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头七”已过 遗孀刘霞仍无音信

2017-07-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民间祭奠刘晓波。(网民提供/记者乔龙)
民间祭奠刘晓波。(网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故已过7天。7月21日,刘晓波遗孀刘霞的亲属对外界表示,仍无刘霞的音信。刘霞家属感谢联合国人权专员寻求与中国官员见面要求还刘霞自由。美国纽约大学中国法律与人权问题专家孔杰荣表示,中国害怕刘霞成为异议人士的新领袖象征。

刘晓波于7月13日在沈阳病故之后,其遗孀刘霞的处境备受关注。目前刘霞仍被当局控制,音信全无。

7月21日,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称,当天中午12点刘霞的亲属称,刘霞仍不知下落,而同刘霞一起的弟弟刘晖也未能回家同妻儿见面,刘霞与刘晖仍然没有回到北京。

刘霞的家人感谢联合国人权专员正寻求会见中国官员,敦促让刘霞获得自由。家属表示对刘霞的身体状况没有太大的担忧,因为她“身边人”会将刘霞的状况随时告诉北京的上级,若有重大异常北京相关部门会告知刘霞在北京的亲属。

前一天晚上,刘霞的家属称不清楚为什么“头七”已过,当局仍然不放刘霞回家或去亲属家休息。

本周三,英国《卫报》记者到刘晓波故居时,被在场的便衣人员包围,并质问来人“你想去哪里?你想去哪里?”记者询问刘霞是否在家,对方回说没听过她,“这里有几千人,都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知道你在讲哪个?”最后还不耐烦的对记者咆哮,“你应该离开这里!”“出去!”

据知情人士对本台披露,北京当局对外界关注刘霞“非常恼火”却又无奈。当局不希望看到在刘晓波之后,刘霞成为外国媒体的新焦点。

美国纽约大学中国法律与人权专家孔杰荣认为,中国政府不释放刘霞是担心她成为海内外异议人士的新领袖象征。

中国民间组织人权观察成员徐秦7月2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政府将刘霞与外界隔绝,其行为非常荒谬:

“这么做简直没有人权的底线。他(刘晓波)的妻子是无罪的。妻子刘霞在他刘晓波生前也是没有自由。特别刘晓波去世后,她还没有获得自由。我们感到很愤怒”。

也有民众在互联网发起寄明信片到刘霞北京住所的行动,表达支持与关心。徐秦说,人权观察两次在网上追思刘晓波,网络均被切断:

“我们玫瑰团队、人权观察两次在网络上做了追思会,但是都遭到了骚扰。我们正在准备起诉他们,起诉腾讯、腾讯背后的网信办”。

被公安软禁中的胡佳表示,刘霞自从刘晓波在沈阳住院后一直陪伴左右,至今没有回到北京。不少朋友已多次到刘霞住所,希望能见到刘霞的家属:

“看到两种情况,一种是空无一人,四个方向都有摄像探头;我们朋友晚上去的时候发现刘霞家里完全是黑的。还有一种情况是在她家单元门口,竟然还站着两个便衣看守人员”。

7月21日,香港妇女劳工协会、新妇女协会联合发表“停止精神暴力虐待,恢复刘霞人身自由”的声明,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刘霞,并要求中国政府马上解除对刘霞的软禁及监视,恢复其出入境之自由。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