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潮州一维权村民逃抵泰国 4村民被检察院批捕

2017-04-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王喜利日前到联合国驻泰国难民署申请难民身份。(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王喜利日前到联合国驻泰国难民署申请难民身份。(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广东潮州饶平浮山镇军埔村上百村民今年2月上旬到市政府抗议,揭发村前支书和村主任伪造村民签名,私卖土地,用作废旧电池回收拆解厂,污染环境。其中4位村民近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批捕。当地维权人士王喜利,为逃避公安追捕,经云南、缅甸,于本周安全抵达泰国,并到联合国难民署寻求政治庇护。

本台曾经报道,军埔村的一百多位村民,今年2月4日到潮州市政府门口抗议,并堵住当地一家旧电池回收拆解厂的对外运输通道,要求关停该厂,或妥善解决污染问题。当晚,政府出动特警抓捕了12位村民,其后6人被刑事拘留。该镇维权人士王喜利因帮助村民维权,对外发布维权信息,遭到警方追捕。

4月3日,王喜利成功逃抵泰国。据王喜利介绍,今年2月8日,本台报道当地村民维权事件后,当晚他遭到公安追捕,无奈之下选择逃亡:

“8号早上你的报道出来,晚上警察就去抓我。没有办法,我们两次接受你采访,他(公安)说我们两个人勾结海外人士,他们现在要抓我,我是没有办法。我这个星期逃到泰国来了。3号早上又被泰国警察抓住,没收了一点钱又被放出来。我下午去难民署签了一个名。现在身无分文,走投无路”。

王喜利是广东潮汕地区著名维权人士,曾协助村民土地维权,并揭发村官贪腐,遭到当地官员嫉恨。这次逃亡过程,他是穿过中缅边界进入缅甸,又从缅甸靠近泰国边界的边境城市大其力进入泰国,过程非常艰辛。他说:

“我是从云南到缅甸跟中国交界的小勐拉、到大其力。3号早上从大其力到泰国。另外一个(村民)还没有逃出了,公安在追缉他。他都不敢回家。他跟我讲,公安总是去他的家里,准备抓他,他不敢回家”。

据军浦村村民告诉记者,该村村官勾结镇国土官员,于2014年把该村土地偷卖给一家叫“广东新生元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厂经营旧电池回收解装,造成周边的环境污染。去年1月28日,村民向村干部了解将土地私下出让给污染企业的情况,并要求公开卖地款的去向,但被拒绝。其后,村民向饶平县政府和潮州市政府投诉,仍然没有下文。村民再次到市政府请愿,并堵塞当地一条公路。村民又再到市政府请愿,遭到警察殴打。村民麦平林,王楚杰,王而,陈瑞峰,王跃欣等12人先后被刑事拘留。目前,麦平林,陈瑞峰,麦应强等4人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批捕。

麦应强的妻子江克4月7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已收到检察院批捕通知书,当地公安和村官多次找她,叫她不要再接受外媒记者采访,但是为了救丈夫,她别无选择。她说:

“请你们帮帮我吧,人都被逮捕了。逮捕了两个月还不放出来,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现在逮捕了四个人。上一次你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号码被公安局监控了,他们威胁我,叫我不要再跟你联络了。他说你不要再跟记者联络了。他们还发了很多恐吓信给我老公家,我的公公婆婆收起来了”。

记者:是公安局发的?

回答:不是公安局发的,是村里面不知道谁发的。被我老公的爸爸妈妈藏起来。

江克说,她的丈夫和村民进行抗议是因为当局强行征地,帮助商人兴建旧电池回收解装厂,造成严重污染:

“主要是电池厂污染,这个老板差不多投资三亿元,他投资这个电池厂肯定要找饶平县政府的人,潮州市政府的人,这些关系他都疏通好了的。他们都是一条线上的”。

当地村民曾就村官涉嫌贪腐,将村集体的250亩土地租给一些违规企业开发,时间为50年,承包款只有4万元等情况。向广东省省信访网作出投诉。但没有下文。

正面临困境的王喜利说,他曾因揭发村官贪腐被判刑两年:“我坐过两年牢,之前也是告村官,2014年就被他们关了两年,到16年4月份才出狱,10月份又被他们拘留3天。现在他们又想抓捕我,我不得不逃亡”。

据网络资料称,王喜利是广东汕头人,曾积极参与多项维权活动。 2013年12月24日,其代表广东潮州饶平县浮山镇浮山村八成以上村民,控告该村原书记王友才贱卖村民土地,滥用、侵吞村中各款项,并大肆挥霍,被当地官员视为需要打击的维权人士。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