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户范木根出席案庭前会议 一百多人看守所外声援

2014-11-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在法庭外,一百多位民众声援范木根。 (微信图片/记者乔龙)
图片: 在法庭外,一百多位民众声援范木根。 (微信图片/记者乔龙)

因在反抗暴力拆迁中砍死两名拆迁人员而被捕的苏州村民范木根,星期四在律师陪同下出席庭前会议。他的代理律师向法官提出,要求进行一系列调查取证,以及将范木根案与事件中六名拆迁人员因打人被控“寻衅滋事”一案,并案审理。在法庭外,一百多位民众声援范木根,要求公正审案。

去年12月3日,约十名拆迁方人员闯入苏州村民范木根的家,对其妻儿进行殴打。65岁的范木根为保护妻儿,持水果刀将其中两人刺伤致死。范木根妻子顾盘珍被打致骨折,儿子被殴受伤,他本人的头部遭受多处创伤。一般认为,范木根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才铸成命案。本周四(11月13日),苏州虎丘区法院在看守所举行庭前会议,范委托的律师张俊杰在会议结束后告诉本台,他向法官提出三点要求,其核心内容是要求法院与强拆者入室打人一案,并案审理:“为首的六个拆迁人员涉嫌寻衅滋事,这个案件在虎丘区法院审理。我们认为这个案件应该跟范木根案件并案审理,所以提出并案申请。法院说该案已进入审理程序。当庭没有明确说同意并案审理,因此我们在此基础上提出,如果你不并案审理,那么另外六个被告寻衅滋事的案件,必须作为本案的证人出庭,来接受控辩双方的盘问”。

10月27日,拆迁方六名打人者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曾在苏州第一看守所举行庭前会议,作为受害方的范木根的妻子提出要求民事赔偿的诉讼,范妻顾盘珍和儿子范永海以及代理律师王全章,曾提出并案审理的申请,但被赶出法庭。

张律师称,事发时,上述人员闯入范家,事主报警求助,但警方找临时工出警:“事发当天,范木根十多次拨打110报警电话,要求警察在自己人身面临威胁的时候出面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一直没有得到110的积极响应。一个小时之后,辖区派出所派了两个警辅(临时工)到现场。所以我们今天要求法院去调查。我说全国来讲,没有这个规定(警辅调查),那么你苏州市是不是有特殊规定,警辅可以单独出警?如果不能单独出警,那就要视为事发当天范木根没有得到任何来自于官方的救助。没有官方的救急,我就自卫救急,就是无限防卫”。

张俊杰还说,其当事人在作出保护自己和家人安全的防卫动作:“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提出要求法院调查取证的问题。,主要涉及到范木根的住宅所在地的土地征用,是不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有审批手续、有关房屋拆迁有没有审批手续,?如果这两项手续都没有,那么律师认为,你私自进入别人住宅,逼迫别人去签署拆迁协定,说轻了你构成强制交易罪,说重了你构成抢劫罪。那就意味着范木根有这样的权利对这样的人,对犯罪分子行使无限防卫权利”。

记者:今天的庭前会议在哪里开的?

回答:看守所,范木根到场。

在庭前会议上,张俊杰律师要求对范妻顾盘珍的伤情重新鉴定,如果是重伤,更有更充分的理由说明,范木根是在妻子受到严重伤害后,行使“无限防卫”权利。

在看守所外,一百多位声援者支持范木根,要求法院公正审案。据称有不少维权人士被国保限制人身自由,无法成行,包括吴其和、周金丹、陆正国等。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表示,关注者来自全国各地:“全国各界的一百多个人。我们家属被他们逼成那样是实属无奈,才正当防卫,父亲应该没有罪”。

现场图片显示,不是民众聚集在看守所外,关注范木根的命运。警察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外拉起警戒线,又筑起人墙,不准声援者接近大门。据维权网周四称,来自南通、苏州、上海、常熟、黑龙江等地的公民到苏州围观,声援范木根正常当防卫案,他们认为范木根无罪。而在看守所周边各路口布满便衣警察。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