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望力狱中“自杀”重伤入院抢救 家属强烈质疑

2016-08-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邢望力在信阳市中心医院急救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邢望力在信阳市中心医院急救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邢望力狱中“自杀”重伤入院抢救 家属质疑

河南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8月26日被法院判刑4年6个月。但第二天,他就在看守所险些死亡。警方在事发10个小时候后才通知家人称,邢望力在监舍窗口用纸绳试图自杀,被同囚室的人救下时头先落地,左颅骨粉碎性骨折,正在抢救。但邢望力的家人不信警方的解释,要求当开现场完整录像。

河南省信阳市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8月26日被该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处以有期徒刑4年6个月,但拒绝向被告人出示判决书。就在法官宣判的第二天,邢望力被指在囚室内试图上吊自杀,摔下时导致重伤。

正在信阳市中心医院的邢望力的弟弟邢喜,29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哥哥的头颅骨已经摘除,医生说这15天是危险期:

“左颅骨碎了,现在整个颅骨都去掉了,暂时就是一个软组织,头皮箍着,他的脑髓掉了一块,医生说要15天的监护期,脑髓那一块掉了就掉了,扔了,说是大概坏死了”。

邢 喜表示,警方的说法是邢望力试图自杀,被救下时头颅着地导致受伤。不过他也认为,对于哥哥这次遭遇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目前还只是警方一面之词:“据看守 所的人交代,说他想不开,用纸皮搓了一条绳子,吊在房间的窗上,绑着脖子想上吊。被另外一个同号的犯人发现了,抱着他的腿,想把他弄下来,当时他身体比较 弱,脖子勒了一会没有气,身体就软了。身体一歪,整个人摔在地上了。大致情况是这样”。

记者:您看他的性格,属于要自杀的人吗?

回答:因为前一天宣判他判刑4年半。但27日上午发生时,值班民警不在场。他们看守所有很大的责任。

记者:现在有摄像吗?

回答:有,现在咱也进不去(看守所),咱也看不到(录像)。

不过,邢望力的儿子邢鉴28日在泰国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认为,他父亲在息县看守所囚室内抗议,是被警察等相关人员牢头殴打成重伤的:

“指使牢头狱霸,结果把他打得现在是脑壳打碎了。28日凌晨送到医院抢救三到四个小时,直到4点多钟才出急诊室,目前他还处在昏迷状态。昨天当地警察、乡政府的人还在找我的妈妈,他们又到我们家抄家。我妈妈说,你们如果进来,我就直接跳楼。结果他们没有搜查成。我妈妈现在信阳市中心医院”。

邢望力自杀方式,与湖南“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非常相似。李旺阳家人当年公开的其中一张现场照片中,李望阳脖子上帮着一条白色纱布,脚站在地上,是“站着死亡”。当时很多网民质疑当局伪造死亡现场。

本台记者29日多次致电息县看守所所长张明涛,但对方拒绝回答任何问题。邢望力的儿子认为,他的父亲在法庭上明确提出将会上诉,因此不会自杀。他还提出很多其他的疑问:

“他(邢望力)在案发14个小时左右,才被送到手术室进行手术。我当然不信他们说的,分明是在推卸责任。当时息县看守所所长张明涛跟我母亲说的是,邢望力蒙着头在铁窗上,上吊自杀。如果是上吊,他肯定是脚和屁股先落地。这是百分之一百是看守所对他酷刑虐待,逼他认罪”。

邢望力的弟弟邢喜表示,他已就哥哥的遭遇报警:

“昨天我也报案了,立案了。刑警也要调查取证。公安系统也要进行调查,检察院也介入了。今天上午息县公安局局长刘阳,息县政法委书记张安乐也过来了。昨天来了公安的政委、工会主席”。

邢鉴说,目前看守所所长张明涛派驻十多警力对邢望力的家属进行稳控,试图将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弟弟邢喜强行抬出医院,阻止他们看护邢望力。邢鉴要求当局公布囚室完整持续的监控录像,以解除家人的疑虑。

45岁的邢望力因在网上公开声援,并呼吁中纪委、公安部等部门彻查当地民众冯国辉死亡之谜,8月26日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入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