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记者齐崇淮又被判九年 妻子焦霞绝望寻死被阻

被山东滕州当局以“敲诈勒索”罪名在四年前判刑的山东记者齐崇淮本月25日即将出狱,周四又被当局以“敲诈勒索、职务侵占”罪名判刑九年,律师说齐崇淮一定会上诉。其妻子焦霞在法庭外得到消息后精神崩溃,直奔滕州市政府大楼要跳楼寻死被保安阻止。
2011-06-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因在网上曝光山东省滕州市豪华政府大楼而被当局以“敲诈勒索”罪名判刑四年的前《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淮,本月25号出狱在即又被滕州当局以漏罪为由周四再次审判,当庭以“敲诈勒索 、职务侵占”两项罪名再判刑九年。
 
他的律师刘晓原当天下午对本台表示:下午宣判了,一个敲诈勒索判三年,职务侵占判六年,他以前那个不是判了四年嘛,还没有执行完毕,那这样数罪并罚总共是十三年,决定执行十二年,现在不是已经坐了四年了嘛,这个四年是要减去的,意思是说他还要坐八年(牢)。
 
刘晓原表示法院态度非常蛮横,根本不采纳律师意见,完全按照先定罪再审判的路子走过场。但刘晓原表示,齐崇淮肯定要上诉。
他说:(齐崇淮)当时都蒙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宣判完了就把他给拉走了,他肯定要上诉啊!
 
而齐崇淮的妻子焦霞上午到场旁听,当法院审理到齐崇淮以发票冲抵帐务时,焦霞出来澄清事实,结果遭到法警粗暴拖出法庭。当焦霞下午在法庭外听到丈夫又被判刑九年的消息后,她绝望的冲出人群,不知所踪。
 
刘晓原说:现在,他妻子我们一直找不到,她不接电话,我们一直在找她,她没有进法庭听宣判,我们一出来告诉她这个结果,她哭着拦了一个车就跑走了,不知跑到哪里,后来又发个短信过来说她下辈子感谢我们。
 
本台记者即刻打电话给焦霞,她情绪非常激动的表示:12年啊,要灭我们的口啊,我怎么办?就因为市委大楼的曝光判了12年啊,我的孩子怎么办啊!

记者:你冷静点,你还有孩子。
焦霞:就因为孩子,我怎么办?孩子没有爹,再没有妈。我希望好心人把我孩子抚养长大,我来世会回报的,求求你们了好不好?

记者:你千万要坚强,不能这样。
焦霞:你叫我怎么坚强,12年啊!为什么判他12年啊?我怎么活?我怎么过?
 
记者在焦霞要收线时听到旁边有人表示:这个人想不开了。
 
本台在周二得到齐崇淮案子再次被提交检察院,法院本周四审理的消息后即刻作了报道。当时刘晓原律师表示:案件在法律上毫无逻辑可言。当年在指控的一些证据中已经提到了现在漏罪中的几个敲诈勒索的犯罪行为,为什么当年提到了没有另订现在拿出来。
 
焦霞表示,这纯粹是滕州市政府的报复行为,因为齐崇淮在网上曝光了豪华的政府大楼,他们对他怀恨在心无休止的报复。
 
本台记者在傍晚又打电话给焦霞,她表示,心情已经平复了,记者早前连络她时,她正在滕州市政府大楼附近,她想在丈夫曝光的豪华大楼上一跃而下结束生命,但市政府保安阻止她进入大楼。
 
焦霞表示,她要活下去,她一定要为丈夫讨公道。她说:这么多朋友在关注我们,在帮我们,我在等车回济南,我真的很想念孩子,我会为这件事继续下去的,我会去北京,还是去哪里我看看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一定会有正义,说理的地方。
 
焦霞一个人身兼两职,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四年,身心疲惫,盼望丈夫早日回家,但滕州市政府的判决使她再次绝望,她质疑正义,真理在哪里?公平在哪里?为何滕州当局可以这样一手遮天,如此的无法无天?她再次呼吁国际社会以及社会有良知的人关注她一家人的安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