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梁颂基开庭多人被抓 唐荆陵及袁新亭代理律师申请被驳回

2014-07-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异议人士梁颂基。(网络资料图片)
异议人士梁颂基。(网络资料图片)

广州公民街头维权运动参与者、异议人士梁颂基被控“妨碍公务罪”一案,星期五开庭,当局在法院周边部署数百警力戒备,众多围观的公民被警方控制,甚至事先已取得旁听证的被告人妻子黄燕雯等多人也被法院借故不准进入法庭。庭审当晚九点结束,法官择日宣判。此外,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周五凌晨在佛山一酒店被公安入室搜查,而他和葛文秀律师提出申请会见当事人及取保候审,均被拒绝。

因参与广州街头运动,今年1月4日,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马胜芬同时在异议人士梁颂基家被抓。目前,唯独梁颂基被控以“妨碍公务罪”,引起外界关注。案件于本周五上午九点,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众多公民到场围观及声援,遭到警察抓捕。原本前往围观的长沙网民“周周煮粥”当天下午告诉本台,很多人被法院外的公安抓走:“现场的朋友告诉我戒备森严,抓了李小玲、高飞、谢文飞、汪龙,还有梁颂基的妻子被带回家了。谢文飞和高飞昨天下午以身份证复印件,已拿到旁听证了,今天早上他们到法院门口就被带走了”。

梁颂基的妻子黄燕雯下午告诉记者:“我昨天去登记了(旁听证),今天也去了(法院)现场,因为我带着女儿,他说我的女儿没有满十八岁,不让我进去(旁听)。后来我坐在门口看着,圈子里的人全被抓了,没有一个朋友能进去旁听,阿基的六舅舅进去了,他的四舅不让进去”。

记者:您知道抓了多少人吗?
回答:不知道,因为他们把路口从很远地方就封锁了,大约两到三百人,国保、便衣,还有穿警服的警察,很多人。他们抓人时,七八个人围过来,然后把雨伞打开、挡住,就抓人。

据维权网周五消息,法院周边500米范围内,到处都是警察。在周边路口,交警还在围堵、盘查来往车辆。早8点21分,公民高飞、汪龙被抓走,朋友致电谢文飞时,电话被强行挂断,而前往围观的公民李小玲也失去联系,公民卓协险些被抓,后乘摩托车离开。

38岁的梁颂基近年来多次参与广州街头活动。今年1月4日,广州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马胜芬等人到梁颂基家聚餐,而此时正是“南方周末事件”周年纪念日前夕。梁颂基向登门的公安泼了一盆自来水,不久大批公安入屋抓走四人,目前仅梁颂基被起诉,其余均获释。

官 方起诉书称,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民警持搜查证进屋查房时,梁颂基拒绝开门,并从房内向民警泼水,同时扬言要拿菜刀砍人,致使多名民警的衣服被泼湿。检 方指梁颂基无视国家法律,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条文,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 责任。

庭审于当晚九点结束,梁颂基的代理律师陈科云说,法官宣布择日宣判,而庭审情况稍后公布。

另一方面,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五凌晨在佛山南海一酒店客房,被警察惊醒。他当天下午告诉记者:“凌晨12点多,我一个人正在宾馆里睡觉,突然闯进四个人,一个穿便服,三个穿警服,我要求出示证件,他们不肯,他们说是警察,要查我身份证,要搜我的包,我没办法只有让他们随便搜,把我的包翻个遍,把案卷也翻个遍”。

警方的举动出于何种目的,刘律师始终不解,他说要去派出所报案:“我今天在南海西樵处理一个很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也没什么政治敏感”。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自己是哪一个公安局的?
回答:没有,没说。
记者:他们逗留多久?
回答:20分钟,我现在换了酒店房间,我等一下去报案,要去查证这件事。

记者:您觉得这跟此案有关,还是跟唐荆陵的案件有关?
回答:这个我就不清楚,是跟唐荆陵有关还是与这件事有关,我现在不清楚,我要报警。

周四,代理“广州三君子”唐荆陵的律师刘正清和袁新亭的律师葛文秀前往广州国保支队申请分别会见当事人,后发现国保支队已经搬家,其后直奔广州市公安局,值班警察告知到市公安九处办理。刘正清说:“我们递交了申请会见手续,他说等通知,我们现在等答复”。

周五晚,刘律师告诉记者,他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告知其申请会见唐荆陵不予批准,而葛文秀律师稍后也告诉本台,他申请会见袁新亭(本名:袁朝阳)及提出为当事人申请取保候审,周五晚被正式驳回。葛律师还说,袁新亭患痔疮特别严重,非常痛苦。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