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期间中国数千人遭“维稳” 重量级异议人士陆续获释

2013-06-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市民参与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参与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中国“六四事件”24周年期间,被当局强制旅游及法外拘禁的人士众多。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周五告诉本台,他被强制旅游九天期间,几乎每隔两天更换地方,与此同时,湖北省就有数百人“被旅游”或拘禁。已回到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说,大部分人已被解除拘禁,但广州和成都两地因有官方重要活动,一些人可能被延长软禁时间。

今年的六四周年敏感期似乎进入尾声,周四起各地公安陆续释放一批五月下旬被软禁的异议、维权人士。浙江的中国民主党成员陈树庆周五告诉本台,当局基本结束对他们的“维稳”控制:“今天我下楼去看,已经没有人管着、盯着,其他人中,吕耿松那里,周围还是有人在站岗,他是长期的。我们这里我问过好多人,都集中在3至5号这三天,尤其是‘六四’这天,很多人山上(聚会)去不成了”。

被公安软禁在广州近十天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周四晚间回到北京,他周五告诉记者,来自各方朋友的信息中了解到很多人已回到家里:“比如说5月29号被带走的河北异议人士徐义顺因为申请六四示威游行,在河北保定,他是昨天傍晚六点,结束几天的强制旅游,已经回来了。我也听说秦永敏先生也回来了,我也听说广州那边大部分的人已经没有事了,但是野渡先生(独立中文笔会成员)跟我讲过,他那边要到10号左右,四川那边有些人已经没事了,但是成都那边因为要举行财富论坛,还是相对紧张的,包括推友佩利叫程爱华,已经失踪了,从6月1号她发了一些成都地区维权照片之后,就失去联系了”。

广州及成都仍在“维稳”

胡佳作为重大事件维稳的风向标,当局每当遇到敏感事件,首先对他采取限制行动。胡佳说:“北京这边昨天听说有很多朋友现在也被维稳,如维权律师,但是我现在还不明确我自己这边(维稳)怎么样,因为我昨天深夜回到家里的时候,便衣们就站在警务室,我看到至少两个人一直盯着我,从远处的车位再到这边来,他们还作着记录,今天因为我没有出门,还没有验证过我这边的维稳期是否结束,通常情况下,我会是北京最早被上岗,最晚被撤岗的”。

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5月29日被公安强行带走“旅游”九天,周四被送回武汉家中,他周五对记者说,他“被旅游”期间,陪同的公安对他比较礼貌:“每天带到一个景点,九天里换了五、六个地方,包括去岳阳楼(湖南),被弄到湖南去了,然后带到江西,一个地方待一两天。被旅游的朋友大致情况都是这样,因为他知道他们是没有法律上的理由,因此希望以柔性方式处理”。

但他归来后发现家中的异常,包括门锁及电脑:“把我人带走的时候,显然是当局的人打开了我家的门,我的电脑也被人动过,不仅动过而且6月5号我还没有回来,中午11点55分,很多朋友都发现我上网了,马上向我打招呼,那个人一直没有理睬,然后离去了。我其实在6月6号下午,我两点半才回来”。

他说,5月28日给一位商业朋友寄去的手提电脑,对方告知其主板和硬件全部被人为毁坏,无法使用,他已掌握公安方面对电脑下手的证据。

湖北数百人全国上千人受打压

在今年的“六四”期间,武汉异议人士蔡崇富、李勇被行政拘留十天,至周五尚未获释。秦永敏介绍,被行政拘留十天的还有武钢职工余全红,赤壁市的黄文勋、袁兵、李银利等人。此外,据信是信仰法轮功的饭店老板方斌,则早在一个月前就被秘密抓捕并一直关押在“法教班”。而被传唤的还有王芳、解丽等数十人:“从当局来说,今年对异议人士的打压,规模特别大,湖北涉及大概数百人,从全国来说,大概成千上万”。

秦永敏说,六四事件是中国政府绕不过的坎,打压是不可能持久的,他呼吁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尽快解决六四问题,与天安门母亲群体及整个社会展开对话,确保中国和平转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