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敦促中国政府调查谢阳律师受酷刑事件

2017-01-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维权律师谢阳(public domain)
维权律师谢阳(public domain)

欧盟外交部星期六的声明说,中国政府必须对谢阳律师最近公开的酷刑笔录进行调查,谢阳在笔录中指控他遭到警察毒打,并被剥夺睡眠和医疗权利,警察不让他吃饭和喝水。审问他的国保还一再威胁他说,我们把你弄死,就像弄死一个蚂蚁一样。

另外两名在2015年7月被拘押的人权律师李和平和王全璋也指控警察对他们使用酷刑。

欧盟外交部的声明说,如果谢阳的这些指控属实,那么北京必须采取措施,保证这些维权律师的人身安全。

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对此表示,他很感激欧盟发表这一声明,

“两年前浦志强律师被庭审时,欧盟和美国都派代表到法庭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司法部门的审判,虽然当时在场的警察对他们进行推搡和骚扰,但是他们的举动给中国政府很大的外交压力。”

谢阳的律师陈建刚1月18日在网上公开有关709事件律师谢阳会面的笔录,在长达17,000字的笔录中,谢阳披露湖南长沙两级国保、长沙第二看守所警察、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等24人,通过多种酷刑作出刑讯逼供、以家人生命威胁、欺骗等方式,强迫谢阳自证罪行,并指证其他维权律师等;其后谢阳的4份亲笔信亦公开,更多中共当局炮制冤案细节曝光。外界普遍猜测的709案酷刑,终被证实。

胡佳说,709维权律师被大批拘捕后,美国也在不断给北京施加压力,

“美国已经多次给中国政府提出抗议,709事件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一次令人震惊的事件。国保对维权律师使用的手段不亚于周永康在中国司法系统横行的时期,比如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时期。”

与此同时,本月12日获保释回家的律师李春富被确诊为精神分裂,在他偶尔清醒时向家人透露,被羁押期间遭遇的酷刑逼供,又被强迫服用不知名药物;公众质疑,这是导致他精神疾病的主因。

胡佳指出,大陆维权律师们群情激愤并开始反击,1月26日,多名律师正式组成“谢阳刑讯逼供案控告后援团”,将代理及协助谢阳的家属,向谢阳施加酷刑的国保、看守所人员及检察官提出控告,

“如果大家都起来抗议,政府对维权律师使用酷刑一定会有所顾忌。”

维权律师常玮平1月26号发表题为“对1个人的酷刑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的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签署联合国“反酷刑条约”,当局对谢阳的酷刑违反这一公约,而长期审前羁押和指定监视居住,是滋生酷刑的制度因素。


(记者:高山 责编:何平)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吴立红

无锡市

坚决反对酷刑,关注谢阳,关注李和平和王全璋等709众维权律师。
吴立红在他的家乡江苏宜兴通过电话对法新社记者说,有关部门强迫他承认犯下起诉中指控的诈骗罪。他发誓说:"我是无罪的。很明显,有关部门就是要打击我。我将坚持上诉,要求平反。"
吴立红说:"2007年7月,宜兴市委书记蒋洪亮和公安局长陈国强等领导人对我说:如果你书面认罪,我们就放了你。如果你不合作,我们就制造证据,给你定罪。"
他对法新社记者说,在监狱和公安局审讯看守所里,他经常挨打,"他们用三条树枝抽打我的头部,用香烟烧我的手,踢我,打我,直到我的手臂和腿部肿起来,脑袋里天旋地转。"此外,他还被罚单独关禁闭,并且被禁止跟家里和朋友通电话,禁止接受家人和朋友的探视。
吴立红还向法新社记者透露,在他所在的监狱里就连吃饭都可以成为虐待的一种方式:"看守说,开始,我才可以开始吃,他们说,停,不管我吃没吃完,我就得停下来。"看守还让他在院子里绕着圈跑,一直到他跑得筋疲力尽。有时候还把他关进没有窗子的小房间里。他唯一被允许接触的是两名监狱看守。

2017-01-30 21:0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