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庄两户艺术家遭强拆 村官被指收钱又拆房

2017-03-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临时受雇的强拆人员用圆叉阻止抵抗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临时受雇的强拆人员用圆叉阻止抵抗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宋庄艺术家工作室再度遭遇当局强拆。3月29日,中国当代艺术家沈敬东及曹志文的住房,被强拆人员夷为平地。沈敬东告诉本台记者,他们在2009年租赁的40年的地上建房屋,却被强拆。曹志文的妻子指控,当地干部多次来收钱,先后支付了近70万元“茶水费”,但仍难逃被强拆命运。

3月29日,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家沈敬东、曹志文正在兴建的房屋兼工作室,遭到村官雇佣的强拆人员拆除。31日,沈敬东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当局强拆的理由是他的住房属“违章建筑”,但该地块早在2009年就与宋庄公司签署协议。租赁期为40年。他还说,对方强拆有其理由,但他在租赁的土地上建房也符合协议内容。沈敬东说:

“来了一百多人,我八点半赶到的时候,路也封了,现场被包围了。(拆迁方)不管怎么样,有两点,一是他拆迁之前,没有下达给我通知。我也没有接到任何一个电话,也没人找我谈话。建房的时候是有人允许的。几年前说,你们可以盖房,可以偷偷的盖。再几年前说,你们可以盖,盖了一半又说,你们不能盖。然后说今年春节又可以盖,你们要等一等。但是胆子大的人都盖起来了。像我们没有关系的、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的是盖不起来的”。

在宋庄建房,需要各种关系支撑,否则无力建房。沈敬东说,在宋庄盖房子需要找有关系的官员和工程队,否则盖不起房子:

“你找不到领导或找不到关系,你出不了钱或者你的钱不到位,房子是盖不起来的”。

记者:周三一共拆了几栋房子?

回答:我家旁边,我们一起盖的我和曹志文家。我们两人合在一起,我是一亩地,他是一亩半。旁边还有一家没拆,只是象征性的弄了几铁锹,那一个人的关系比较硬。

29日上午八点多,当局出动临时雇佣的一百多名社会闲杂人员,带着圆形钢叉,开着大型挖机强拆了沈京东和曹志文的房屋。在此期间,拆迁与被拆迁方发生对峙。宋庄近百名艺术家到场声援,其中一位拍摄者被保安员打伤头部,需要送医院治疗。沈敬东和曹志文则被带到派出所,扣留约8个小时至当晚9点获释。

曹志文的妻子纪女士在现场向围观者控诉道,村干部一次次的上来收钱,但房屋最终仍被强拆,令她家损失人民币上百万元:

“我们花了可多钱呢,当时盖房的时候接水电,花了六十几万,就是他们政府拿的钱,说建什么管道,我们不交68万元就不让你进场地。结果进来没有两天,说不让盖房了。(村干部)没完没了说哪个领导送几十万,这个领导送点钱,那个领导送点钱,拖到现在(房)没盖前,已经花了好几百万元了。来一拨人干三个月走了,拿点钱走了,又来一拨人,官官都贪污。一个没有买通都不行,这就是中国的政府”。

宋庄艺术家追魂31日对记者说,整个艺术区都会拆:

“一栋房子三户,已经拆平了。在宋庄艺术区,现在要盖房子是不可能的,不让盖。北京市政府搬到我们附近两公里处,很近的一个地方。现在不是说这里要开发,所以要把在建的房子拆了。艺术区以后会拆,作为建商业楼”。

宋庄因聚集者中国众多当代艺术家而闻名。但关心时政的艺术家或维权人士时常遭到当局骚扰,甚至被断水停电,如当代诗人王藏和女权工作者叶海燕,在春节前夕,遭到断电停水。叶海燕对记者说,地方政府试图把宋庄打造成官方心目中的文艺小镇。因此,强拆不会停止:

“当地村政府可能跟艺术家有协议,结果上级政府不买账。这个拆迁计划应该很早就有,现在他们要陆续执行了。所以他们这种强力拆迁从现在开始,以后都不会停止”。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