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举办纪念中国“六四事件”听证会

2013-06-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下属分会举办纪念中国六四事件听证会。 (记者何平拍摄)
图片: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下属分会举办纪念中国六四事件听证会。 (记者何平拍摄)

视频:美国会举办纪念“六四事件”听证会(记者何平拍摄)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下属分会周一举办纪念中国六四事件的听证会。与会人权组织代表呼吁美国政府调整对华政策,促进中国公民的权利保障。中国“天安门母亲”群体还致信美国政府,呼吁奥巴马总统在本周“奥习会”期间,公开表达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

6月3日的听证会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点举行,这几乎是24四年前中国军队在北京实施武力镇压的同一时刻。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负责“非洲、全球健康、人权和国际组织”事务的分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表示,24年前的今天,全世界为所目睹到的六四事件而震惊。但时至今日,中国政府仍在继续使用否认、混淆是非甚至威胁的手段掩盖屠杀真相,以至中国已成为全球的政治迫害中心。史密斯议员强调,奥巴马总统在近期会晤习近平主席期间,必须严肃提出中国的人权迫害问题。

中国著名民运人士魏京生在作证时指出,随着六四事件过去24年,这场屠杀对中国政局和人们观念的影响都在发生变化。

他说:“目前人们广泛的、有代表性的看法和二十多年前不同。二十多年前最广泛的看法是要求为六四大屠杀平反,现在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六四不是平反的问题,而是追究罪责,要求共产党认罪。这种态度的转变,说明人们对共产党逐渐失去了幻想。”

魏京生认为,中国人对六四屠杀的看法发生改变,显示中共当局已失去了其执政地位的合法性。如何处理六四问题,也成为中国领导层内部的政治负担:

“每年在接近六月四日的纪念日之前,中国政府都非常紧张,为防止人民上街游行派出大量警察并且对异议人士进行监视和软禁。这对中共来说造成了很多的压力。在这个负担给他们的外交和内政都造成困扰的前提下,如何卸下这个负担、减少造成社会不稳定的隐患,就成为新的领导集团所必须考虑到问题。”

但魏京生指出,由于中共认为对历史问题仍然可以使用压制的方法使其消除,在当局面对经济和外交等更为紧迫的压力之下,追究六四屠杀的罪责和赔偿很可能要等到共产党政权崩溃之后。

以民间组织“女童之声”负责人身份出席听证会的六四学生领袖之一柴玲表示,六四事件的血腥结局只是中共无视人权的一个缩影。她在证词中要求中国当局对人类的生命权予以尊重。柴玲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

“每天,在过去24年里我们都没有办法忘记六四那天。6月3日早上的北京,整个的天安门广场充满了希望-一个新的中国就要诞生了。但那天晚上,我们所有的梦想和希望都被压碎了。这是在过去24年里,我23年都生活在美国,也对美国有些了解。我现在对中国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找到了中国的希望、也在过去的寻找和反省中找到了六四悲剧的根源。悲剧的根源就是对生命的不爱惜,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真理,也是中国在真正改革开放的时候需要有个奠基的基石。”

柴玲强调,中国政府在反省六四血腥镇压的同时,也必须停止强制计划生育等无视人权的政策。

当天的听证会上,“中国公民力量”组织创建人杨建利宣读了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致美国政府的公开信。“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丁子霖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本周与中国主席习近平举行的会谈中,表达对六四难属和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

杨建利向本台记者表示:“六四的问题不解决,恐怕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不能正常化。我在作证的时候有丁子霖的一封信,她讲在过去的24年来,她们写了36封公开信给中国政府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六四屠杀不是一次性的,它是延续到今天。面对这样的政权国际社会应当做什么?我提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必须发出声音。奥巴马如果不讲,只会鼓励(中共)在人权迫害上越做越多、越做越严重。”

杨建利在证词中还呼吁国际社会在今年底联合国表决中国能否连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国问题上,审视中国的人权状况并表达反对意见。

参加听证会的还包括1989年六四期间,任职美国《时代》周刊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的大卫•艾克曼以及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等。与会者希望美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加大关注人权问题的比重,以此促进中国公民在言论、出版和自由集会等权利方面的保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