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近3700万人

2017-09-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中国大学生在合肥的就业博览会求职。(AFP)
图为中国大学生在合肥的就业博览会求职。(AFP)

中国教育部发布统计数字,显示中国高等教育在学人数将近3700万人,规模高居世界第一。统计数字同时显示中国的高等学府进入世界大学排行榜500名的,比以往大幅增加。不过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指出,这些统计数字固然显示了一些正面信息,却有更多值得我们深入反思的事实。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介绍,中国的大学生在学人数為3699万人,占世界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的1/5,规模位居世界第一。高校招生规模达到748万人,毕业生规模突破700万人,说明中国正在快速迈向高等教育普及化。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表示,这些统计数字有其正面意义。

“说明中国的经济发展与教育水平与教育提升的程度,不低於全世界的平均水平,经济、文化各方面也可望相对的提升。”

但是,夏明指出,在数量之外,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如何,这是统计数字没有说的,也是我们更应该关切的事项。

“有没有应有的质量?能不能培养出世界顶级的优秀人才?中国的自然科学家、人文社会科学家有没可能在世界成為领袖型的人物,来引导世界的科学发展,指明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

夏明毕业自復旦大学,后获得美国天普大学博士学位,在美国任教20年。他说,中国常说「国家平台成就国际品牌」,这是完全错误的,因為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国家平台太小了,不可能成就国际品牌。

“必须让中国的科学家、思想家能在全球平台、人类高度上进行科学研究、啟迪思想,才能成就国际品牌。”

吴岩司长谈到中国在高等教育上的大力投资,夏明教授则认為,这恰恰是个大问题,因為钱投入的不少,但投入并不公平。

“钱的走向有很多不公平之处,教育部直属的高校或中央与地方共建的高校拿了很大一部分钱;偏远的,没有进入211计画、全国的百校计画,获得的资金会非常少;这是根本的问题。”

另一方面,大量资金投下去,如何有效率的使用,这是另一个大问题。一些名校花了大钱建立一些中心,未必就对国计民生或高等教育有实质助益,说不定反而有害。

“例如復旦大学盖了一些大楼,裡面的研究机构是马列主义研究中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中国崛起、中国梦研究中心,这些钱投下去,对中国整个思想学术经济发展有帮助,还是在浪费资源?甚至是一种反动。”

夏明指出,国际第一流大学必定拥有学术自由,教科书不能定於一尊,而且是教授治校,不受政治干预。可是中国的高等教育一方面要做国际第一流大学的梦,一方面却与一流大学的规范相对抗。第一流大学应该具备的条件,中国的大学不但没有学到,反而处处反对。

“最近开除了一些教授,可以明显感受到中国办大学的走向像是中世纪教会的作法,钱这样花下去,能把中国的大学及大学生带到世界第一流的水平吗?”

夏明表示,中国的高等教育界必须反思是否与国际思潮背道而驰,最终是否只能自我感觉良好,自以為傲?

“如果中国的大学无法通过互联网与全世界的思想共同体、知识界共同体连為一体,如果中国的学者在世界上发表的言论可以得到世界的认同,唯独在中国得不到认同,甚至成為中国迫害的理由,中国国内的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刊物根据宣传部的步调走,不但使中国的社会科学与世界脱节、停滞,甚至使整个中国人的思维与全世界人文社会科学艺术的进步,差距拉得更大。”

吴岩表示,2012至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学府进入四大世界大学排行榜前500名的,从31所增加98所。夏明认為这种评选未必都具有公信力,而且中国自己建立了一些评选体系,那就更不值得信任了。

“这些评选可以用钱去影响,对评选机构的资金赞助,甚至自己创建评选机构,中国出了一些评选体系,例如清华,上海交大,有自己的评选体系,这样评选得出的名次,值得怀疑。以為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其实是毁人不倦,把人毁掉了。”

夏明强调,没有学术自由,桎梏中国人的思维,这样的学校进入世界500大,其实是非常荒谬的。

 

(记者:刘屏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