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兴奋剂遭迫害 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退党

2017-09-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宣布退出共产党。(杨伟东摄)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宣布退出共产党。(杨伟东摄)

出生于革命家庭的中国第一代著名铅球运动员,后来中国国家队的队医薛荫娴女士因为反对使用兴奋剂而受到广泛的迫害和追杀,现在宣布退出共产党。

七十九岁的薛荫娴女士,1938年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儿时在延安的中共干部子弟学校读书,可谓是根红苗正的“红二代”。她是共产党培养的第一代著名铅球运动员,第一代运动医学专家。但是在八十年代,她在负责国家队医疗期间因为反对使用兴奋剂而开始受到打击,并且由此扩展到对她全家的迫害。去年,身患重病的薛荫娴在北京医治更遭遇刁难和拖延,因此只得今年六月,在各方友人的帮助下到达德国就医。但就是到达德国后,她和儿子杨伟东夫妇继续受到国内的各种形式的威胁和迫害。九月十号,薛荫娴女士在德国曼海姆,宣布彻底退出中国共产党。为此,十一号记者在曼海姆特别采访了薛荫娴女士。

关于她的退党,薛荫娴女士说,“从二〇〇七年我丈夫被打致死后我的心情就不好。在那时候,我儿子到国家体委对他们说,以后如果不解决我们家里的问题,也就是因为运动员吃兴奋剂而反对使用兴奋剂这样造成的对我们家的迫害和诬陷,不给平反,我们就不再交党费了。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不再交党费,到现在已经近十年了。那么为什么今天重新提出这个问题呢?因为他们一直骂我,反对中国运动员吃兴奋剂,就是反政府,就是反党,就是反对大中华,这是李富荣这一伙兴奋剂利益集团的恶鬼咒骂我,指责我的,不知道习近平主席也是认可这样吗?”

薛荫娴女士说,在她公开抵制并且揭露中国体育界使用兴奋剂的事件后,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她的儿子无法正常工作,而在去年检查她患有重病后,几家北京的医院拒绝给她治疗,他们不得在友人的帮助下,离乡背井到德国,而这种迫害追杀更变本加厉。对此她说,“九月五号开始,因为我作为一位退休老职工来说就是在国家队领一点退休养老金和福利待遇,结果我一个朋友打电话说我的福利待遇停止发了。我觉得现在共产党,训练局的共产党真的是一点人情道理都没有了。我不想说了,我这一辈子青春都献给了共产党,只是因为我反对运动员吃兴奋剂,就变成敌人了。”

薛荫娴女士说,现在她在无可奈何中看清了共产党,只好公开宣布彻底退出共产党。 “我认为这个党是是非不分,任何流连的余地都没有了,所以我申明,哎……!我退出中国共产党。我申明,不是声明,这个申是申请的申。这个申代表申诉,对共产党这些年对我的迫害,对我全家人的迫害打击,对我的诬陷,所以我退出中国共产党。”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何平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