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美仑化工厂污染儿童继续呈现铅中毒症状

2017-06-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近日被曝有300多名儿童血铅。(大纪元图片)
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近日被曝有300多名儿童血铅。(大纪元图片)

海外媒体日前报道称,湖南衡东县大浦镇化工厂血铅事件在2014年曝光后,当地迄今没有清理有毒土壤,很多儿童继续呈现铅中毒症状。很多患儿家长遭恐吓,被迫放弃对污染工厂的诉讼,少数坚持诉讼的家长也无法获得合理赔偿。

上海澎湃新闻网、中国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曾在2014年报道过湖南衡东县大浦镇美仑颜料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污染造成当地300多名儿童血铅中毒事件。大浦镇镇长苏根林在央视播放的节目中表示,学生铅中毒可能是因为有咬铅笔的习惯,引发公愤,美仑化工厂后被停产。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6月13日报道说,苏根林目前还是大浦镇镇长,环保人士所做的检测显示,当地的土壤毒性依然很高,而且根本没有制定清理计划。很多儿童继续出现与铅中毒有关的症状。政府为他们提供了免费牛奶,表示牛奶可以让铅从身体排出来,但这个说法并没有根据。

据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大浦镇多名血铅中毒的儿童,目前已经出现了听力丧失、语言障碍和行动困难的症状。还有很多孩子有记忆力问题、发育迟缓、贫血和癫痫。而血铅中毒儿童的家长,维权之路却阻力重重。许多本打算状告美仑化工厂的患儿家长,受到成群身份不明男子的警告,如果继续追究该案,可能会失业或遭遇暴力。他们并向愿意撤诉的家长提供1万多人民币的贿赂。很多家长不堪承受压力,被迫放弃诉讼。2015年,只有13名患儿家长向美仑化工厂提起了诉讼。

2016年,衡东县的一家法院审理了该案,判定美仑为其中两个孩子的血铅中毒负责,向两个孩子的亲属各支付1.3万元人民币,其他11个家庭则一无所获。获得赔偿的患儿家属认为,这些钱还不够律师费和收集证据的费用的,更别说医疗费了。今年4月,衡东县的一家法院同意重审该案,但患儿家长担心结果还是会一样。

现在美国的作家郑义,一直关注中国的环保问题。谈到大浦血铅中毒患儿的艰难维权之路,郑义表示,

“这个案子里,有这么多人放弃诉讼,实际上是对司法黑暗的一个非常尖锐的揭露。这个案子下来,最后的结果更加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的环境的情况日趋恶化,而且看不到任何扭转的可能,我认为跟司法黑暗是直接相关的。”

报道说,中国目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工产品制造国,据估计,其产量已经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一。在大浦,就像中国大部分农村的中心区域一样,化学工业是多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支柱。美仑化工厂位于一片人口密集的区域中心,周围分布着住宅、蔬菜市场和稻田。该厂原本是国有工厂,是大浦镇最大的雇主之一,高峰期有100多名工人,带来的税收数以十万美元计。报道说,在大浦,很少有企业拥有美仑那样的影响力。当地的环保局官员在2013年和2014年指控美仑工厂违反排放规定时,工厂领导找衡东县的高层领导出面。结果监管机构迅速放弃了追究。

关注此事的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6月13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其实就是官方不作为。如果官方能够作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污染事件、群体事件发生。现在当地政府一旦有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会承认,甚至会买通一些中央级媒体来掩盖它的问题,说一些谎话假话。”

报道说,大浦当地政府试图恢复风平浪静的感觉。官方承认一些孩子出现了严重铅中毒的症状,但指人数不超过100人,并坚称他们都得到了治疗。衡东县负责宣传事务的官员谭珍利说,那些孩子现在都很健康,被污染的土地都得到了清理。但谭珍利不允许大浦的民众和记者说话,除非她在场。数名民众表示,当局下令他们不得接受采访,并警告他们如果继续发声,会把他们关进监狱。


(记者:林坪 责编:嘉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