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呼吁释放六四示威者 中国政府表示强烈不满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6月3日晚间发表“天安门广场事件23周年声明”,“鼓励”中国政府释放所有因为参加示威而被判刑和关押者;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对并指责美国政府“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先生,以及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对此进行了讨论。
2012-06-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记者:“非常感谢二位参加我们今天的访谈节目。美国国务院在六四23周年纪念日前夕,发表声明缅怀逝去的无辜生命。并且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六四在押犯,并且公开所有受害人名单。我们知道在之前的六四事件纪念日美国国务院也发表过类似的声明。我想首先请教一下王军涛先生,您觉得在今年大的政治局势之下,今年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王军涛:“我觉得今年发布的声明的特别意义有两点:第一点,从中国政治局势发展看,中国现在处在一个转折点。最近发生了两起震惊世界的事件:一个是薄熙来案件;还有一个就是陈光诚事件。两件事件在两个方面标志着中国的一个变化,就是共产党在急剧地烂下去,它的合法性和它的执政能力现在都受到了严重的质疑;另一方面中国民间运动中这样顽强的生命力和水准正在展现在世界面前。这是第一个意义;第二,美国政府及时捕捉到了这样一个信息,在这个的时候提出六四问题,实际上通过六四以及其它的问题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些要求,顺应了中国国内局势的发展需要,同时也是本着美国一贯的价值准则,这样来做会给中国一个适当的压力,促使中国的政治局势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记者:“美国国务院的声明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六四的在押犯,并且公开所有受害人的名单。据人权观察组织估计,大约有几十名中国公民仍然因为参加天安门抗议而被继续关押着。我想请教一下陈破空先生,您对六四过去了23周年还是有人因为六四这件事情被关押在监牢里,您是怎么看的?”

陈破空:“据我的推断,中国政府当初可能以某种刑事及罪名来关押这些犯人。当初的一些罪名比如说打砸抢、所谓纵火等这些罪名。但是这些罪名在当初缺乏健全的司法体制,而且也没有律师正常辩护的情况下,仓促做出了判决,我认为是有相当的瑕疵,这些案件都应该予以重审。在当时的情况下,结合了这样的大形势。六四一方是要求民主运动,民众有这方面的诉求,另一方政府是以坦克和军队血腥镇压的情况下,即便有一些刑事罪名发生了,也应该得到一个公正的审理。而且其中有相当部分我相信是冤枉的,是强加的刑事罪名,比如说他们的身份可能是工人、一般的市民,或者是其他的社会人员他们可能参与了堵截军车或者砸军车的事件而导致了这个刑事罪名。我想这些罪名在很大程度上都不成立。当六四翻案得到历史翻案的时候,我想这些相应的案子,不光是以政治罪名还是刑事罪名,这些判案的人都应该得到一个公正的审理和一个公开的平反。”

记者:“对美国国务院的这份声明,中国政府说他们表示强烈的不满,下面我们一起来听一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的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美方这种罔顾事实,年复一年发表声明的做法,无端指责中国政府,粗暴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地不满和坚决的反对。”

记者:“我想请教一下王军涛先生,中方的反应是不是在您的预料之中呢?”

王军涛:“我觉得中方政府的反应当然在预料之中。这与它们一贯的做法是相一致的。因为这个政权它现在极度的虚弱,它正是处于对美国政府这样一个反应的惧怕,所以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反应。而且我觉得中国政府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国政府现在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而联合国组织的建立就是总结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认识到如果国际社会没有一个集体的协调的机制的话,就没有办法保证世界的和平。而每个国家内部的事务同样关系到其他国家的和平和健康的发展。基于这样联合国设置了安全理事会,安全理事会就是决定在什么情况下国际社会对于某一个国家内政进行军事干预的一个机制,不光是维持国与国之间的和平。”

记者:“今年的纪念六四前夕,不管是北京的王府井的街道还是在网络上,网络上不但是像六四这样的敏感词不能搜索,像二十三之类的词也成为敏感词。我想请教一下陈破空先生,您是怎么看待中国当局这种草木皆兵戒备森严的做法的呢?”

陈破空:“六四已经23周年了,他们年年都这样做。但是今年他们这样做让人更加感到失望。因为今年对中国来说发生了很多重大的事情,他们的十八大就要召开,领导人的换届就在眼前。另外发生了像王立军这样的叛逃案、像薄熙来这样的重大腐败案、还有陈光诚事件引起了国际上的轰动。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领导层应该如果受到国际社会的鞭策或者民家呼声的推动的话,在六四上应该有所松动。而民间有这个期待,国际社会有这个期待。而且在六四之前也传出说温家宝要推动平反六四的呼声,或者中共党内有很大的动静。但是当六四到来的时候,中共还是一如既往地采取封杀、打压和迫害六四的这些动作。我想这是与民意背道而驰,与国际社会的呼声也背道而驰,这是相当令人失望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像在贵州、福建都有人公开打出旗帜来纪念六四,也就是说人民越来越不惧怕了。而且我们看到上海证券交易市场从收盘指数和涨幅都排出了八九六四这样的数字。如果这样的数字是人为的话,只能说反映了民间的呼声;如果说不是人为的话,那就反映了某种天意。我想中国政府是应该悬崖勒马,而且是应该猛醒的时候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先生以及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对美国国务院六四前夕发表“天安门广场23周年声明”进行的讨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