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网事焦点(2013-10-09)

2013-10-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网络资料)
图片: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网络资料)

听众朋友,每个星期,自由亚洲电台都会集中总结中国民众通过网络突破言论封锁的最新情况。星期三,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反对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文章,引起众多网友的炮轰。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为大家回顾一周网事,也就是这几天中国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和敏感微博。

10月9号,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有关意识形态和媒体工作的文章。王伟光在这篇文章中提到,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坚决反对西方的所谓“新闻自由”。文章重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说,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必须坚持党管媒体原则不动摇,坚持政治家办报、办刊、办台、办新闻网站。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要增强党的意识,尽职尽责为党和人民事业服务,坚持什么、反对什么,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要符合党的要求。文章的这些说法引起众多渴望新闻自由和网络自由的网友的反驳。有网友看了这篇文章后说,“大字报来了。”很多网友通过微博和推特网站谴责官方对媒体、新闻自由的控制。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lianhuaxiaofo8h
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话已经很赤裸了。意思就是只要这个裆(党)存在一天,这个裆(党)就必须保证在专政期内不许新闻和言论有人们所期望的自由。王伟光为什么如此地害怕自由言论呢?答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做下了不能为世人饶恕的罪恶!它要借独裁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美国推特网)

杨子评:社科院书记王伟光在《人民日报》刊文公开反对西方所谓新闻自由,说要采取经济、法律等手段管控网络,下功夫做好网络“意见领袖”的工作。其意思就是要对“意见领袖”先招安后钳制,压制不同的声音。王书记似乎不知,一个自信开明的政府就是要善于听取不同的意见,而现在网络几乎是执政者了解异见的唯一来源。(新浪微博)

一些网友批评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这类学者在独裁体制下没有独立思维。

冷焰杀手:一个院长,说出来的话比不上幼儿园小朋友,没有是非善恶,没有伦理道德,只会狂犬啸日,是何道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没有丝毫的正义,有的只是奴性十足的媚态,像极一条哈巴狗,是何道理?媒体是监督,是口舌,是制约权力滥用的有效力量,岂有废止的道理?!( 腾讯微博)

北京知名异见人士胡佳在美国推特网上把王伟光与中国封锁网络防火墙的主设计师、原北京邮政大学校长方滨兴相比。胡佳用反讽地语气说,王伟光和方滨兴一样“悲壮”。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这篇反对西方新闻自由的文章引发网友对新闻自由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讨论。许多网友提醒说,马克思本人也是倡导新闻自由的,称王伟光其实不懂马克思主义。还有的网友问到,难道马克思就不是西方的?

伟bj:《人民日报》刊文,主张“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坚决反对西方所谓“新闻自由”。但作者选择性地“遗忘”了,新闻自由是马克思新闻观的基础。马克思当年所写的第一篇政论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就是在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 老毛当年说,要警惕那些假马克思主义骗子,这话看来现在也适用! (新浪微博)

张重宪:毛泽东说过许多武断的话,但“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这一句是对的。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坚持党性原则,必须坚持党管媒体原则不动摇,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坚决反对西方所谓“新闻自由”。首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就是西方的。其次,马克思说,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新浪微博)

还有的网友列举中国在国际组织发布的各国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的排名为倒数第7,与伊朗等国差不多.

张起(凡骨)‏@zhangqifangu7 Oct
中国2013年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79个国家中排名仅有第173位,且名列“互联网的敌人”名单上。 第173位是中国, 第174位是伊朗。(美国推特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摘录的一周网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