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承志被关押逾半年拒认罪 妻子获准探望两小时报平安(图)

湖南邵阳民运人士李旺阳的好友朱承志被当局关押六个月后,周三首次获准与妻子曾秋莲相会。曾秋莲告诉记者,在两个小时的会面中,公安在场监视,未谈案情,同时感谢外界的声援,否则不会有机会见到丈夫,她相信丈夫有获释的机会。
2013-01-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m0116-ql1p.jpg
图片:李旺阳与朱承志是好友。(维权网)

因调查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死亡案而被当局关押六个多月的朱承志,周三在公安的监视下与妻子会面。据维权网周三上午报道,在要求释放朱承志的巨大民间压力下,朱承志的妻子被允许会见被监视居住中的丈夫,她说其精神状态尚好。报道说,朱承志妻子在四个警察监视下,在一家宾馆见到了被指涉嫌“煽动颠覆”的朱承志。会见地点不是朱承志被监视居住的宾馆。

朱承志的妻子曾秋莲当天中午接受本台采访时,首先感谢外界对他丈夫的关心:“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是在宾馆里面见到,住,他是没住在那里,只不过是(把他)带到那边来了”。

记者:谈了多久?
回答:两个小时,是聊聊家常,宽松一下。有四个公安都在场。
记者:听说他的头发现在很长?
回答:哦哟,你认不认识老虎庙(维权人士张世和),跟老虎庙头发差不多长。
记者:您有没有让他赶紧去理发?
回答:我跟他说了,他说等吧,不着急。气色还好。

夫妻宾馆会面朱拒认罪

62岁的朱承志在去年6月6日李旺阳离奇死亡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调查死因,并拍摄了怀疑李旺阳是被布局自杀的短片,随后他被以“扰乱社会治安”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再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被问及当局对朱承志的控罪,曾秋莲说,在监视居住期间,有两名公安轮值看守,而丈夫从来没有认罪,她计划周四找当地公安,要求释放朱承志:“这个事他肯定不会承认,如果承认早就把他放出来了,如果他承认自己是这样的,做了什么,那肯定早就把他放出来了”。

记者: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回答:还没有说,今天我们的谈话不知有什么作用,我明天再跟他们(公安)通一下电话,看他们怎么说。我准备明天跟他们交涉这个事情。

案件退回转监视居住

本月初,当局称,根据刑诉法修正案73条对他执行“监视居住”。朱承志的妻子稍后在电话中对媒体说,上述第73条法律使秘密拘押合法化。而在本月4日,家属委托的北京律师刘晓原前往当地,为朱承志提供法律援助,被告知案件已退回公安局,朱转为监视居住。

曾秋莲根据当局这次安排见面在宾馆而不是看守所,认为控罪有可能被撤销。
记者:您觉得有没有撤销指控的可能?
回答:因为我们的见识比较浅,但从我个人来看,我觉得他们应该会放他出来。

民间呼吁不断增获释机会

自朱承志被软禁后,民间对当局的呼吁从未间断。本月9日,大陆一百位公民透过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向香港人发出公开信,呼吁港人关注此案。

曾秋莲说:“对对对,大家都关注嘛”。
记者:外面的信息,您跟他讲了吗?
回答:没跟他说,因为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
记者:这么长时间,他在里面做点什么?
回答:就是每天看书,因为给他买了蛮多书,可能还可以看看电视。
记者:几个人和他在一起?
回答:一般是两个人,在另外的宾馆,凭我的感觉,他们应该会放人。

专人看守生活费每日六十元

她说,当局软禁朱承志,目前每天的费用是六十元:“每天请了一个工人煮饭,好象生活费是六十块钱一天”。
记者:这个六十块钱是谁掏?
回答:政府掏,我没有钱,我哪里有钱。
记者:现在住在哪里,有没有说?
回答:没有说。

关注此案的广州律师隋牧青周三获悉此消息后对记者说,当局发出了一个向暖的信号:“当然民间也不断的呼吁,(官方)也有各种压力,从最近的一些情况看,我觉得有一定转暖的迹象,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并不意外,包括这次南周事件,我觉得都处理得比我们预期的略好一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