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谈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和普世关怀

2015-08-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海牙第二届中国之路研讨会上,前排席海明(左二)、魏京生(左三)、薛伟(右一)(天溢摄)
在海牙第二届中国之路研讨会上,前排席海明(左二)、魏京生(左三)、薛伟(右一)(天溢摄)
Photo: RFA

最近几年,民族问题越来越多地引起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关注。著名蒙古族维权人士席海明先生在第二届中国之路研讨会上谈了民主与民族问题的关系,以及在这个问题上他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理解。

最近几年,由于不断地有藏族人士为了抗议中共政府的西藏政策而采取了自焚的形式,在维吾尔族地区更不断有不同形式的暴力镇压及暴力反抗事件发生,因此中国的民族问题越来越引起欧洲和国际社会的关注。上周在荷兰海牙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之路研讨会”上,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主席席海明先生特别就民族问题和中国民主化的关系做了报告。在报告中,他着重介绍了他在达赖喇嘛的影响下,流亡德国后的思想变化。为此,在报告后,记者采访了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首先介绍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对他的影响。对此,他说,“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最早是在一九八七年的斯特拉斯堡会议上提出了五条和平建议,在这个基础上后来行成了他的中间道路的方针和路线。当时我是坚持独立主张,最初我没有接受中间路线,后来经过观察和思考。此外我来到德国也已经二十多年了,对普世价值、人权为最高原则的了解和思考,还有在东欧解体后,尤其是对于南斯拉夫发生的种族仇恨和冲突的观察和思考,使我我逐渐接受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和思想。”

对于达赖喇嘛对于他个人及蒙古族生存问题的关心,席海明先生特别介绍说,“而且达赖喇嘛对我个人也非常关注和关心。此外他也对我们蒙古族的命运非常非常关心。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蒙古和西藏是一个母亲的两个孩子。而由于宗教的原因,我们蒙古人也相信藏传佛教,所以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另外我对他还有一种非常亲切的亲情关系。他跟你讨论问题,关心你的一切。”

关于他理解的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席海明先生介绍说,“我觉得中间道路,后来理解了后,更仔细地想了一下,一个他是站在地球村的高度上,以佛教的博大胸怀,高瞻远瞩,对人类的未来提出的。因为在地球上我们都在一起生活,有着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别说是人类之间,包括自然界、动物和生物、植物之间都有一种生态链。所以过去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或者说哲学,已经不适合我们今天和未来的世界,所以必须要寻求一种共存的方式。”

席海明先生说,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怀超越藏族,涵盖汉族以及国际社会的和平。对此,他说,“中间道路不是对于侵略者让步,而是对人类的共同关怀。对他来说慈悲每个汉人的生命和他们的存在和藏族人民的生存一样是重要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中间道路避免了一种藏汉之间的直接的公开冲突,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和平的理性的路线。我觉得,在这条路线走下去,人类历史不断地在发展,最后会走向一条光明的路。互相征战,你死我活地斗下去,最后对双方的民众都是悲剧。”

为此,席海明先生最后强调说,民族问题涉及的肯定不只是本民族,所以一定要在坚持自己民族的权利的基础上,努力化对立为理解,化独立为融洽,化干戈为和平。

特约记者:天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