业在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国际市场需求萎缩,国内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油电煤气运等要素成本提高,招工难、流失率高,融资难、融资贵,缺少资本的市场化补充机制导致企业资本金不足等。要解决这些问题,根本上还得靠改革,只有不断深化改革,坚持创新,才能克服困难,推动企业更好发展。对此,黄还大言不惭地支了三招,但我想起以前黄市长的言行,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作为同僚,薄熙来肆意妄为之时,他没有劝阻和力谏,而是说两人“配合默契,如鱼得水”;当薄熙来抢夺老百姓的土地,巧取豪夺之时,他抛出“6年半买房”的“空心馅饼”骗人;当薄熙来逼迫李俊等民企老板流亡海外之际,黄奇帆在北大发表演讲,声称640个“黑社会”具备刑法规定的“四个特征”;当薄熙来发动地方武装包围美领馆,企图分裂国家之时,黄奇帆冲锋在前,为薄熙来卖命;当美国底特律臭遍世界,已经破产,房子卖出“白菜价”之时,黄市长却在薄倒台后的一个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学习底特律汽车城”的荒唐口号,等等,这样一个无法无天,不学无术,没有道德底线的贪官,为什么还在位?为什么还不立即把他抓起来判刑?为什么还叫他继续“忽悠”重庆的民企?

原来,黄奇帆来自上海,是江泽民的嫡系,是吴邦国的哥们,许多京城大佬的子女在山城做生意,搞地皮,批项目,找银行贷款,减免税收,与各级官员权钱交易,都与黄奇帆有密切的关系,据重庆消息人士称,罗干等高官的子女在重庆多年经商发财,都与黄奇帆的支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薄熙来垮台,江泽民却起死回生,还在利用余威,左右中南海的政局,同样的腐败和“站错队”行为,如果沾在别人身上,一定要坐牢,但黄奇帆是“六朝元老”,成了“不倒翁”,不仅至今不忏悔,不低调,而且还成了温家宝的嫡系孙政才的助手,好像给外界的感觉是,黄是出类拔萃的经济专家,谁当书记都离不开他,他是真正的说了算的地方官。

但是,从黄奇帆一系列言行的比较和分析中看出,他犯下滔天大罪而不被追究,主要原因在于体制,中共的党务政务两套人马并驾齐驱的人事格局,造就了一大批懒汉,他们只想察言观色,升官发财,像孙政才这样的人,也许做学问还不错,要在重庆干出点成绩,至少目前看,还是一个庸才,18大结束和薄案收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应当知道,治国安邦关键在于法律的公平和正义,而冤假错案久拖不翻,民企不振,人心思动,税收减少,就是因为“黑打”造成的,如果能平反冤假错案,就能重振民企老板的信心,让他们知道,共产党内还有胡耀邦式的好人,但他却迟迟不做为,奇怪的是,竟然悄悄地,神奇地平反了几乎所有的遭“黑打”的警察,难道首当其冲,给薄王充当鹰犬的警察,在平反方面也有优先权?

不错,确有一些警察抵制王立军而蒙冤,但与民企老板和员工比较,与彭治民和曾智强,李俊,陈明亮,黎强等人比较,有天壤之别,警察也应当平反,但没有优先的特权。为什么不接受遭受“黑打”的民企的申诉?难道国家的法律是儿戏和摆设?如果说以前司法不公,徇私枉法,是薄王造成的,那么,如今遮掩和阻挡平反是谁造成的?回顾薄当政五年,抓了640个“黑社会”,抢夺了数以亿计的民脂民膏,组建了270多个专案组,公检法形同虚设,为冤假错案大开方便之门,这些国家的工作人员,都没读过《刑事诉讼法》和《刑法》吗?都不知道重庆的律师赵长青是吃哪碗饭的?还是直说了吧,管他谁当书记,黄奇帆还得靠警察恐吓人民,所以警察得罪不起,借着薄案尘埃落定,黄奇帆送了人情,他先把警察安抚好,要他们继续“高压维稳”,而对老百姓的冤案,就放在一边了,黄奇帆想,不老实再抓,反正不叫“黑社会”,变个罪名就行了。
仔细察看黄市长开会时的上述名单,没有一家属于“黑打”的行列,只是给王立军发致敬电的季承翰没了,听说他跑了,也不知真假,这足以说明黄是任人惟亲,哪个行业都有顺民和“拍马屁”的,不论是过去听薄的,还是如今听孙的,都与黄骨头连着筋,黄奇帆在重庆国企民企都有心腹,把这些哥们找出来,装装样子,发发文书,唱唱颂歌,易如翻掌,既可以掩人耳目,虚构和淡化民企经济的严峻形势,又可以欺上瞒下,引导愚民遗忘薄王乱法的旧事,这一招不是假慈悲是什么?

请人们切莫忘记一句典型的重庆流行语,它曾经概括了那个令人毛骨悚人的年代:这里是红岩,是渣滓洞,是白宫馆,但没有江姐。不论黄市长多么能狡辩,有一点是明显的,是共认的,“红岩”曾变成“黑岩”,因为上面留着许多无辜的老百姓的鲜血,而薄熙来,黄奇帆,王立军,“四大金刚”等人,也留下黑色的血迹,总有一天,人们将拨去铁山坪的云雾,清算他们的罪行。奉劝读者重读笔者在2011年12月9日写的旧作《今日红岩谁来写》,那不是“事后诸葛亮”的“门后耍大刀”,那是面对强权发出的喷射着血泪的呐喊,黄奇帆必将在它的余音中倒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