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关押中与妻短聚 与外界通讯仍被切断(图)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刑满出狱至今已两年多,但仍遭法外拘禁。据海外人权组织近日透露,官方监禁哈达的理由是因为他的家人没有停止向外界披露他的情况。哈达的妻子元旦期间获准与丈夫短暂相聚。本台连日多次致电新娜但始终无法联系。当地公安称,只有领导才可见到新娜。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3-01-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曾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自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一直被囚禁在呼和浩特市郊。其妻子新娜去年9月探望丈夫后,因向外国媒体披露丈夫出现精神异常症状,而被公安禁止探望,最后连他的儿子威勒斯也不准探父。

据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称,哈达的岳母星期三说,新娜新年期间被允许探望哈达并和他一起呆了一周;哈达的身体不像以前那样糟糕,伙食也稍有改善,至少可吃到蔬菜。但当局仍不允许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工作,怕他与外界接触。而且,不仅新娜和威勒斯的手机仍被封锁,哈达岳母本人的手机在每次与境外通话后,也会被切断多日。哈达的岳母还说,有内蒙古自治区官员说,只要哈达的亲友不停止接听境外电话并披露哈达一家的情况,哈达就不会获释。

本台周四多次致电新娜和哈达的岳母电话,但显示关机和“停止服务”。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也无法联系到新娜:“啊呀,没他消息,新娜那边给我来过一个电话(去年底),快一个月了”。

记者:听说新年,她跟哈达相聚了一个星期?

回答:新娜最近见着他了,不知道详细情况。

记者:我打新娜的电话也不通。

回答:新娜来过一次电话,还不到一个月,我想回打电话,再打也打不通电话。

哈达家人电话仍被屏蔽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称,哈达的岳母气愤地谴责当局无法无天,并说哈达已服满15年刑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继续关押他。她还透露,哈达仍坚定地拒绝与当局合作、不肯认罪,因为他仅仅表达了自己的思想,而每个人都有思想的权利。

住在赤峰市的哈斯朝鲁距离呼和浩特哈达家有一千多公里,由于新娜家的电话被屏蔽,无法直接获得他们的消息,只能从其他亲友那里间接得到片言只语。哈斯朝鲁说,目前新娜和儿子威勒斯生活陷于困境:“她各方面还可以,但主要是经济方面好像挺困难”。

记者:新娜和威勒斯好像每个月(当局)给他们两千元。

回答:两千一百元,一个人两千一。

记者:跟他们联系很难吗?

回答:很难。

被蒙古族人称为民族英雄的哈达,1989年在呼和浩特市创办蒙古学书店,努力恢复弘扬蒙古民族的文化。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1996年被判刑15年,2010年12月10日刑满后被继续关押至今。

公安称领导才能见新娜


本台就此致电哈达所在辖区的巧报派出所,试图向所长佟白龙询问新娜的近况,公安称,只有领导才可见到新娜,具体情况要问领导。

记者:您好佟白龙(派出所所长)在吗?

公安:不在。

记者:问一下,新娜家的电话,怎么一直都打不通?

公安:新娜的电话,这个我也不清楚。

记者:她人在家里吗?

公安:啊呀。。。不清楚。

记者:你们现在每个星期去看她吗,经常去吗?

公安:这个要去的话,也是领导去看了,有事问领导,他现在不在。

记者:听说他家里经济环境不太好啊?

公安:这个我们也不清楚,这种事情你得问领导,我们下面的人不清楚。

记者:现在他们好像不准随便出门吧?

公安:嗯。。。啊呀,你给我们佟所长打电话吧。

记者多次致电佟所长办公室,但无人接听。

公安见哈达舅不提精神异常

哈斯朝鲁说,已经好久没有哈达的消息。数月前,关押哈达的人员曾上门找他:“关押哈达的人员我见过一次,当时来过一次,他们说他(哈达)挺好的”。

记者:什么时候见的?

回答:两个多月了,我都忘了具体时间,有一段时间了。

记者:他们跟您怎么讲?

回答:哈达挺好的。

记者:听说精神状态有一些异常症状。

回答:那些我不知道啊,他们没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