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希望(刘荻)

1.希望不是科学,不是真理,无所谓真实与虚假。希望本来就是有可能实现也有可能不实现的。希望的真实与虚假是无法在希望实现之前得到证实的;而一旦希望变成现实,希望也就不再是希望了。
2012-12-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希望的真实与虚假无法在希望实现之前得到证实,原因在于我们无法预言未来。社会是一个复杂的非线性系统,在这样一个系统中,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可能导致地球背面的一场风暴;在这样一个系统中,重大的事件不需要有重大的诱因就可能发生,小人物也可能产生大影响。对这样一个系统来说,要想分析清楚其中的全部因果关系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因为每个人都只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不可能掌握整个系统的全部复杂性,也不可能跳出系统之外去看这个系统;要想知道系统运行的结果,唯一的方法就是运行这个系统,没有更快的方法可以预知结果。在社会这个复杂系统中,任何一件事如果没有发生,你永远都能找到一大堆理由来证明这件事注定不会发生;但是如果这件事发生了,你也永远都能找到一大堆理由来证明这件事注定要发生。而且同一个理由往往能够被用来支持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因此预言未来的尝试总是要失败的,我们所能做的只是事后诸葛亮,为已经发生的事寻找理由。

3.希望的意义在于行动。正如鲁迅所言:“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预言未来的最佳方式就是创造未来。希望的真伪只有在不断的行动和尝试中才能得到验证。如果不采取行动,那么一切希望都是虚假的。另一方面,即使是“虚假希望”,但只要能够带来真实而有意义的行动,希望也就是有意义的。举例来说,如果没有2003年开始的对于“胡温新政”的“虚假希望”,恐怕就没有后来蓬勃发展的维权运动。

4.希望固然不一定能够变成现实,正如哈耶克所说,历史是人行动的结果而不是人设计的结果。能够变成现实的希望恐怕只占很小的一部分。这就好比企业家们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开发新产品、发明新的生产方式、开拓新的市场,然而企业家们的创新活动中可能只有百分之一能够成功,但就是这百分之一的成功创新改变了世界。这也好比我们的祖先在森林中和草原上打猎,可能许多天一无所获,但也很有可能某一天就打到一头猛犸像,足够整个部落吃很多天。希望为我们的行动提供了愿景和动力,让我们不惧失败,不断尝试。尝试就算失败,也比压根没有尝试过要好,而且失败也可以教给我们许多东西。有些人喜欢说:“丢掉幻想,准备战斗。”然而在很多情况下,正是幻想让我们去战斗。丢掉幻想,可能也就丢掉了战斗的动力。

5.有些人认为期盼政改是所谓的“虚假希望”,然而真正重要的是这种希望能够带来哪些行动。期盼政改,也有可能因此而积极行动,推动中国的政治现代化进程;期盼革命,也有可能仅仅停留于幻想而无所作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