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刘本琦被秘密判刑三年 放弃上诉但拒认罪

2014-02-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刘本琦(博讯)
图片:刘本琦(博讯)

湖北异议人士刘本琦在被羁押一年半之后, 1月23日被青海省海西州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开庭前法院未通知家属,开庭后更没有公开宣判结果。刘本琦认为自己的言论不构成犯罪,但他没有请律师辩护,并且放弃上诉。

农历新年前夕的1月23日,被当局监禁超过一年半的湖北异议人士刘本琦被青海省海西州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刑三年。刘本人闻判后,并未提出上诉,但也拒绝认罪。关注这一事件的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告诉本台,他于上周五接到刘本琦妻子刘英从格尔木打来的电话才知此事。他说:“7日(星期五),刘本琦和刘英的儿子刘家瑞的生日,也是刘本琦一年半以来头一次见到儿子的日子。由于已经被判刑并且准备送去执行,格尔木看守所通知刘英母子前往看守所会见了刘本琦,名为‘亲情探视’,但场面悲不可言。因为一年半以来,刘英承受了极其巨大的压力, 为丈夫的问题仅仅是说了几句话,就把她劳教一年”。

刘本琦的表弟易先生说,他们一直关注相关情况,但一直没有消息:“判刑三年,但他一直没有音讯,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前一段时间听说,没有证据就没有判。我们一直在家等就是没有他的音讯,在网上查也查不到他到底怎么样。也没有看到他是什么时候判的,一直就没有通知我们家里人。其实不应该判刑的,(法律)不是说言论自由,还不是判了,政府就是这样”。

因言获罪的退伍军人刘本琦祖籍湖北红安,曾在西北边疆服役12年,转业后被分配到青海省西宁联通公司。他因发表批评性言论,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并赞同秦永敏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2012年7月18日被公安以“涉嫌造谣、诽谤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等罪名刑事拘留。他的妻子刘英因向外界发出求助,要求当局释放其丈夫,也被以“煽动暴力抗法”为由,处以劳教一年。

秦永敏说,刘英在被劳教期间,受到迫害:“落下多种重病,回来后继续遭到当局的不断威胁,她经常对我哭诉,为了儿子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尽量隐忍。至今刘英也没敢开通自己的手机,当时有一个专门监控她的人叫王建平(音),不许她用手机 ,她更不敢公开自己的银行卡以便(对外)求助。回来近半年,没有收入,连生活也难以为继,再加上一身病痛”。

秦永敏还说,刘英获释后,一直不敢联系他,而此次是因为刘本琦反复叮嘱:“是刘本琦反复叮嘱她一定要跟我保持联系,她才跟我打电话,也是在外面打的公用电话。她说由于刘本琦没有上诉,按照规定15天内就要送往监狱,刘本琦告诉她,估计会在正月十五之前送到九百里外的西宁去服刑”。

本台曾报道,刘本琦被捕后,一直关押在青海格尔木看守所,之前他的两位北京律师彭剑和丁家喜曾要求会见被公安拒绝。随后委托北京另一位律师江一兵在去年4月19日顺利见到了刘本琦,此时刘决定放弃律师为他出庭辩护,他认为只是批评政府和执政党,不构成颠覆,而且认为他的案件不太可能得到公开的审理。

秦永敏表示:“刘本琦被判三年徒刑,仅仅是因为他在中共十八大之前说过一句话,在QQ群发了一句话,‘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集会示威的权利,18大我们到北京游行去’”。

他认为,从刘本琦被判刑,可见中国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正在升级,因此,人们对中共的期望也落空。

刘本琦被捕一直受到外界关注,中国海内外人权组织也曾发出要求当局释放的呼吁。秦永敏说:“刘本琦入狱后,也搜集到一千多人签名向他们当地发出各种呼吁,但是格尔木当局置若罔闻。国际社会在当初事件发生时曾关注过他,但最近中国已经又抓了一百多人了,他的事相对来说就比较淡化,当然我们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关注刘本琦先生仅仅因为一句话而坐牢”。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