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哈达就申请护照被拒向联合国紧急呼吁

2015-04-3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哈达与儿子威勒斯。(哈达提供/记者乔龙)
哈达与儿子威勒斯。(哈达提供/记者乔龙)

长期被软禁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和儿子威勒斯,于本周三(4月29日)前往呼和浩特市出入境管理局申请护照,为一下步出国治病作准备,但被当局以“出境后将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对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为由拒绝。周四,哈达就此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发出紧急求助,同时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国际组织呼吁,敦促中国政府保障公民基本权利。

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本周三在其儿子威勒斯的陪同下,带病前往呼和浩特市出入境管理局办理中国公民因私出国护照,但遭到拒绝。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当天傍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和父亲申请办理护照的手续齐全,但工作人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第十三条第七款为理由,拒绝办理。威勒斯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称,“希望继续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呼吁,敦促中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保障我们的合理诉求,更在依法治国的前提下,保护我们的合法遷徙自由”。

周四上午,被软禁中的哈达发出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公开信中称,“本人因反抗殖民当局对原住民的残酷压迫而被陷害关押15年,接着为了逼我放弃思想又法外羁押4年,长期施加酷刑后已得一身病。但殖民当局仍坚持只有放弃思想才给饭吃、才给治病。无奈想出国治病结果又不给护照,我们是公民,我们有权利办护照。”

中午时分,哈达终于突破通讯封锁对记者说:“乔龙先生,我病重,需要出国治疗,但是殖民当局不给我护照,这是违反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所以我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紧急呼救,请帮助我们解决护照问题,出国治病问题”。

哈达在公开信中写道,“殖民当局在践踏国际、国内法,请看:《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二、人人有权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并有权归返其本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二、人人应有自由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尊重人权,保障人权。更有甚者,连儿子也不给办护照,这是在搞株连,这种无法无天的罪恶行径与“文革”时期的胡作非为毫无二致。新娜被株连还在服刑,据说还扬言判刑前的羁押不算进刑期。岂有此理?

哈达曾在1989年成立蒙古文化救助会,任会长;90年与妻子新娜一起开办并经营蒙古学书店;92年把组织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

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异议人士铁木伦星期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刚才听到哈达先生申请出国护照被拒绝,听后很气愤,也提出强烈的抗议,这是中国政府对一个公民人权的践踏。在他们(对哈达的)诬蔑下,说他什么搞民族分裂,国家分裂等各种罪行,已被他们监禁19年”。

哈达于去年12月9日获释后,继续受到严厉的监控。在其居住的社区内,警方加强了岗哨,又在他家五楼门口增派了保安员。今年2月农历新年期间,外国记者打算采访哈达,却被当局驱逐。

此后,哈达家中的电话和手机信号被屏蔽,出门需搭乘公安专车,所到之处须有公安在场。铁木伦说,哈达被羁押19年:“在这19年中,他的身体、精神等方面受到严重迫害。在此情况下,他本人想出国治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不能出于人道主义考量?我再重新问一下中国政府和当地公安局,哈达先生是不是中国公民?他既然是中国公民就有持中国护照的权利”。

上周五,哈达在家中绝食一天,抗议其妻子新娜被诬陷判刑三周年,也令其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在过去19年的牢狱中,因受到体罚及虐待,导致哈达全身动脉硬化、肝病等,身患近十种疾病。他早前通过本台向国际社会发出紧急呼救,希望到国外治病。他曾表示,当前最糟糕的是经济拮据,更无钱治病。他第一选择是能够前往美国。同时也向欧盟国家紧急呼吁,帮助其出国。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

附件:哈达致联合国人权理事的公开信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禁止酷刑委员会:
昨天下午和儿子一起去办护照被拒绝,理由是2人都属于《护照法》所列禁止出国范围之内。本人因反抗殖民当局对原住民的残酷压迫而被陷害关押15年,接着为了逼我放弃思想又法外羁押4年,长期施加酷刑后已得一身病。但殖民当局仍坚持只有放弃思想才给饭吃、才给治病。无奈想出国治病结果又不给护照,我们是公民,我们有权利办护照。

殖民当局在践踏国际、国内法,请看:《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二、人人有权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并有权归返其本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二、人人应有自由离去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尊重人权,保障人权。更有甚者,连儿子也不给办护照,这是在搞株连,这种无法无天的罪恶行径与“文革”时期的胡作非为毫无二致。新娜被株连还在服刑,据说还扬言判刑前的羁押不算进刑期。岂有此理?因为法律规定绝对不是这样,难道说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全面以法治国吗?

总之,我们是公民,我们没有践踏法律,我们有权利办护照并出国治病。目无法纪、肆意践踏法律的恰恰是殖民当局。在此本人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紧急呼救:请帮助我们解决出国治病问题。我的病很重,需要尽快治疗。

哈达于内蒙古呼和浩特

2015年4月30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