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唯色)

2013-05-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拉萨独特风貌正在面临“被现代化”的整治 (唯色博客)
图片:拉萨独特风貌正在面临“被现代化”的整治 (唯色博客)

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去拉萨的游客在新浪微博上写到:“今天搞清楚原来拉萨目标是要建设成丽江那样纸醉金迷鬼哭狼嚎的旅游城市,所有老城里的摊贩、客栈……低端服务都要搬出老城,取而代之高端古董工艺品店和酒店,而且所有老街房子要立面统一招牌统一,难道中国城市就只有这一种SB韩式美容的整改办法吗?”

注意到游客发的照片中,有正在修盖的“八廓商城”(原城关区政府所在处,位于环绕大昭寺的八廓转经道的东北面,与通常所称的八廓街相距很近,同在拉萨老城内)的“工程概况”,介绍其规模占地15万平方米,仅地下停车位就有1117个。而去年末开张营业的“神力•时代广场”,就盖在拉萨老城的北面,是官商合作的庞然商场,因日夜不停抽取地下水两年多,令拉萨人心惶惶,担心会导致拉萨老城有裂缝、下陷甚至天坑的危险。事实上,现已出现多处裂缝、掘地无水等状况。如今当局要在老城另一处盖大型商城,建地下停车场……这是不是意味着,拉萨被各种饿鬼卷入毁灭之势已难挡?

曾记得,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布达拉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1996年,布达拉宫下面延续千百年烟火的雪村被搬迁,同时仿造与中国各地千篇一律、展示极权威力的广场,使失去了雪村的布达拉宫凸显致命的缺陷。

2000年和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大昭寺和罗布林卡作为布达拉宫的扩展项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拉萨具有宗教、历史与人文价值的神圣之处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名义上可以获得理所当然的保护。但2002年,状如炮弹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便耸立在广场上,与布达拉宫遥遥相对,深深地刺痛了藏人的心。2007年,布达拉宫被世界遗产大会“黄牌警告”,批评因过分追求旅游收益、随意开发却不承担责任和兑现承诺,将可能被吊销“世界遗产”的称号。

遗憾的是,而今布达拉宫不但被继续过度的旅游开发,在每年数百万计且不断增加的游客足下岌岌可危,甚至拉萨老城也在追求“国际旅游城市”的过程中被改变面貌,不仅开肠破肚,还遭釜底抽薪。正如藏人艺术家邝老五的评价:“在物质引诱和权力诱招面前,文化的独特性在丧失,城市的相似处却在叠加,在这些看似蓬勃繁荣的背后,早被抽空了内容的老拉萨城已是昨日黄花,再也找不到古朴的有着岁月痕迹的东西了。”

多年前,一位致力于修复拉萨老城的德国人安德烈•亚历山大(Andre Alexander)和他成立的西藏文化发展公益基金会(THF),从1996年至2002年,拯救了拉萨以及附近76座历史性的传统建筑,并披露真相说,“于1980年始,在城市建设的过程中,使老城区的古旧建筑和街区遭到了不断的破坏。”“从1993年起,每年平均有35座历史建筑被拆除。如保持这种速度,剩下的历史建筑将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消失殆尽。”由于他们出色的修复工作及见证全然拂逆当权者的意志,最终被一心追求利益的西藏当局逐出拉萨。

从“八廓商城”的“工程概况”上看到,八廓街区的整治目标是“净化、疏散、改造、提升”。而了解到的事实是,老城改建分作几大块:老城中心即环绕大昭寺的八廓转经道被彻底清场,所有摊贩将被搬至新盖的“八廓商城”内,沿街原住民则全部被迁至拉萨西郊堆龙德庆县,迅速搬迁的住户可得两至三万元补助,不搬迁的就是政治问题,听说有位不肯搬的拉萨老人都疯了,而腾出的空房、空院子则用来招商引资,设作商店酒店酒吧画店展览馆之类;老城的其他街巷和寺院,如小昭寺前面将开辟大片广场,周遭住户同样被搬迁远郊;老城东北角,原城关区政府所在处即改建“八廓商城”,等等。

固然,原本有着宗教意义的帕廓不会就此变成空空荡荡的街,却会变成专为游客而存在的熙来攘往的街,但不再是藏人转经朝圣磕长头的街了,即便有磕长头的朝圣者,也是给游客助兴的背景……一个个灾难接踵而至,拉萨的下场实在惨烈。历史上,拉萨从来没有过矿难,如今发生矿难了。历史上,拉萨河从来没有过被截流而干涸,如今干涸得连鱼都死了。历史上,拉萨老城从来不是为游客而存在的景点,如今正被改造成丽江四方街及“香格里拉”独克宗模式。会不会很快有一天,这山寨版的“拉萨老城”就该收门票了?

消失的,比其他的消失更快。涌入的,比其他的涌入更多。安德烈先生曾伤感地写到:“每去一次,老房都在明显减少——一石一砖,一巷一街,连狗也在‘失踪’……”而如今,一个被权贵者商业化的拉萨新城正在取而代之。从此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许多人都深爱的那片余剩不多的拉萨风景消失了。从此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许多人的生命都与其交融的拉萨记忆被覆盖了。正如网友所痛斥:“拆古建,挖地道,建天桥,截吉曲(拉萨河),抽地下水……他们真是饿鬼投生啊,能带走的全带走,带不走的全毁掉!”

需要指出的是,这几年,境内外121位藏人的自焚成为“西藏问题”最突出的事件。无论是国际社会有限的关注,还是流亡西藏政府的焦点,全都集中于此。而藏人社会面临的其他灾难和危险却被忽略,比如目前,拉萨老城的毁灭迫在眉睫,若在过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会“黄牌警告”,但现在也不管不顾了。

不过,中国政府对藏人自焚是重视的。就在去年5月27日,两位藏人在大昭寺与八廓街派出所之间自焚后,八廓派出所立即升级为“八廓古城公安局”,两位藏人自焚前投宿的“满斋酒店”则被当局没收,改设为“拉萨市八廓古城管理委员会”,甚至拉萨老城也被命名为“八廓古城”,然而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八廓古城”,但当局由此开始的大规模老城改建,其实是一石二鸟,更有“维稳”的目的和安排。如今,饱经沧桑的大昭寺前,没有了从边远的康和安多磕着长头到拉萨的朝圣者,没有了日日燃着千盏万盏酥油供灯的灯房,有的只是藏人房顶上的狙击手和广场上全副武装的巡逻兵,有的只是官商勾结的巨大商场接踵开业,商场门前血红色的充气塑料圆柱正在风中炫耀着暴发户的粗俗和入侵。

四十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通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时,认为“不论遗产属于哪国的控制范围内,这类罕见文化遗产或自然遗产具有突出的重要性,是人类无法替代的财产,对全世界人类都是很重要的,很珍贵的,任何文化遗产或自然遗产的一旦坏变或丢失,都会产生使全世界遗产枯竭的有害影响,因而需作为全人类共同加以保护。”

故此,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等全球相关组织,请制止如此可怕的“现代化”对古城拉萨的风景、人文和生态犯下不可饶恕的、无法估量的罪过!

呼吁全世界众多的研究藏学、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和机构,请关注现今眼下拉萨老城所面临的万劫不复的厄运。

期望各界人士展开拯救拉萨老城的行动!

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

救救拉萨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