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暂停了中国实验室的检验资格

2016-04-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
Photo: RFA

在距离巴西夏季奥运会开幕还有不到四个月时间之际,世界反兴奋剂机构4月22日暂停了中国国家反兴奋剂实验室的检验资格。中国国家反兴奋剂实验室当天承认,他们去年在测验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提交的两个样本时,未能查出样品的兴奋剂阳性问题。

法新社4月22日报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暂停中国国家实验的检疫运营资格的时间,最长可达4个月。这意味着,中国国家反兴奋剂实验室从现在到今年夏季奥运会开幕这段时间,被禁止进行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有关的运动员血液和尿液的检验分析工作。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没有对周四所做的决定提供具体细节,但中国反兴奋剂机构( CHINADA )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说,该机构的实验室对去年10月由WADA分配的两个检验样本的测试,错误地报告了阴性结果。北京实验室将纠正自己的错误,然后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审查认可后,再申请恢复运营执照。

法新社的报道说,中方的这种解释,令人质疑中国反兴奋剂机构测验工作的准确性。

报道说,这是几周前,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了五名中国游泳队选手使用兴奋剂丑闻后,中国大陆体育界的一项最新丑闻。中国如今是奥运大国,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上金牌数居首;2004年和2012年奖牌数居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中国代表队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游泳比赛项目上获得第二名。中国男子游泳运动员孙杨、以及女子运动员叶诗文,共为中国获取了5枚金牌。但孙杨在2014年曾经历与服用禁药有关的短暂禁赛令。

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相关的声明中说,中国可以提出申诉,要求取缔暂停其反兴奋剂机构测验室资格的决定,也可以申请恢复对它的认证,但条件是,中国的实验室必须采取补救措施, 并解决造成检验不合格的问题。

法新社的报道说,随着今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的临近,国际反兴奋剂斗争也在加强。北京实验室的认证,之所以在距离巴西奥运会不到四个月之际被吊销,是由于前不久,中国三名游泳运动员在药检中被查出使用瘦肉精,而其中两人仅仅受到警告就被放过。

上周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吊销了对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的认证,因为其下属的一个独立委员会去年发现了俄罗斯政府资助兴奋剂的证据。去年11月,委员会调查发现,莫斯科实验室的所长曾下令毁掉将近1500个检验样本。此外,也有肯尼亚运动员因为没有通过兴奋剂测验,而面临被禁止参加今年奥运会的处罚。

报道说,中国国家游泳机构最近透露,另外三名中国游泳运动员,也在最近的一次药检中呈阳性。检查结果显示,他们使用过利尿药品。这三名运动员目前正在等待听证。

报道说,中国国际游泳机构之所以发表声明,承认有运动员药检呈阳性,是因为英国《泰晤士报》不久前报道了有人揭露,中国当局掩盖了五名游泳运动员的阳性药检结果。

报道说,中国体育界不时有丑闻爆出。例如,中国长跑教练马俊仁曾声称,他培养出来的女子长跑运动员之所以在上世纪90年代表现的非常出色,就是因为她们一直服用鳖血。事后,她们有人被查出服用兴奋剂,长跑队被解散。1990年代,中国大陆游泳队出现过好几起服用禁止药品的丑闻:如,1994年,七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广岛亚运会期间,曾在类固醇药检中呈阳性;1998年,澳大利亚海关人员从中国游泳运动员元元的行李中发现大量生长激素,她被禁止参加在珀斯举行的世界竞标赛;2014年,中国两届奥运会游泳冠军孙杨在兴奋剂药检时呈阳性,被禁赛三个月。

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网站提供的信息,北京反兴奋剂实验室是中国大陆唯一的、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证的检验机构。在北京实验室的认证被吊销期间,那里的样本,必须安全地运送到另一个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可的实验室进行检测。

(记者:希望;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