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法国的中国民运组织发起纪念“六四”活动

2013-06-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姜友陆(大纪元网站)
图片:姜友陆(大纪元网站)
Photo: RFA

六月四号晚上,以法国的人权团体和关心中国的各界人士为主发起组织的六四纪念活动在巴黎圣米歇尔广场举行。

流亡法国的民运组织,异议人士团体六月一号在巴黎人权广场,二号在十九区美丽城分别举办了两场大型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的活动。六月四号,在纪念日当天,尽管是星期二、工作日,但是以法国社会的人权团体和关心中国的各界人士为主组织傍晚五点钟在巴黎的圣米歇尔广场组织举办了规模最大的一场纪念活动。流亡巴黎的各异议人士团体以及当地的侨民一些团体、个人也参加了这个纪念活动。记者在晚上六点半采访了人在现场的七十七岁的著名知识分子姜友陆先生。

姜友陆先生在八零年就利用到巴黎进行学术交流的机会宣布彻底抛弃共产党政府。从六月一号开始他不顾劳累参加了所有三个纪念活动。关于正在进行的活动,他对记者介绍说,“现在会议人还很不少,特别是有很多法国人。中国人也很多,但是大多数是法国人,因为这是汉学家候芷明教授组织起来的。有很多中国学专家,就是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还有一些个国际组织。我们这个会是由藏汉协会的张一梦小姐主持的。开始候芷明教授和张健都讲了话,我也讲了话,后来还有孙维邦,国际记者无疆界的本杰明,亚洲部负责人,还有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研究员白夏先生,西藏流亡政府的成员,藏族作家协会主席朗嘉。”

七点钟散会后,记者采访了参与组织这个活动的法国著名汉学家候芷明教授。关于她为什么二十四年来一直积极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活动,支援中国的民主运动,候芷明教授说,“我的中国朋友说,你永远不能够放弃,所以我就服从了他们的命令。这个当然是有点开玩笑,但是却是真的。因为我一九七八年就认识了魏京生、任畹町和徐文立。我和他们关系很好,结果他们被逮捕进了监狱,在监狱里面关了十八年、十九年,如魏京生、徐文立。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能不为他们呼吁,要求释放他们。他们还在坐牢,八九就发生了。八九是我们全世界的一个大灾难。这不光是中国老百姓的灾难,而且是全世界的。因为我们看到是一个独裁制度,它怎么能够镇压自己的老百姓而不受到全世界的惩罚而继续是执政党。”

候芷明教授说,纪念六四不仅只是中国人的事情,它对于国际社会,全世界的民众都具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如果这样的一个独裁制度还可以继续搞下去,那么我们人类,整个人类都会面临一个巨大的危险。因为我们生活的民主虽然是一个很好的制度,但是它并非是一个能够免疫,完全不能够被消灭掉的制度。有的民主已经被消灭掉,有的处于危险,你看俄国的民主制就非常脆弱,现在有很多现象已经不再像一个民主制度那样了。所以中国政府通过他的经济发展,经济‘成就’和它的特别顽固的独裁制度给全世界提供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例子,那就是独裁制度不一定。所以我们整个世界的人都必须一起纪念六四,纪念六四这个可怕的后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