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环境不许质疑权威 下一代怎会独立思考?

2017-10-2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高考结束,重庆某校学生流下热泪。(AFP图片)
高考结束,重庆某校学生流下热泪。(AFP图片)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刊登文章称,中国北京、上海的一些学校正在推行教育改革,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减轻学生考试压力。有评论认为,在不允许质疑权威的社会大环境中,无法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

美国《纽约时报》10月24日刊登文章称,中国传统的教育体系中,课堂以教师为中心,不鼓励学生公开质疑,学生要背大量的东西,花很多时间做作业,并面临激烈的考试竞争。2010年中国政府发布了十年教育改革计划,要求学校必须营造“独立思考的良好环境”,目前中国北京、上海的一些中学正在推行教育改革。

报道引述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杨小微表示,政府已经开始允许某些学校自行决定高达20%的课程内容。一些学校推出了以科学和数学为基础的创意课程,上海的一名学校管理者还干脆让每周有一天早放学,鼓励孩子们去“探索”。

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蓝云10月2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认为,在不允许质疑权威的社会大环境中,无法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说:

“如果整个大环境是不容许离散性思维,不允许有太多的个人的见解的话,想单单在学校里创造出一个有自己见解的、有创见的这样一个环境,基本上是缘木求鱼。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

报道举例说,北京十一学校采取了美国式的教学方法:不公布名次,课本留在学校里,而不是带回家学习。班级人数减少到最多25人。学校有一个旨在减少学术压力的精神健康俱乐部。学生们的课程选择也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选择游泳、攀岩和飞盘等选修课。

广东居民李先生认为,尽管中国教育部多次要求给中小学生减负,但是在高考的指挥棒下,减负往往沦为空谈。北京、上海的减负经验也无法推广到全国,因为中国很多名牌大学聚集在北京、上海等地,这些学校分给北京、上海考生的录取名额更多,录取分数线也比外地考生低不少。李先生说:

“如果有十张饼,但是有一百个人来抢这十张饼的话,用不着什么人教什么办法,也用不着官方怎么规定,或者说什么话,大伙儿都知道应该怎么做。你不让他这么做,也肯定是没有效果,阳奉阴违。”

北京十一学校网站资料显示,该校占地234亩,是一所拥有初、高中的中学,原为中央军委子弟学校,2010年被批准为北京市综合改革实验学校。高中设有国际部,有78名来自牛津、哈佛等名校毕业的外籍教师,开设多个中外合作国际课程,85%的学生被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顶尖大学录取。网站资料显示,该校国际部学生一学期学费在人民币4万到5万之间,并可选修马术、滑雪等课程。

蓝云教授认为,如果《纽约时报》记者看到的北京十一学校的学生,是以后要参加SAT等考试准备出国留学的国际部学生,那么以北京十一学校为例展示中国教育改革的成果,是没有说服力的。广东居民李先生认为,在中国乡村教师工资仍被拖欠、城乡教育天壤之别的今天,北京十一学校的马术、滑雪等选修课,如同富人俱乐部,让普通民众感到被侮辱。

(记者:林坪 责编:嘉华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