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启动“一级超常防控”应对六四27周年

2016-06-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北京居委会发出的“6.4”安保通知。(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居委会发出的“6.4”安保通知。(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今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事件27周年,北京全城各居委会5月31日接到上级街道办通知,6月1日到6日每栋居民楼都要有带红袖标和小红帽的志愿者巡逻值班,配合官方防控民间的六四纪念活动,其中6月3日及4日更将实行“一级超常防控”。居委会则要求志愿者,发现有纪念六四或相关情况的要及时报告。

六四27周年来临,北京已全面加强防控措施,严防民间纪念六四活动。丰台区方庄方城园一区居委会5月31日发通告称,根据上级指示精神,“6.4”安保巡逻值班现已正式启动,请志愿者佩戴红袖标、小红帽上街巡逻。巡逻期从6月1日到6月6日,其中6月3日、4日为“一级超常防控”,请各楼长安排巡逻人员名单。

本台记者根据知情者提供的该通知,6月3日致电方城园一区居委会查询有关六四巡逻情况。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巡逻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纪念“6.4”:“为那个‘6.4’,‘6.4’活动”。
记者:看见有六四活动的人就通报啊?
回答:都可以,都得关注一下。
记者:汇报给居委会?
回答:可以。
记者:这里有多少人参加这次活动,志愿者?
回答:每一栋楼都有志愿者,都有自己的点,一般像这种重要日,都有五到六个人。

记者向方城园二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查询,通知中提及的“6.4”,是怎么一回事请,对方回答是“敏感日”,却未作进一步解释。
记者:六四是怎么一回事?
回答:啊,稍等一下。(换了一位年长者回答)咱们就按照(上级)要求,在6月1号到6月6号,一般叫敏感日的值班,就这么一个情况。
记者:想问一下六四?
回答:没有任何的那个什么(解释),我们就说敏感日的时候。

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张先玲对政府部门从上到下,不敢公开提“六四”,认为是当局出于恐惧心理。她说:“这些人心里指不定怎么想的,只是不敢说就是了。这就说明他们(政府)对这件事情很恐惧,像杀人犯一样,杀了人当然恐惧。他心里有鬼他就敏感。可笑吧,这哪像一个大国大党”。

5月31日开始,北京、贵州、内蒙古等地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分别被当地公安带走强制旅游,北京的有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独立媒体人高瑜等,贵阳有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多名成员、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牧民奥登高娃被旅游,奥德古(音)则被公安上岗。

中国每一年要花费数千亿元人民币作为所谓的维稳经费,用于包括全国两会、六四周年日、拦截访民等。居住在北京的国务院前秘书俞梅荪自5月31日上午10点起,被公安上岗,目前尚不知道何时解除限制。他对记者说:“关于维稳,我这里一个班是3个警员看守,24小时是4个班共12个警员,按照每一个人200元(一天)就是2400元,还有一辆车戒备。一天的经费就要3000元钱”。

六四已进入27周年,但是官方媒体的报道从不涉及六四,以致不少年轻人不知道“六四”。近年,不少年轻人通过互联网翻墙软件,才知1989年在中国发生的这场争取民主的运动遭到政府出动军队、坦克车镇压。外界公布的六四死亡人数超过一万人,而当年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则称死了23个人。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