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见这个火……”——记三个月里的4位自焚藏人(唯色)

2017-05-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3-5月自焚抗议的四位藏人:白玛坚参、旺久次旦、恰多嘉、嘉央洛赛。因旺久次旦和恰多嘉没有照片传出,以日本艺术家Tomoyo Ihaya(井早智代)为他们的绘画替代。(唯色提供)
2017年3-5月自焚抗议的四位藏人:白玛坚参、旺久次旦、恰多嘉、嘉央洛赛。因旺久次旦和恰多嘉没有照片传出,以日本艺术家Tomoyo Ihaya(井早智代)为他们的绘画替代。(唯色提供)

从似乎非常遥远的藏地,又传来一位藏人自焚牺牲的消息。这是目前所知的,发生在今年三个月里的,以这样决绝的方式表达抗议的第4位藏人。他的生前照片与消息同时出现:是一位穿绛红袈裟的年轻僧人,面容纯净而美好,手持笔记本电脑并写着什么。

推特上,美国艺术家Ian Boyden用中文写道:“几年前,我正在研究森林火灾。火灭绝以后,很久以后,树根部还在烧在地下。你看不见这个火。这些地下火是最危险的。烧,烧,烧。突然喷火,一棵树就烧燃。我觉得图伯特的根源是这样烧燃的。树林,那可以说有人林。恸。恸林。牺牲林。”

是的,“你看不见这个火”。这在地下烧着的火。表面上,人们都看不见,都以为火灭了。但火还在燃烧着。图伯特的暗火一直燃烧着,并没有熄灭,只是世人装作看不见。我曾在去年岁末的文章《记2016年自焚抗议的4位藏人》中写过:“……这是我们作为人类必须铭记的。”我也在今年三月的一首诗中写过:“火焰若明若暗,这是我受限的视角所致。/若在近处,无法靠近,那景象会令人心碎。”“我低头记录着忽起忽灭的火焰。/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还不止!”

容我继续记录吧。

这4位自焚者,都是图伯特境内的藏人,包括1位僧人、1位中学生、两位农牧民。都是男性。年龄最大的30岁,最小的16岁。已知两人牺牲,两人生死不明。

也因此,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5月19日,在境内藏地有149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6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55位藏人自焚,包括26位女性。其中,我们所知道的,已有132人牺牲,包括境内藏地128人,境外4人。

时间上,3月1起,4月1起,5月两起。

地域上,发生在图伯特境内的康区和安多地区:康区娘绒(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1起,康区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1起,安多桑曲(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1起,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1起。

这4位自焚藏人的名字是:白玛坚参(Pema Gyaltsen),24岁,农牧民,生死不明;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30岁,农牧民,生死不明;恰多嘉(Chagdor kyab),16岁,中学生,牺牲;嘉央洛赛(Jamyang Losal),22岁,僧人,牺牲。

这4位自焚藏人,有两人的生前照片传出,有一人的自焚现场照片及很短的视频传出。没有遗言、遗书传出。已知当地多位藏人遭拘捕。当局发出警告,凡通过微信等向境外发送自焚讯息、图片和视频,将至少处以十五年有期徒刑。

以下是依据媒体报道,所整理的4位自焚藏人的讯息:

1、白玛坚参(Pema Gyaltsen):

康区娘绒(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麻日乡下依村农牧民,24岁。

2017年3月18日下午约四时,在甘孜县城的一个三岔路口,白玛坚参点火自焚,呼喊口号。随即被军警灭火,强行带走,清理并封锁现场。现场目睹者被驱赶。白玛坚参的亲友到甘孜县公安局要求交还却遭拘押一夜,并遭毒打,部分人被打成重伤。

白玛坚参又称白坚,是家里五个孩子中的长子,父亲名旺杰,母亲名玉拉。因家境贫穷,他未上过学,以务农放牧为生,性格温和,尊老爱幼,很有慈悲心,戒荤吃素已五年。他的大弟和大妹已成家,他尚未结婚,在家照顾父母和两个妹妹。

白玛坚参自焚后,当局封锁了甘孜县和新龙县的电话、网络等通讯数日,并实施其他严控严防措施。

目前,白玛坚参生死不明,没有他的更多消息传出。他是新龙县第2位自焚抗议者。

2、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

康区娘绒(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银多乡阿色村农牧民,30岁。

2017年4月15日早上七点多,在甘孜县城的大街上,旺久次旦点火自焚,呼喊口号。随即被军警灭火,强行带走,清理并封锁现场。因是早上发生的自焚,现场目睹者不多。

旺久次旦的家庭状况不明。

旺久次旦自焚后,当局立即增派军警,虽没有封锁网络,但实施严密监控,封杀有关自焚讯息。并限制当地藏人的行动自由。凡进入甘孜县城的藏人,必须出示村、乡、县批准的三份证明。

目前,旺久次旦生死不明(也有消息说他已牺牲)。他是新龙县第3位自焚抗议者。

3、恰多嘉(Chagdor kyab):

安多桑曲(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博拉乡中学生,16岁。

2017年5月2日,在夏河县博拉乡博拉寺,恰多嘉在朝佛转经之后点火自焚,呼喊“祈祷尊者达赖喇嘛永久住世”、“西藏要自由”、“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倒下后仍喊着口号。随即被军警灭火,强行带走。恰多嘉于途中牺牲,遗体被军队火化,骨灰未交给家人。

之后,他的父亲索巴和母亲卓玛措及姐姐被警方传讯。隔日,他的父母被拘捕,至今未获释。家中的一辆汽车和一辆摩托车被没收。他的一位同学也遭拘捕。当地寺院被警告不准为恰多嘉举办超度祈福法会。

恰多嘉是夏河县第21位自焚抗议者。

4、嘉央洛赛(Jamyang Losal):

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昴拉乡格典(音译)寺僧人,22岁。

2017年5月19日凌晨5点左右,在尖扎县人民医院附近,嘉央洛赛点火自焚,当场牺牲。遗体被军警强行抬走。他的家人到县公安局索要遗体,却遭拒绝。据悉遗体已被当局火化,骨灰是否交与家人尚不知。

嘉央洛赛是尖扎县昴拉乡东加村人,出家格典寺这座小寺已多年。他曾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被警方拘押过十天。

嘉央洛赛自焚后,当局立即在当地部署大批军警实施严控严防,所以无法了解更多详情。

嘉央洛赛是尖扎县第2位自焚抗议者。

……

“我低头记录着忽起忽灭的火焰。

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还不止!

但万籁俱寂,‘蘸上墨水禁不住哭泣!’

却又似乎望见:灰烬中,重生的灵魂美丽无比。”(唯色《故乡的火焰》)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f'sa'f

s'd'f

。。。就不能好好生活 ,别搞得跟邪教一样好嘛。。国内也没有糟糕到没有生活,不要老是跟一些发达的国家比,看看非洲国家。。。。这么年轻就失去生命。。。。。。。

2017-05-23 05:22

匿名游客

这些自焚者都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死不足惜。

2017-05-22 20:50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