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义工蒲飞被释放

天网创办人黄琦及两位天网义工蒲飞和左晓环本月十号被公安绑架后,黄琦至今被刑事拘留,左晓环第二天被释放后去向不明,蒲飞在被关押了两个星期后在星期三获释,当天接受了本台的专访,讲述关押的情况和感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道
2008-06-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本月十号与黄琦一起被抓的天网义工蒲飞星期三上午获释,公安当时没有提供任何关押他的手续,而且之后他来到他正式任职的公司上班才知道他被关押期间,公安到公司抄走了他的电脑,并要求公司把他解雇,目前他已失去工作。公安在释放蒲飞时还警告他老实点,不许乱说话。

27岁的蒲飞毕业于四川大学计算机系,05年开始帮助天网做义务工作

星期三下午,本台记者找到了蒲飞,了解到这两个星期以来他的遭遇。他回忆说那天他与黄琦等三个人刚刚吃过午饭乘坐出租车往回走时,被不明身份人士绑架,蒲飞当时被带到武侯区公安分局防暴大队进行三天的审问,之后又被带到类似旅馆的一个房间里单独为他开办所谓法律学习班。

本台在与蒲飞的专访中谈到了一系列问题。

记者:您认为他们抓你们主要是因为救灾的情况?

蒲飞:应该是,

记者;两个星期他们审问你的内容?

蒲飞:他们审问我天网的密码,还有黄琦跟什么人联系?还问我怎么和黄琦认识的?

记者;他联系人是指什么?海外还是国内?

蒲飞:他又没有明说,而且还询问我救灾有没有目的,为什么要去救灾?他们还反复强调什么情况都掌握,让我配合他们主动交待问题。

记者:与他们谈话过程中哪些情况他们放在重点来盘问?

蒲飞:他们什么情况都在盘问,根本摸不清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记者:他们主要就是以黄琦为重点,是吗?

蒲飞:对!

记者:您在过程当中有没有感觉到他是觉得黄琦所报道的新闻对他们有刺激。

蒲飞:他们认为黄琦报道的新闻不利于他们的很多事情吧。

记者:比如是报道了什么新闻,是否灾区的这些新闻?

蒲飞:很有可能。

记者;你认为他们抓捕黄琦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蒲飞:现在我出来听朋友讲,他的罪名是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这让我感到非常困惑,因为黄琦那里根本没有国家机密供他持有。

记者;他们在审问你的时候有没有审问过关于绵阳的退休教师曾红玲的事情?

蒲飞:没提到过曾红玲。和地震有关系,但是和曾红陵还有什么地震预报有关系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和地震有一定关系,因为黄琦报道了那么多学校垮塌了那一类的,肯定四川当局会很不高兴。

记者:你之后想采取什么措施?

蒲飞:我会上公安机关提起行政诉讼或者要求他们给个说法,问为什么没有给我扣押的清单。

记者:那你有没有问他们为什么要抓你?扣留这么长时间?

蒲飞:他们不正面回答问题,只说出于对我的关心才专门给我办了个学法班。

在学法班期间,他们反复要求我学习人民日报,看英雄报告会,让我讲体会,我就问他们,他们是英雄,我们也救灾了,我们也是英雄,凭什么他们作报告,我们进监狱,他们说我们是有目的性的,而且要我交待问题,我不回答问题,他们就恼羞成怒,而且我要求电视机能否播放其他节目,他们也不允许,只有看英雄报告会,一个DVD光盘,反复要求我看那个节目。

记者:一天看几遍?一遍多长?

蒲飞:一天看四到五遍,一遍两,三个小时。他们不看,他们看小说,听音乐。

这次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也非常恶劣,我被他们踢了几脚,然后每天只给两个馒头给我吃。

记者:咸菜都没有?

蒲飞:没有,被他们关押了这么久,连犯人的伙食都没吃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