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彭博社被指对有关中国的报道自我审查

2013-11-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报道,美国财经新闻社彭博社对有关中国的报道实行自我审查,以利进入中国市场。有评论人士认为,彭博社的自我审查并不令人意外。

《纽约时报》11月8日报道,美国财经通讯社彭博社,最近对一篇有关中国富豪和中共高层领导关系的分析报道进行自我审查,导致这篇报道没有刊出。

据彭博社内的知情者透露,该社驻中国大陆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和奥斯特(Shai Oster)花了大半年时间,调查中国一名富豪企业家,跟中共政治局现任及前任常委的家人之间千丝万缕的财金关系,并撰写了长篇报道。

但10月底,该社编辑部负责人通知记者说,有关的报道不会刊出,因为报道没有“确实证据”,也没有“足够多的新资料”。

知情记者之一表示﹕他们坚称,封杀报道乃为编辑原因,而非政治原因。”

彭博社记者有关中国富豪级政界关系的报道并没有透露这名这个富豪及相关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姓名。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随后报道说,这篇报道涉及的是“中国首富”,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他在2013年度的福布斯财富榜上,以身价860亿元人民币位居榜首。

彭博社2012年曾经报道一系列中共领导人家族成员的私人财产,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家人拥有的3亿多美元资产。《纽约时报》的报道说,随后彭博社在中国的业务损失惨重。

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表示,随着中共新领导层权力的巩固,他们更不能容忍外国媒体曝光中国领导人的资产和问题。

“这两年当中,中国高层权力斗争的各方都大量地给西方媒体喂料,这种喂料其实中国政府并没有追究。现在习近平是大权独揽,彭博社可能就多多少少必须要考虑一下、想办法补救一下。”

彭博社是美国著名的财经通讯社,主要通过向各新闻和财经机构出租其新闻终端机盈利。在中国大陆,安装彭博社的一个终端机,月费超过一万元人民币。彭博社创办人彭博,在连任三届纽约市长之后,将于近期卸职。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这可能也是彭博社针对中国的报道加强自我审查的原因。

“因为很多这些做政绩的人物,往往从政坛下来后,下面要做的事是大把捞金,像基辛格。那么这里恐怕有一定的关系。”

程晓农认为,中国当局针对外国媒体的压力从来没有放松过。一般来说,中国政府主要通过拒绝发放外国记者签证的方式施压。由于很多国际媒体开始设立中文版网站,中国政府也开始对外国媒体网站实行过滤封锁。

去年,彭博社和纽约时报等外国媒体对中国领导人的家族财富和家族成员进行了报道,随后这两家媒体的网站在中国大陆遭到全面封锁。上星期,中国拒绝为路透社一位关注中国人权的美国记者签发入境签证。

程晓农说,也有不少外国媒体,因为和中国政府达成合作默契,得以不受封锁。

“有的中文版网站,像金融时报的中文网站官方是不封的,问题就是他们已经和中国政府取得了某种互信,就是中国政府相信这对中国政府无害。”

《纽约时报》报道还说,彭博社近期自我审查的有关中国的报道不止一篇,该社一名高级编辑人员表示,他们研究了纳粹德国对付外国记者的策略,希望能采取措施,尽量延长彭博社在中国大陆存在的时间。

夏明教授则认为,彭博社的自我审查显然是出于政治原因,而非编辑原因。

他分析说,中国一直希望能够控制海外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和中国在国际事务中重要性的增加,这一努力近年效果大增。中国政府主要采取三个层次影响外国媒体。

“一个是防卫战略,建立防火墙,打造天网。第二个是应对战略,西方报任何东西,就跟你对抗。三就是进攻,包括孔子学院带来的一些后果已经产生了。”

夏教授认为,中国当局这种做法只能适得其反,由于中国官方价值观和国际主流相差甚远,中国的控制手段往往使外国新闻工作者非常反感。中国每年向美国派出大量记者编辑,但却对前往中国的外国媒体和记者严加控制,这种不平衡的做法难以持久,最后很可能迫使其他国家采取“对等原则”,限制中国记者和媒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