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日趋困难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北京一家家乐福(AFP)
图为北京一家家乐福(AFP)

国际大型公司在中国大陆一直在适应中国当局的政策,但如今他们开始抱怨在中国大陆的运营日趋困难。外国驻中国大陆的商业团体批评中国当局限制外资企业的政策。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开始求助美国国会议员帮助他们在中国大陆获得平等营运和市场准入待遇。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版4月20日发表题为“外企热情消退,继续留在中国变成一种磨练和战斗”的报道说,去年当美国的亚马逊(Amazon)公司宣布进入中国云计算市场时,中国官方媒体将其誉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只要符合当地法规,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就有极大的扩张空间”。 而现在云计算服务领域已成为日益沮丧的外国大公司与中国大陆当局争执的又一个领域。

中国当局要求外国公司必须与中国伙伴合作,外国公司的股权受到限制,新条例草案将使他们更难获得运营许可证,并阻止外国公司使用自己的品牌和标识,甚至要求外国公司举报用户上载或传输的“违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的信息。

今年3月底,50多位美国议员联署致信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批评中国当局对云计算领域的限制。多位联署的美国议员都来自亚马逊和微软这两家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公司诉在的州。

美国国会议员致中国大使的信函说,中国大陆的现行条例和条例草案强制要求外资企业把有价值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中国企业,实质上禁止了外国云服务提供商在中国的经营或公平竞争。 中国当局的这些限制从根本上是保护主义和反自由竞争的。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俊就此表示:

“中国政府限制外资是因为他们很清楚,靠中国企业自己的努力不可能在很多高科技获得进展。中国企业多年来都在窃取外国的领先技术。中国政府让公司从事盗版,也一直迫使在中国运营的外国公司出让知识产权。”
报道说,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以来,中国当局承诺的会越来越开放渐渐褪色。在中国的外国商界人士表示,他们对在中国经营前景的失望感在不断增加。如国际咨询公司安可公关顾问公司 (APCO Worldwide)的大中华区董事长麦健陆 (James McGregor)表示,在中国大陆的外企的热情开始消失。因为他们过去对在中国运营相当热心。现在这已变成了磨练和战斗。

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 (Max Baucus)认为,美国应该对中国采取更具战略性的经济手段。奥巴马曾一再向中国提出过美国公司不能平等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但仅恳切要求是还不够的。

美国的退休教授冉伯龚此前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就美中之间贸易和市场准入问题纠纷表示:

“美中领导人近来通电话交谈,最近有回了面,似乎关系不错。我认为这对双方解决经贸问题有好处。”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中国政府重点监管的所有行业中,外国科技公司所面临的压力最大,如脸书(Facebook) 和推特(Twitter)一直被中国当局封锁。去年11月,中国通过网络安全法,规定对金融和通信等行业的公司进行安全检查,强制一些特定的数据必须在中国境内存储。

2015年,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 (Qualcomm) 透露,公司将因违反中国的反垄断法而支付9.75亿美元。2016年,苹果的iBooks Store和iTunes电影在中国的业务仅仅开始了六个月就遭关闭。同年,中国方面表示,将对微软在该国开展的业务所出现的新问题向其提出质询。

报道说,在中国大陆的美国商会2016年的一项成员调查显示,有81%的公司感到在中国不如以前受欢迎;有31%的成员表示投资环境在恶化。在中国的美国商会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 主席蔡瑞德 (William Zarit) 透露,来自各领域的许多美国公司对中国大陆的投资环境不满意。

旅美学者谢选俊表示:

“在面对欧美国家政府和公司的强烈不满和施压下,中国当局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步。”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中国的美国商会今年4月17日发布的评估中国商业竞争气候的年度白皮书表示,2017年可能是美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的最艰难的年份。白皮书敦促美国政府为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争取公平的营运环境和市场准入。目前中国大陆企业在不断向海外扩展,而中国政府却在国内限制外国公司的运营,这不符合公平竞争原则。白皮书批评,中国政府在实施支持国有企业政策的同时,日益缩小外国公司在中国大陆运作的空间。


(记者:希望;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