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人士网上呼吁“穿黑衣 、点蜡烛、悼六四”

2013-06-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今年的6月4号是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24周年纪念日,目前被变相软禁在广州的北京异议人士胡佳,通过微博呼吁人们穿黑衣、点蜡烛,悼念六四死难者。胡佳说,网络微博的“快闪”功能,可以让网友象打游击战一样,对抗有关当局的网络封杀行为。

胡佳星期一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过去两个月来,他和朋友们一直通过海外推特网以及中国国内的微博,发起“穿黑衣、点蜡烛,悼六四”活动。胡佳说,在国内的微博上,不要说“六四”这两个字,就是“黑衫”、“黑衣”、“素衫”这样含蓄的字眼,也是被禁的;很多微博博主被禁言、甚至被取消ID,网友的很多跟贴也被删除。但是,胡佳说,微博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快闪”,文字成为敏感词,网友就可以贴图片,哪怕只是在微博上“快闪”一下,形成的影响力已经不可低估。他说:

“我们大本营在推特,共产党即使有8千万个党员,几百万军警,但是他们 没有办法删除(推特)上面任何一个字,那是我们信息发布的大本营。那么微博就像我们的游记战场,我们会不断出击,不断发出声音来。不管他如何围剿、删除,但是微博这种快闪的形式已经让很多人知道了。”

胡佳说,中国当局对各种各样的符号都非常敏感,如果你穿着和“六四”有关的文化衫出去,不管是中文英文的,当局都会立刻制止。而如果你在“六四”当天穿黑衣进行无声的抗议,或者在家里点一支蜡烛悼念“六四”亡灵,恐怕是中国警方无法去禁绝的行动。胡佳说:

“我和他们说了,如果有人身自由的话,尽可能到北京街头,尤其是从建国门到木樨地一线。警方是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来拦截你的,如果他问你,你一句话就可以顶回去,难道我穿上什么样的衣服也要向警方申请吗?”

胡佳告诉本台,从5月25号开始,他就被人监视,5月29号,他从北京南下广州,原本是希望先在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家里小住,再到香港看望妻女。没想到不但艾晓明教授被中山大学校方警告不许和胡佳见面,他自己也是一到广州机场就被警方带走,目前被变相软禁在广州一家酒店里。胡佳说,从2004年开始,每年“六四”前后,他不是在监狱就是被软禁,今年有关当局不允许他在6月6号之前离开广州回北京。胡佳表示,今年“六•四”期间对他的控制比往年更严,种种迹象表明,目前执政的“习李体制”比“胡温政权”还要保守,还要偏左。他说:

“习近平最近越来越多地暴露他左的倾向,他最近推出的16条、7不讲、9号文件,而且党报党刊上纷纷对宪政发难,在胡温时代,他们尚且不敢如此。”

旅居纽约的海外民主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对胡佳的看法表示赞同。胡平说,习近平上台之后,没有象很多人期待的那样“新官上任三把火”,在平反“六四“问题上,也完全是“不作为”的态度。胡平认为,“不作为”就意味着你把过去的错误延续了下来,但时间早晚会还原“六四”的真相。胡平说,最近他和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王丹、沈彤和余杰等人开通了 “拉清单”网站,网站将向公众展示中国“土改”、“文革”、“六四”等侵犯人权事件肇事者的清单。胡平表示,开办这样一个网站是要让这些历史的罪人知道,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专制政府干坏事,常常是以他整个专制机器的名义,而把个人藏在机器背后,但事实上,机器背后总是有人执行的,所以个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上个星期,美国国务院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参与抗议的人士,并说明那些在89年“六四”镇压中被当局杀害、拘留或失踪者的下落。美方还呼吁中国维护其公民的普世人权,释放被错误关押、起诉、监禁、强迫失踪或软禁的人士,停止骚扰人权活动人士及其家属。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则在周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有关国家能够摒弃偏见,尊重事实,不要用这些人权问题来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否则会影响中美关系的发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