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不再是难民“避风港” 中国流亡者出门谨慎恐遭绑架

2016-07-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滞留泰国的流亡者举行研讨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滞留泰国的流亡者举行研讨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维权人士吴玉华谈泰国不再是中国流亡者"避风港"

泰国过去曾是中国流亡人士的安全“避风港”,但在香港书商桂民海被绑架,异议人士董广平和姜野飞等人遭遣返之后,目前滞留泰国的一百多位等待难民身份的中国人士整日提心吊胆,担心来自中国的绑架者将他们遣返或秘密失踪。

去年以来,泰国发生多起绑架书商及遣返中国难民事件,包括香港巨流传媒有限公司股东桂民海、中国异议人士董广平和姜野飞、南都网编辑李新等。今年2月29日,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负责人黎小龙带着家人及其他流亡者打算开船逃往新西兰,但出海不久就遭遇海啸,被泰国当局救援后,部分人一度遭到关押。自上述事件后,滞留在泰国的一百多位政治难民生活提心吊胆。他们不敢轻易出门,也不敢暴露自己的住所,担心有朝一日遭人绑架后遣返中国。

逃亡泰国一年多的维权人士吴玉华(网名:哎乌),7月27日在曼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时称,自从去年姜野飞等人被抓后,目前滞留在泰国的中国难民,处于惶恐状态:
“包括前一段时间,徐振鑫的(南京)家人受到威胁,还有近期发生的刘嘉青(维权人士)准备要来泰国,在缅甸被抓,最近我还听说他被判刑两年。三四月开始,泰国开始清查超期滞留的外籍人士。所以,在泰国的我们这些中国难民,每一天都是在惶恐之中。生怕有一天,自己被查到。关进移民监狱还算好的,如果被遣返回去,肯定面临坐牢”。

在遣返难民问题上,中国和泰国警方的合作,在泰国难民圈中已成公开的秘密。有中方背景的人士对难民的监控及威胁,无所不在。吴玉华的丈夫杨崇(籍贯:江西)是广州维权人士,他曾因在泰国调查桂民海失踪案,遭遇离奇车祸而受伤。吴玉华说,在此期间,有陌生人到杨崇工作的单位盯梢。吴本人所任职的学校也出现不明身份人士。她说:
“我在一所学校教书,在此期间,有来历不明的既不是家长,也不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人认识他们,就在我附近转悠。我曾经尝试用手机去拍摄他们,我也是一个很含蓄的一个动作,手机拿得很低。但是就拍不到他们。他们很有反侦察意识”。

据难民说,即使在当地的教会,只要有中国难民,就会出现陌生人监控他们。来自湖北的申难者柳学红对记者说,有受命于中国公安的人混入难民圈,制造事端:
“他们的目的就是阻止我们,不要发声。包括联合国难民署也为我们担心。原来跟我们一起举牌的人,都被他们瓦解了。我们目前的状况是,除了个人担心以外,也向联合国要求加快我们的申难的进程。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据难民表示,目前滞留在曼谷的一百多人因无正常身份,所以找不到工作。不少人向中国境内的家人求助,也有的靠借贷度日。柳学红说:“有的甚至在捡菜吃或靠朋友们的接济。因为国际难民人也多,联合国负担也重。所以说,我们在这边,没有多大的援助”。
记者:觉得你们现在的安全情况如何?
回答:从赵长福(7月12日)来了以后,这几天不太正常。我们到联合国陪赵长福登记的那一天,发现有人跟踪我们。发现一个人。前天我们又到联合国难民署。

在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河南访民邢鉴对记者说,申难者之间,也相互保密。难民不敢轻易出户:
“现在难民这边都是互相不来往的,包括在联合国这些机构,我们就是见面了也不去问他们。问这些东西很容易招人怀疑。因为中国在泰国也有派驻了大量特工,混在难民中挑拨难民之间的关系”。

另一位来自广西的申难者张维说,今年六四周年日期间,他参加纪念活动被人跟踪:
“在六四举行活动的时候,都有人跟踪,有三个可疑的人。如黎小龙,甚至有人去他家里面找他。看这些人的打扮,很像国内的国保”。

江苏徐州到泰国的访民于艳华说,最近难民的处境特别危险:“这种跟踪、监控、监听,更加危险。我这几天带着病奔波于联合国难民署,在寻求帮助,找一个避难处都找不到。我现在不敢回家,感到恐惧”。

中国难民感叹道,泰国曾经是“避风港”,但自去年起,这个避风港已经消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